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结婚的时候已经有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7章 结婚的时候已经有了

    见陆松仁并不想深究那年的话题,乔志远就没有再提了。

    “志远,我们出去买点东西,你给依然送过去,她那么瘦怀孕肯定很辛苦的,我这个当爸爸的,还没给她买过任何东西”,陆松仁利落地下了床,拿起外套就率先往前面走了。

    医院附近就有一个大型的超市,他们三人便打算去了那里。

    去超市的路上会经过那个街心公园,乔志远兴致很高地指了指那个摩天轮的地方,“摩天轮那里就是我跟你说的,我们旧家的地方,依然小时候最喜欢去那里荡秋千玩了。她心情再怎么差劲只要荡荡秋千就马上不哭了。要不然过去看看?”

    女儿怕是留不住了,正好乔志远也想多看看以后能回忆女儿的地方。

    “走”,陆松仁也想看看那个地方,毕竟那地方承载过她女儿很多眼泪的地方。

    让乔志远玩完没才想到的时,此时秋千上面坐着的人是郑彦。

    “乔叔?您还好吗?”郑彦有些不好意思地马上站起了身,又礼貌地跟陆松仁表兄弟打了招呼。

    乔志远也很是意外,“我很好,我们改天再约出去锻炼锻炼。怎么这么巧,你今天也回旧家来看看了?”

    陆松仁一天就认出了这个面容清雅的小伙子,昨天就是这个小伙子撞了他。

    他喜欢乔依然。

    这个小伙子不像顾澈那么会算计,总之比顾澈给他的感觉要好。

    眼前的郑彦倒是符合当他女婿的样子。

    “我现在住在这里,”郑彦指了指楼上的公寓,“叔叔们上楼去坐坐吧。”

    “不了,下次吧,今天我们要跟依然买点营养品去,她怀孕了,”陆松仁故意把“怀孕”两个字咬得格外的用力。

    同时他注意到了郑彦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目光呆滞了一秒才恢复正常,“恭喜乔叔和依然了,那下次再去我家里做客吧。”

    陆松仁一行人离开了秋千,在他转过头的时候看着郑彦一人失神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去。

    “为什么依然没嫁给郑彦,他好像很喜欢依然的样子”,陆松仁直接质问着乔志远。

    顾家的人,他是很看正看都不会顺眼的。

    “他俩啊,就是兄妹感情呗,小孩子们的感情,不是男女朋友的感情”,乔志远解释着,“其实郑彦这小伙子也不错,为人温文尔雅的。”

    并没有多说什么的陆松仁去了超市给乔依然尽挑最贵的东西买了很多,就拦了一辆的士让乔志远直接给乔依然送了过去。

    “爸爸,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给我买这么多东西,我什么都不缺,您把钱给自己留着用”,乔依然赶紧让倩倩把她爸爸手上的东西给接过去之后,就体贴地给她爸爸递过去了茶。

    穿着孕妇装的乔依然脸上白里透红,她脸上渐渐露出了慈母的神态,乔志远心里很是开心,他总算没对不起陆松仁了。

    两父女闲聊了一会,乔志远就牵着乔依然去海边漫步了,“依然,阿澈对你真好,住在这别墅,还有无敌海景房,还有你自己的蛋糕间,这些你从小的幻想,阿澈就给你实现了,爸爸真替你开心。”

    “嘻嘻,还不错啦”,乔依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爸爸,等婚礼举行完了之后,您干脆就搬来也一起住好不好?”

    乔志远苦涩一笑,又摇了摇头,“我住惯了小房子,这些给你的这些都是我给不起你的,依然,你怪爸爸吗,跟着我吃了这么多年苦?”

    “爸,怎么会呢,您是不是想到要亲手把我交给阿澈,心里很难受啊”,乔依然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故意把话题带向了轻松的方向。

    一个男人被妻子出轨,还养大了私生女,还为了这个没血缘的孩子失去了健康的腿,她不愿意她爸爸对他自己有一点自责。

    “爸爸不难受你嫁给阿澈,我难受”你亲生爸爸回来了,乔志远始终开不了口。

    一旦说出口,这个女儿还肯不肯认他呢?

    可是他不亲自说出口,陆松仁那虎视眈眈的样子,是迟早会说的,话从别人口里说出来,就一定会变味的,他不想在乔依然心里变成一个卑鄙无耻的人。

    尽管他很清楚当初那样私吞陆松仁留给柳正荣的钱不对。

    看着自己爸爸愁眉苦脸,一脸抱歉与难受的样子,乔依然心里就觉得很不妥了,这比当时他跪下求乔依然嫁给顾澈还要严重。

    是不是柳正荣的野男人找爸爸了?

    一定是的?

    柳正荣那些中奖的事,她早就怀疑了,她看着柳正荣也没做出太过分的事,就没有太追究了。

    “爸爸,你永远都是我爸爸,无论是谁回来了,你都是我爸爸,我这辈子只认你一个爸爸,我嫁给阿澈也只要您一个人把我交给他”,乔依然一头扑进她爸爸的怀里了。

    震惊不已的乔志远,一时半会还回不过神来,她怎么就知道了?

    “依然,我对不起你,这么些年让你尽跟着我吃苦了,你要是跟着你亲生爸爸,你就不会过得这么苦了。”陆松仁向来就比他有能力,一定不会让她过得这么辛苦的,“若是你跟着你亲生爸爸,你也就不用十几岁就跟着我去摆地摊赚钱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我妈对不起您,是她婚内出轨别人了生下了我,”乔依然很难受,明明他才是吃了闷亏的人,为什么要歉疚,“我是不会原谅那对狗男女的。”

    “我讨厌那个给我生命的男人,我恨他欺负了爸爸你。”

    狗男女?

    乔志远很庆幸乔依然在得知她身世后竟然还能待他如初,但是她好像对陆松仁存在很大的曲解了。

    待乔志远问清楚乔依然所知道的那些后,他急着解释着,“依然,不是这样的,你亲生爸爸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他是个很好的人,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在他出了意外之后,私吞了他留给你妈妈的钱,然后占有了你妈妈。”

    “是我一直对你妈妈单相思,我瞅着你亲生爸爸应该是死了,我才敢那么大胆的,我这些年每每想起你爸爸,我就难受。”

    “不是这样的,爸爸你是不是被威胁了,才说这种踩低自己的话”,乔依然不肯相信这是事实,“我明明是在你们结婚后才怀上的啊?”

    乔志远老泪纵横了起来,“依然,我才是你该恨的人,你亲生爸爸很关心你的,你不能恨他。你是过了预产期一个月才出生的,你妈妈嫁给我的时候,就有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