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你忍心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1章 你忍心吗

    “带我去现场看看,”乔依然觉得一定还有别的破绽的。

    小悦很反对去现场,可拗不过乔依然。

    嘴笨的刀疤男留下看他的老母亲,长发的痞子男跟他们一起去了现场。

    看着那摩托车的车头被撞得四零八落的样子,乔依然扶额问小悦,“你这是撞到了四个轮子的汽车吧?”

    咦,这个依然姐姐怎么这么聪明啊。

    “呵呵”,小悦不好意思地拽着拽身后的书包带着,尴尬地点了点头说,“就是为了躲这个老太太,我撞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的保时捷,可哪知道这老太太又撞上了我。”

    此刻的乔依然只觉得一个头十个大,“我总算知道你干嘛不敢找你爸妈了?”

    “因为我觉得教导主任不会弃我于不顾的”,出事的时候小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能让她爸妈知道。

    等到她被讹上的时候,她大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假的教导主任会帮她。

    “给我闭嘴”,乔依然真是气不打一处出来,她总算能理解那些教导主任们为什么一个个比一个脸臭了。

    遇上这种调皮的学生,还真是笑不出来呢。

    “我最后声明一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保时捷的司机出来了,我就更惨了”,小悦一说完,就拉着乔依然的手,着急着,“我不想被学校开除,我明年六月可是要高考了啊。”

    “呜呜,我不要上不了大学啊。”

    这个小悦面子上还是不愿意向恶势力低头的样子,但嘴上的话让乔依然明白她是真的很怕。

    乔依然看着这个稚嫩的小姑娘,“那你找我来干嘛?不是帮你讨回公道吗?”她都有点弄不懂这个小悦的意图了。

    “是,是这样没错,我是想要公道,可我更害怕读不了书啊”,小悦傻兮兮地朝乔依然笑了笑,又谄媚地说,“我知道帅叔叔很有钱,可不可以今天帮我垫付了,我以后慢慢打工还你钱。”

    现在这是个什么世道啊,乔依然瘪了瘪嘴,她心里着实很不想答应,可这事情还是闹上警察了,小悦一定会被刑拘的。

    刑拘?

    乔依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俯身在那辆摩托车边望了望。

    一点汽油味都没有,而且她猛地发现了那摩托车的仪表器上的表盘,她勾着唇角,站起身拍了拍小悦的肩膀,“这事一定要找警察,小悦,你别怕。”

    “臭婆娘,吓唬谁呢,你别嘴上跑火车报警就是不做啊,我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额,赔不起医药费就直说,哥哥可以打个九折”,长发痞气男看着阿壮不善的眼神,就把袖子给卷起来了,又用大拇指擦了擦鼻子,“我会怕你。”

    他说的时候,喉咙里像是有块浓痰没划开一样的,让人听着难受。

    乔依然只觉得身边像是挂了一阵风一样,便听到了那猖狂的长发男人“唔唔呀呀”的惨叫声,同时他看到了阿壮不动声色地把站到了他的身后。

    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你,你打了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长发痞气男震惊不已地看着乔依然身后的两个保镖,他压根就分不清究竟是谁打的他,他的手指头朝他们不断地指来指去,就是不知道那个打他的人是谁。

    “哈哈”,乔依然和小悦得意地看着彼此笑着,“一点被打的痕迹都没留下,真是好身手。”

    “臭婆娘”,那长发痞子男,骂完又感受到了眼刀子,就气愤之极地报了警。

    小悦急的快哭了,“我先跑了,依然姐,你千万别说你认识我,你们掩护我跑了算了。”她才不要被警察逮住啊。

    “给我回来”,乔依然扯住小悦挣扎的身子,“做错事就要认,逃跑算什么好人。”

    生无可恋的小悦,对着蔚蓝的天空翻着白眼,“此时应该大雨倾盆,最好再来一场窦娥哭冤的雨水。”

    “这种时候还能苦中作乐,我倒是很欣赏你,”她挑了挑眉,笑得是很是意味深长。

    小悦惨白着一张脸,“早知道我就找我爸爸来了,‘教导主任’您可真教导主任!”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卖,小悦一定会买一箱的,她一世英名怎么今天就遇上这种自己坑自己的事了。

    “必须给你爸打电话”,乔依然已经化身为严肃的乔老师了。

    警察来了之后,对双方各执一词的做法有些头晕,这时那辆兰博基尼的车主也来了。

    “滴滴”,两声声控锁响之后,小悦着急地躲在了乔依然身后,她嘀咕着,“妈呀,这是老天爷要灭我,这是要双打我吗?依然姐,你一定要救我。”

    兰博基尼的车主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他眉头深锁地打着电话。

    “不要发现他尾灯被我撞烂了,不要”,躲在乔依然身后的小悦猫着身子偷瞄着那个男人,乔依然把身后的小悦往前捞着,“你赶紧去跟人道歉,你这孩子需要长点记性受点教训。”

    这拖拖拽拽的一行人来到了兰博基尼的车外,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瞟了车外的一眼。

    “是你!”乔依然微笑了起来,又晃了晃手心里尽是冷汗的小悦,“我认识这个人,你别怕。”她跟白海,算是认识的,他应该不会为难人吧。

    刚才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的小悦,立刻就生龙活虎了起来,她立刻就从乔依然身后钻了出来,朝车子里的男人鞠了一躬,态度诚恳地说,“哥哥对不起,我撞坏了你的车灯。”

    哥哥?

    这个白海明明看起来比顾澈要大啊,怎么喊顾澈叔叔喊这个白海为哥哥。

    好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白海依旧是那副像从阴朝地府里走出来的一样清冷,乔依然看着他下了车,就拉着他歉疚地说,“多少钱,我赔你。”

    “我修不起这个灯吗?这小丫头的责任,我会追究的”,白海毫不客气地说完,又沉了沉那冷森的眼眸只是扫了一眼小悦,就差点把她吓哭了。

    这,好歹也算是认识的人啊,至于吗,乔依然心里虽然不高兴,但又只好堆着笑脸问,“可不可以拜托你高抬贵手,小姑娘不能出岔子的,马上就要高考了呢,你忍心看一个花季少女失去高考的机会吗?”

    毫不迟疑的白海答复,“我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