第585章 会担心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5章 会担心他

    “依然,你好好在家休息,我今晚可能会很晚回来,要去一趟d市。”

    顾澈很不放心,他着实不愿意离开s市,每次只要一离开s市出差,乔依然就总是那么凑巧会出事。

    总算听到顾澈要出差了,乔依然像是松了很大一口气说,“阿澈,你总算长大了,知道男人要以事业为重了。”

    那欣慰的口气颇像个望子成龙的妈妈。

    “小白狼”,这个傻女人就这么不明白他的心意吗,顾澈搂着她腰问,“你身体吃的消吗?”

    吃的消吗?

    吃的消吗?

    吃的消吗?

    顿时,乔依然的脸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她嘴巴也开始不听使唤了,哆哆嗦嗦避开着他的灼灼目光,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使劲推着他,“咳咳咳,你不是说饱了吗?我们不能总那么黏糊的,对宝宝不好,真的对宝宝不好。我们俩都不是能控制住度的人,还是不要的好。我身体八成是吃不消的。”

    男人三十一枝花,这花怎么就偏偏属饿狼了呢。

    血气方刚的男人,有某种需求也是很正常的,尤其在他临出差的时候,如果她没怀孕,倒是可以在他出差前好好喂饱他。

    可毕竟肚子里有了小生命,她不得不注意小心点。

    瞅着自己小妻子脸上潮红一面,那不停不好意思看着他,又不停咬着唇的纠结模样,顾澈回想了她刚刚说的话,双眸一眯就故意揶揄着,“妻子孕期可是男人出轨的高发期。”

    “你要不想当太监,就给我管住下半身”,乔依然立刻就像个好斗的母鸡一样,抛完狠话,就握住他可能出轨的工具。

    在她正准备的狠狠掐一把教训顾澈的时候,她抬头就遇上了他讥笑的神情,“顾太太,我晚上回来,孕妇还是要悠着点,不要总想着轻薄你老公。老婆,我想问你的是,你的身体能跟我去d市出差吗?”

    “臭顾澈”,她这又是踏进了他的圈套里了,真是蠢死了。

    乔依然甚至有一种她如果英年早逝,那一定是蠢死的。

    “我才不要跟你去出差,免得你把我卖了,我还帮着你数钱”,乔依然气呼呼的,那鼻梁上都有着细密的汗水。

    她的身材本来就傲人,尤其是生气的时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更加的夺人眼球。

    小妖精。

    顾澈在心里默念着,搂着那气呼呼的女人,薄唇印上她还有齿印的唇,她似乎比以前更加甜腻了。

    霸道地在她口腔里爆发了一场龙卷风,就把她塞进了被窝,“好好休息,昨晚辛苦了。”

    明明那上半句话是温馨的,可那下半句话,听着就让乔依然羞耻地把头缩进了被子,“你赶紧滚。”

    “又要冷水澡伺候了”,隔着被子抱着乔依然,她也能感受他身上的激动。

    “顾澈,这要到了春天,你要怎么办?”这个男人真是太好勾一引了,她也就只在接吻的时候,把手伸进了他衬衣里而已,乔依然偷偷地在被子里笑着。

    这个臭丫头,倒是会转着弯骂他了。

    顾澈吻着她的后脑勺,语气邪肆地说,“我更期待可以吃大餐的夏天。”

    “嘶,啊,疼,你轻点,那是你孩子。”

    “轻点,顾太太你不会满意的。”

    乔依然捂着被他刚刚啃咬过的耳根,又摸了摸被他打过的屁股,心里得意着,哼,就让你看得到吃不到。

    午睡醒后,卧室里只有顾澈残留的淡淡薄荷香。

    枕着顾澈的枕头,乔依然忍不住仔细嗅了嗅,心里甚至还生出了一丝想念与不舍。

    “宝宝,你爸爸晚上就回来了,不用太想他啦”,乔依然安抚着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一想到那里面住着她和顾澈的孩子,她心里就柔软的不像话了。

    曾经索要的爱情也有了,曾经所希望是在两人拥有爱情时候的爱情结晶也有了。

    幸福这次好像真的朝她靠近了。

    靠在床上仔细看着孕妇的书籍,她便听到了手机响,是小雅打来的。

    “依然,我最近放假,网店里的单子我一个人来做吧,你毕竟是孕妇,多休息休息哈。你手上还有没做完的单子吗?你上线跟我好好说说。”

    “好,我马上就开电脑,”乔依然利索地打算起身去沙发上拿电脑的时候,余光就在床头柜上看到了它。

    她转手就在床头柜上把笔记本电脑就给摸了到手,她明明记得昨天下午用完的时候,电脑还在沙发上的。

    她没动,卧室里又只有云姨会进来,而云姨是从来都不会动他们的东西。

    那很显然,就是顾澈故意给拿过来的。

    一抹从心底滋生出来的笑意展现在乔依然脸上了。

    “依然,你怎么啦,是你老公送你金山了吗?瞧你傻笑的声音,我都能感受到你嘴角都笑到耳根啦”,小雅被好友的高兴给感染着,说话也忍不住带着轻快的语气了。

    “你说的是大猩猩吧,只有大猩猩的嘴巴才那么大。我老公送的东西可是比金山还值钱的东西,”就是他的心,乔依然有一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了。

    两人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之后,乔依然猛地看到了那个“低血糖的boy”,她顿了顿,犹豫许久还是发了一则信息,“陆叔叔,您好点没?医生是怎么说的?”

    与此同时,从昨晚就时刻关注着手机的陆松仁,立刻撞了撞任鹿颂的胳膊,“依然来信息了,她还是很关心我这个爸爸的。”

    激动的陆松仁马上回复着,“没大碍。”

    正准备发出去的时候,任鹿颂直接把他手机给抢走了,“表哥,你怎么遇上依然就变得这么不理智了。”其实任鹿颂很想说,怎么就变这么蠢了。

    到底是聪明人,陆松仁赶紧躺回了被窝,“把我手机给关上。”

    “哈哈,”任鹿颂关上了陆松仁的手机,就胸有成竹地朝陆松仁秀着他的手机,“表哥,耐心点。”

    等了好一会,乔依然得不到回复,她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难道伤的很严重,她又拨通了陆松仁的电话,却已经关机了。

    她走下床,在阳台上踱来踱去的,她有点放心不下,可她现在去,总觉得对不起顾澈。

    斟酌再三,她拿起了电话,“爸爸,您可不可以去医院看一下陆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