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爱上他的心痛-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章 爱上他的心痛

    下山的路途上,乔依然一眼不发,憋红的眼眶硬是没掉过一滴泪下来,这样的她让男人心底某块地方觉得很是柔软。

    他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到酒店后,乔依然连再见也没跟男人说,就低头下了车,不一会就消失在男人视线里了。

    男人意味深长地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慢悠悠地抽着一根烟,望着烟雾袅袅升起的样子,他又想起了乔依然跟他在总统套房讨价还价的着急模样,傻女人一个。

    回到赵馨茹的房间里后,失魂落魄的乔依然背靠在房门,蹲坐在哪里,她心里很是酸涩,以她已婚的身份,她是没资格去喜欢鸭子先生的。

    只要一想到以后不能再见到鸭子先生,她的心就好痛好痛,痛到不能呼吸了,为什么事情变成了那样,为什么她要喜欢上了鸭子先生。

    为什么第一次喜欢上的男人,却不能在一起。

    “呜呜……”终于,还是憋不住了,乔依然低声啜泣着,“为什么……为什么……”

    不知道哭了多久,乔依然只觉得好累,眼睛好痛,她很想找个人帮她拿主意,听听她的心声。

    “馨茹……馨茹……呜呜,我该……怎么办?”

    睡梦中的赵馨茹很不耐烦地打掉了乔依然触碰她的手,直到赵馨茹感觉到了有一滴一滴咸咸的东西滴落在她的手背上的时候,她蹙了蹙眉,半眯着眼瞧了瞧。

    入目就是乔依然丢了半条魂的德行,头发乱七八糟,双眼通红哭丧着脸。

    “怎么了?是不是那个鸭子先生欺负你了?”赵馨茹一股脑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面带怒色,拽着乔依然就要去找男人算账。

    乔依然摇了摇头,把昨晚和日出的事情全都给赵馨茹说了一遍。

    这在赵馨茹眼里完全就不叫事,她把整个抽纸盒塞给乔依然,撇了撇嘴,“没出息的东西,哭得撕心裂肺,还以为你被甩了,或是被强了呢?不过就是做个选择题而已,回去跟你老公离婚,再跟鸭子先生走呗。”

    “这样是不道德的。”乔依然哽咽着,她的心本来就被鸭子先生动摇了,她像是在说给她自己听,“不能,我一定不能跟鸭子先生走。”

    “你那结的什么婚。我就不待见你那个什么老公,都21世纪了,还在上演人猿时代的买妻勾当,没爱的婚姻那是可耻的,那是犯法的。”赵馨茹义愤填膺地说着,爱上一个人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至于像乔依然这样畏畏缩缩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吗。

    此时的乔依然很像个惊弓之鸟,全身紧绷,双手握着拳,眼神又很空洞迷茫,嘴里念叨着,“不行,不能走。”

    赵馨茹随手拿起床边的酒杯,给乔依然倒上了一杯,“放松点,喝杯酒。跟你老公离婚呗,第一次爱上的男人就准备放弃了吗?乔依然,你又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你别压抑你的天性,想爱就去爱,想走就跟他走。”

    推开了酒杯,虽然她很想喝醉了什么都不想,但她更怕她接着酒劲做出一些不冷静的举动,“我该怎么办?”

    她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双肩微微颤抖着,无助地望着赵馨茹,“离婚……是不可能的,毕竟顾澈他帮我家还了那么多钱。我只有……跟鸭子先生断了。”

    嘴上说着要跟他断了,可她眼眸里的泪水像是开了水闸的水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流,她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不敢哭出声,只是失声痛哭着。

    “依然,你回家跟你爸爸商量一下,能不能跟你那个老公离婚,你爸爸那么疼你,他一定会想办法的。”赵馨茹不想逼生性胆小的乔依然做选择,但是她又不愿意看到乔依然错过所爱之人,只是说出了她的选择,“如果是我,我会什么都不管,就跟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远走高飞。”

    听着赵馨茹的劝慰,乔依然决定先跟她爸爸探探口风。

    她顾及着有些话当面不好开口,于是便给乔志远打了通电话,“爸爸,如果我离婚,你会怪我吗?”

    “离婚?”

    隔着电话,乔依然都能听到电话那端的乔志远震惊得像是把什么东西撞到了地上,爸爸他生气,他发火砸东西了吗?

    “依然,你别任性。若是以前爸爸没见过顾澈本人,兴许还会同意你们离婚。周五晚上我送你回家之后,从你们公寓出来的时候我遇上了顾澈。那孩子说是惹你生气了,看他样子很是自责。”

    乔依然不解,立马追问着,“您说什么,周五?”那天晚上鸭子先生也去公寓了,该不会被顾澈遇上了吧,万一顾澈看到了鸭子先生,鸭子先生会不会有危险?

    她的心犹如被刀割一样煎熬,她一直未曾露面的老公,居然去公寓了,他去公寓干嘛了?

    “就你童哥哥来家里吃饭那天,我送你回家,顺便给你拎了不少鲢鱼。依然,年轻人吵几句很正常,你要生气了,就回家住几天,不许任性提离婚,我是坚决不同意离婚。”乔志远很少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乔依然说话。

    周五晚上,鸭子先生,顾澈?

    难道是他俩遇见了?

    为什么既没有听到鸭子先生提起来有见过顾澈,也没接到顾澈电话斥责她让男人进家门?

    疑惑重重的乔依然,望着赵馨茹,对着电话问着,“您是亲眼看到顾澈进公寓了吗?”

    “那倒是没有,他一直等在外面,后来遇见我又要送我回家,我让他回去陪你了,你俩当天又吵架了吗?顾澈这孩子一表人才的,没有世家子弟的傲慢……”

    越来越迷惑了,顾澈不是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而是一表人才。

    乔依然捂着电话,把当天的事情和乔志远说的话通通告诉了赵馨茹,赵馨茹也觉得蹊跷,按道理以顾澈那种富可敌国的男人,撞上自己老婆带男人回家,不会什么都不做,“该不会鸭子先生和顾澈是同一个人吧?”

    “快问问你爸爸那天顾澈穿着什么衣服?”

    什么?怎么会?乔依然摇头否认,却又忍不住按照赵馨茹的提议问着,“顾澈,他……那天穿的什么衣服?”

    :这是书友交流扣扣群号206945302,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帮我提建议,谢谢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