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偶然得知还有个-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6章 偶然得知还有个

    接完乔依然的电话,乔志远便马不停滴地打算出门,正遇上了在外打了一整夜麻将回来的柳正荣。

    “正荣,你收拾收拾跟我出去一下”,乔志远犹豫了几天,他觉得柳正荣迟到都会知道陆松仁还活着的事实。

    他和柳正荣虽然是有结婚证,可他心里清楚的很,柳正荣不爱他,她嘴上是恨着陆松仁,可心里还是依旧爱着陆松仁。

    打了很大一个哈欠的柳正荣只是白了他一眼,语气很不屑,“跟你出去干嘛?去看你那些臭死人的渔友吗?我很累,我要睡觉了。”

    说完,就只留给了乔志远一个冷漠的背影,和一声巨大的“哐哐”的关门声。

    哎

    改天再说吧,现在先去医院看看具体是什么事再说。

    陆松仁拎了一个水果篮和几袋营养品,就按照乔依然说的病房找了过去。

    “松仁哥?你这是怎么了,依然说你住院了,手机也打不通,那孩子可着急了。”乔志远才推开门就看到了一脸土色的陆松仁,还有一个脸色更加差劲的男人。

    听到自己亲生女儿为自己着急,陆松仁那如土色的面庞,这才缓和了一点,催着任鹿颂,“赶紧给志远倒杯茶。”

    “好,好”,这表哥还真是个女儿奴,明明就恨乔志远恨得要死,却看在乔依然面子上还能把乔志远当朋友。

    任鹿颂笑得很是温和,把茶递给了乔志远,“志远多年没见,还是一点也不显老啊。”

    “鹿颂,你才一点都没有老,我二十几年前就见你是现在这个模样,反倒是我老了不少了,都是要当外公的人,”就是很自然的寒暄,乔志远这才一说完,就感觉到整个病房的气压都降下来了。

    外公,他想多了,乔志远在心里苦笑着,他注意到了陆松仁的眉头都皱成了“川”字型。

    这不是个好话题,乔志远立刻转移着话题,“我赶紧给依然回个话,要不然这孩子愁的坐立不安的。”

    陆松仁的眉头随着乔志远的讲电话的声音,逐渐放松了。

    “依然,你放心,陆叔叔整体不错,就是医生说哎呦,我忘记问了,你直接问你陆叔叔吧。”乔志远这一系列的反应让陆松仁很满意。

    乔依然坐在卧室外的露台上晒着太阳,她总觉得陆松仁和任鹿颂一旦重重的,背着顾澈跟他们联系,她心里很别扭,“您的头,还疼吗?”

    “不疼,多点事,男人哪能连这点伤都扛不住呢?”刚到泰国那些年,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这么点头破血流只能说是家常便饭了,陆松仁又怕乔依然信以为真,就又降低了声调,有些感伤地说,“到底是人老了,想当年我在海水里游了十几个小时都没死,现在居然伤了头,就做了那么多检查,病来如山倒啊。”

    这种伤春悲秋的语气,着实让乔依然不由得在心里替陆松仁捏了一把冷汗。

    这个陆松仁虽说比她爸爸大几岁,可在外表上看起来至少比他爸爸大了十几岁。

    也不知道是泰国的光照时间太长,还是陆松仁平时太操劳了,他整个人看起来是远远大于他的年岁的。

    “你还查出什么病了啊?现在医学这么倡明,不用太悲观的”,乔依然是打从心里的安慰,在她看来陆松仁是一个硬朗又不愿意服输的人,他的语气那么悲怆,想必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吧。

    “就怕时间不等人”,陆松仁的语气有些自暴自弃了。

    莫非他生了什么重病吗?

    “陆叔叔,你会没事的”,乔依然是发自肺腑地说着。

    善良如她,她希望所有人都能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

    “我偶然得知了我还有个孩子”,陆松仁循序渐进地说着,他朝已经半站来的乔志远朝下挥了挥手。

    无奈又心有不甘的乔志远只得坐了下去,女儿毕竟不是他亲生的,这些都是迟早的事。

    “恭喜,恭喜,陆叔叔,那他在哪里啊?您有通知他去看你吗?”这世界总算又少了一个渴望亲情的老人了,乔依然望着楼下的花园,心里也好了起来。

    听到乔依然又担忧转到开心的语气,陆松仁心里也很开心,“有,但是我的孩子身体不怎么好,她估计需要我献血给她,可是我又有脂肪肝,不能给她献血,我有点难受。”

    “啊?怎么会这样?”乔依然觉得她作为旁观者都有点坐上了云霄飞车的感觉,就别提陆叔叔心里有多难过了。

    她还是那么记得那天陆松仁看到她作为朋友的女儿,他看她的眼光里留露了喜欢孩子的眼神。

    真是造化弄人啊。

    “没事,依然,我好好减肥,忌口,每天保持锻炼,脂肪肝会慢慢好转的”,有女儿关心的感觉真好,这种血脉之间的感情很神奇。

    陆松仁不禁感谢老天爷赐给他这么一个乖女儿。

    “那就好,陆叔叔您好好养病”,乔依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她怎么有一种她是病人陆松仁在安慰她的感觉。

    结束跟乔依然的电话之后,乔志远主动提及了,“松仁哥,要不然早点跟依然相认,到时候她结婚,你领她嫁给顾澈吧。”

    “好啊”,陆松仁一口就答应了,但他又陷入了沉思,“这孩子怕是一下子难以接受我,我只要她接受我就行。”

    让他牵着乔依然交给顾澈,他怕他直接一刀捅了那小子。

    “放心,依然她是个好孩子,她能理解的”,乔志远就算心痛,也不得不这样做。

    世间万物都有他的归属,如果他跟乔依然又缘分,那么他们的父女情会一直继续的。

    “仁松哥,一直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当年出问题的账不是一直是由顾海东嗯和你负责的吗,为什么最后出事了全部责任成了你一个人,而且顾海东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既然决定要告诉乔依然身世,有些事情他也要有些头绪才好。

    “表哥只是替罪羔羊罢了”,任鹿颂只是淡淡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