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小悦的车祸-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0章 小悦的车祸

    她压根就不知道这是顾澈的禁忌话题。

    “取消那个环节”,顾澈一点也不像是在说笑话的样子。

    隐隐的乔依然甚至都觉察到他的怒气了,她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就低下头继续吃着早餐。

    “哎呦,我的哥哥啊,你怎么就一点也不懂女人啊,大嫂这样说,就是要说你说你会对她好到她舍不得说不愿意啊”,蔡媛媛急得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就在说个不停。

    哪知道,她太着急了,那嘴里的才嚼好还没下咽的东西直接喷到了顾澈的衣袖上。

    “哈哈哈哈”,乔依然乐得忍不住拍着桌子给蔡媛媛还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就该这么被收拾,哈哈。

    实在是太好笑了,顾澈那俊朗的脸黑成碳一样了,他指了指蔡媛媛,冷冰冰说了一句,“以后,你给我蹲在桌下吃饭。”

    “不敢了,真的不敢了”,蔡媛媛扯着纸要给他擦,可被他强硬的拒绝了。

    看着顾澈急速离开后,乔依然开心地跟蔡媛媛击掌了起来,“哈哈,总算赢了法西斯一回。”

    她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做着蛋糕偶尔会不经意地想起陆松仁。

    那个低血糖的男人,也把这个毛病遗传给她了。

    做好了一个蛋糕之后,她又鬼使神差地做了一个夹层蛋糕,而这个蛋糕是没有客人预订的。

    她一个人坐在阳台想着陆松仁是她亲生父亲的事,打算一个人消灭这个蛋糕的时候,却一直下不去刀子。

    犹豫再三,她让同城快递给陆松仁送了过去。

    对于他,她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实在做不出完全装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住院了。

    可要她去亲眼看一下,她又觉得很别扭,会觉得对不起顾澈也对不起他爸爸。

    但是她心里总会想起他说的那些在海水里浸泡太久失去了生育能力,他在泰国过得辛苦的样子,还有他头上裹着杂乱的纱布。

    正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她手机响了起来。

    “教导主任,你可不可以来医院救救我,我出事了,”小悦在电话里嚎啕大哭着,还不停地哆嗦着。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乔依然顿时责任心就重了起来。

    “就在人民路的中心医院,你赶快来,好不好,我不要请家长,可是警察,呜呜”

    小悦的哭声哭乱了乔依然的心绪,她只是在心里顿了顿那也是陆松仁住的医院。

    当乔依然和保镖找到小悦的时候,她身上血淋淋的,骄傲地扬着头像是在跟谁较劲一样。

    “教导主任,你总算来了”,小悦看到了乔依然还有她身边的黑色衣服的男人,就底气更足了,她指着那座椅上的两个痞里痞气身上还沾着血迹的男人,又指了指那躺在座椅上的老太太,“他们诬赖我,明明是老奶奶撞到我的车了,他们非说是我撞的。”

    “我记得我过去扶的时候,那个老奶奶还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碰上她,她就突然口吐白沫,手上不知道怎么还冒出了那么多血。”

    “死丫头,叫你教导主任赔钱,要不然去了局子里面,你这辈子可就完蛋了”,一个脸上有三条刀疤的男人故意朝乔依然身边嗅了嗅,色眯眯的样子还没靠近她,就被阿壮轻轻一绊,他就摔在了那座椅上的老太太身上。

    “妈呀,疼死我了,简直是谋杀。”那个三条刀疤的男人像杀猪一样地大叫了起来。

    那座椅上的老太太,睁大了眼睛,双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就想坐起来,“二狗,你怎么样了,娘给你揉揉。”

    但是乔依然注意到她眼睛像是无光一样,盲人吗?

    而且她手上那么灵活,不像是流了很多血的样子。

    另一个痞里痞气长发男的,反应速度地按住了那老太太的手,“娘,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们跟他们拼了。”

    “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喧哗,你们这几个人需要看病吗?”一个中年护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撑着腰瞪着那刀疤男,“你们两个大小伙子了,成年了,居然还靠着老母亲赚钱。”

    “护士姐姐,麻烦帮我救助一下这个老太太,请全部用最贵的药”,乔依然算是看出端倪了,这就是一场骗局,“阿壮,报警。”

    报警?

    小悦听到报警,紧紧拽着乔依然的衣袖,她还什么都没说,乔依然就狠狠睨了她一眼让她闭嘴。

    听到报警,最先有反应的就是那个长发男,他双眼发光地说,“你学生惹上官司了,对你们学校名声也不好,我们还是私了好了,我娘回去乡下的医院治疗可以报销,你把医药费先给我。”

    哼,有谁能眼见自己母亲受伤不赶紧送医的。

    这一定有鬼。

    讹钱,是吧?

    乔依然轻笑了两声,“真不好意思,我五行就是钱多,不怕惹事,我好巧不巧有个大律师朋友,治你们这种骗子,还是够够的。”

    听到大律师,那三人的脸色明显抽搐了,中年护士淡淡说了句,“苍天有眼哦,你们总算遇上狠角色。”

    “哎,这三人就是爱在后街那条没摄像头的地方行骗,他们就是钻没证据的空子,专门讹人,警察来了,也要看证据,好多人就这样认倒霉了,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会怎样?”

    “八成就是赔钱吧,这女的一看就是有钱人。”

    “啧啧,这以后还指不定有谁又被骗呢。”

    “教导主任,我不能闹到警察来的,我”小悦心里虚的不得了,拉着乔依然在她耳边说,“我偷开了我爸的摩托车,警察来了,我就死定了,我不要被刑拘啊。”

    “死丫头,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吗?”乔依然没忍住揪了小悦的耳朵一下。

    方才自信满满的乔依然在听了小悦的话之后,皱了皱眉头。

    “报警啦,赶紧的报警,让警察抓起这个乱撞人的小丫头,这么小就想撞死人还逃逸,我看她以后就要拿刀子杀人了”,长头发痞气男,此刻是自信满满了。

    此时,乔依然他们是处于下风的,阿壮小声问,“要不要告诉顾总,让他找找段局?”

    “不用,”她不想走后门,她安慰着小悦,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那恐惧不已的小丫头,她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线索,小悦身上并没有一点汽油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