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孩子只要没生,他就安心不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9章 孩子只要没生,他就安心不了

    这晚,乔依然一时半会还消化不了陆松仁是她亲生爸爸的事。

    一直到半夜两点也还没睡着,她脑子很乱,乱到她都没留意到楼下有车子停下的声音。

    当顾澈穿着睡衣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的时候,她才收回了思绪,“老公,你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顾澈听到她沙哑又哽咽的声音,他只觉得心脏像是插进了一个匕首一样难受。

    他伸出手打算开灯的时候,被乔依然拽过他的胳膊,抱着她,“老公,谢谢你,你总是把我保护的那么好,我会越来越没有自理能力的。”

    “你是我女人。”他保护着她不是应该的吗,担忧的男人用薄唇吻着她眼角,他忍着快要涌出的怒火,疼惜地问,“依然,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还好他晚上说什么也要回s市,要不然独留这个小女人一人在家里哭,还不知道哭到什么时候。

    她心里还没接受陆松仁是她爸爸这件事,所以她很不想告诉顾澈。

    仿佛她不说,陆松仁就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一样。

    “哈哈”,乔依然已经感受到顾澈那强有力的心跳,还有他身上绷紧的肌肉,她觉得有些事她还是暂时不要说了,他真的好担心她有没有被欺负,“亲爱的老公,我没想到你那么体贴,早就知道我是rh阴性血了,我更没想到你在我背后已经做了那么努力,我觉得我要多给你生几个女儿,才对得起你。”

    像是不相信她说的一样,顾澈搂着她,还刻意不让他自己接触到她肚子,“不是爷爷又来跟你说了什么吗?”

    “不是”,乔依然噘着嘴咬了他薄唇一口,“人家就是觉得被你养成了一个寄生虫,这辈子可能就要不停生生生来回报你了。”

    听她语气没有悲伤,顾澈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摸着她肚子,“一个就够了,我舍不得你有危险。”他怕这辈子没有她,他后悔没早点知道她的血型。

    “老公,不要那么悲观嘛,我问了赖医生,这个宝宝万一不是rh阳性血呢,我还是可以继续生很多宝宝的,”他那么爱她,她真的舍不得让他有一点点不高兴。

    至于那个跟她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她觉得顾澈不会喜欢那个结果的。

    紧紧搂着怀里的女人,顾澈死劲呼吸着她身上的香味,“我只要依然宝宝就好了。”

    “好肉麻啊,这还是那个脸瘫的顾大总裁吗?”乔依然揶揄着,心里美滋滋的。

    一个男人把老婆看得比孩子重要,她不乐是不可能的,甚至都让她心里那份对陆松仁的别扭也忘记了。

    “这都21世纪了,女人早就不是停留在家里生个不停的年代了,生完这个,好好休息一两年,海边城差不多也要修好了第一期,你就可以去开店了”,真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早点平安生下来。

    这孩子还在她肚子里一天,顾澈就不放心,他总是害怕陆松仁突然作祟,总害怕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事实,连着孩子一起出事。

    “呦呦呦,煎饼果子来一套呀,我们阿澈居然不大男子主义了,臣妾做不到啊”,乔依然忍不住跟顾澈嬉闹了起来,挠着顾澈的腋窝。

    今天跟她爸爸说穿了那些事,她心里其实还有轻松的感觉,她不用再提心吊胆她爸爸受不了打击了。

    或许是有顾澈在,她心里那些晕郁闷与不知所措也没有多少了,她在床上跟顾澈大脑的时候,上下磨蹭着顾澈的身体。

    渐渐地,他身体就有了反应。

    “我们还是睡吧”,乔依然慢慢往一边退着身体,最后只留个他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老公,你去洗个冷水澡吧,我们今晚真的不能再那个了。”

    “嗯,抱一下再去”,他当然知道不能再肆意了,毕竟她情况特殊,这孩子一旦流产,以后就问题大了。

    可当他起身要去冲澡的时候,乔依然又舍不得了,她觉得全身羞耻地热了起来,尤其是脸,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都结结巴巴的,“天天气,冷,不要去,冷。”

    “没事”,他说的轻描淡写的,可乔依然忍不住自责了起来,嘟囔着,“我惹的火,我给你处理。”

    第二天,乔依然是被顾澈给吻醒的,她下意思地就把嘴紧紧闭着,不停对他挥着手,“不要。”

    她嘴里昨晚可是

    想起昨晚她不熟练地做着那事的时候,总是弄疼了他,最后反倒是让他更难受了。

    两人腻歪了一会,下楼吃早餐的时候,蔡媛媛把报纸朝着顾澈的方向重重地拍了下去,指了指乔依然,“阿澈哥,你该不会真像这八卦新闻说的一样去帮高雅澜了吧,你看我大嫂这眼睛哭得多肿,那黑眼圈吓死人了。”

    正咬着面包的乔依然,赶紧地低下了头。

    她这眼睛啊,的确是哭得,至于那黑眼圈就有点羞涩了。

    “大嫂,你跟我说说,我”面对顾澈那如同泰山一样的强大气势,蔡媛媛吞了吞口水,才弱弱说着,“我让我妈跟外婆为你做主。”

    “不是啦,我哭是因为我最近跟我爸爸准备婚礼,就有点伤感舍不得,等你结婚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感觉了。”她低着头红着脸扯着这理由。

    顾澈的灼灼目光,只想让她恨不得躲到桌子底下去。

    “你又不是第一天跟阿澈哥在一起了,有个什么好伤感的啊”,蔡媛媛不禁在心里哀嚎着,她这辈子如果一定要嫁给所谓的联姻对象,还是让她单身就好。

    “媛媛,最近多陪你嫂子去置办结婚的东西,她怀孕了,身体不方便”,顾澈好笑地把乔依然的头给抬起来了,“想用粥洗脸吗?”

    蔡媛媛为难地摇了摇头,“大嫂,我时间好有限的,你缺什么我给你买好了,跟你在一起,我都不敢走大步子,毕竟你是国宝。”瞅着她表哥那老婆奴的样子,蔡媛媛心里很是羡慕,能不能也给她来个这么好的老公。

    “我找我爸就好了,婚礼越近,我就越黏我爸爸了”,乔依然朝顾澈吐了吐舌头,“我好怕我婚礼的时候跟神父时说不愿意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