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害怕见到顾澈-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2章 害怕见到顾澈

    这个白海还真是连顾澈的而一个呢手指头都比不上呢,她老公才不会跟一个小女孩这么计较的。

    “你给我等着”,乔依然见这个白海油盐不进,跺了跺右脚,就掏出手机就拨给了任鹿颂,“我找你老板告状。”

    白海并没有丝毫不满的情绪,而是朝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之后,就盯着他的前方,抽起了烟。

    他不是一个爱计较喜欢惹麻烦的男人,可刚才那番话就是那么顺利成章地说出来了。

    或许是乔依然的侧面实在是和她太像了,让他心里生出一种想多和她待一会的想法了。

    “任叔叔,事情就是这样的,您可不可以让那个白海不要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了”,乔依然像个小孩子跟家长告状的样子,挑衅地望着正抽着烟的白海。

    眼前这个小气的男人真是越看越不顺眼了,她白了他一眼,“能不能别当我面抽烟,会熏坏我肚子里的孩子的。”

    孩子?

    听到这两个字的白海,心里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深深扎了一下。

    若不是她和他们的孩子也不会死的那么惨,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他凝了乔依然的肚子闭了闭眼,满脑子都是那个皮肤黝黑的女人朝他傻笑的样子,他把烟甩在地上之后就熄灭了。

    “哼”,乔依然更加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她心里鄙夷着,切,还是怕你老板啊,早知道又何必那么小心眼呢。

    可电话里的传出来的话语,让乔依然脸上顿时没有了任何表情。

    “依然啦,白海他最尊敬你父亲了,你若是答应过来看看你父亲,我想他就会算了,”任鹿颂的话让她气鼓鼓地瞪着不远处的白海。

    看着眼前这个悠哉悠哉把玩着没点燃烟的白海,她可真想揍她一顿。

    这时站在车头的小悦满眼期盼地朝乔依然走了过去,“依然姐,怎么样了?这个哥哥可以放过我吗?”

    算了,她好汉不吃眼前亏,尤其是这个小女孩关乎命运的高考,她艰难地答应了任鹿颂,“我有时间再去看吧。”

    “小妹妹,以后小心点就行了”,白海玩味地瞟了一眼因为生气都快要把嘴唇咬破的乔依然。

    乔依然和娉婷真不愧是表姐妹,连小动作也是那么像。

    “哥哥,谢谢你,祝你每天都开心”,小悦感激涕零地给白海打开了车门。

    进了车里,白海看着车前那片狼藉,又把他的行车记录仪递给了小悦,“这个可以帮到你。”

    “警察叔叔,交警叔叔,这个,这个是可以还我清白的东西”,小悦在心里感叹着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啊。

    最后,因为小悦骑的只是大功率的电动车,而非烧汽油的摩托车,她就免于处罚了,而那三个人因为故意讹钱,又证据确凿,就被警方逮走了。

    警察临走前,望着小悦,又感激地望着乔依然说,“你这学生不错,改天我跟上面申请一下,颁个锦旗给你们。”

    “谢谢,谢谢,感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当乔依然想跟白海致谢的时候,他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真解气啊,依然姐,还是你冷静聪明,今天要不是因为你,我一定会被吓死的”,小悦兴奋感激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她那唯唯诺诺的爸爸扯着她那杀气腾腾的妈妈,“警报又响起了啊,继续救命啊。”

    乔依然看见了一个保养得当的中年女人,穿着一件绣着药店字样的字符,怒气腾腾地骂着身后的中年男人,“你给老娘放手,这死丫头我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下次指不定就要上方揭瓦了。”

    “老婆,你冷静点,孩子她刚刚受到惊吓了”,顾旬不停朝着小悦使着眼色,让她机灵点。

    “教导主任,你记得跟我妈妈说点好话哦,要不然她会打死我的”,小悦像个小鸡仔一样躲在了乔依然身后。

    胆小的乔依然,其实也是很怕这种怒火可以烧死人的中年妇女,一般这样子的家长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她微笑着对严瑾说,“小悦的妈妈啊,今天小悦是帮忙逮到了一伙专门碰瓷的团伙,警察都很感谢她呢。”

    望着小悦妈妈担忧少了一份,怒气反增不减的样子,乔依然顿时就化身为一个铁面的教导主任,“小悦,你知道错误了吗?学校三令五申让你们别骑电动车上学,你竟然犯校规,是不是不想念书了,你要真不想念书,我明天就让校长给你记一个大过,再去开除你。”

    一听到自己女儿要被开除的严瑾,已经还不及河东嘶吼自己女儿了,就陪着笑脸跟乔依然说,“教导主任,你看这记过了又开除,算是整个s市都没有学校肯收我们家小悦了。”

    “这是我一点心意,麻烦你不要嫌弃,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严瑾完全没有一开始教训小悦的那种气势了,而是低三下四地把她老公的钱包给夺过来,抽了好几张红票子给乔依然。

    乔依然是最受不了看见中年父母低三下四候着背求人的样子,这样她总会想起她爸爸求人的样子。

    “您把钱收好,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学校的,小悦马上就是要高考的人了,”乔依然觉得她语气有点激动了,就逐渐变成了温柔的语气,“她的安全,你们家长一定要好好保证好。”

    “是,是,是,知道了,谢谢了”,严瑾赶紧扯着老公孩子跟乔依然道谢着。

    顾荀觉得这个教导主任有些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见雨过天晴了,小悦拍着她妈妈的肩膀说,“这是上次那个帅叔叔的太太,妈,你太老土了,给阔太太塞钱,人家能要你的吗?”

    刚才只顾着着急,严瑾压根就没把这个年轻漂亮的教导主任跟那天那个帅小伙子联系起来,“教导主任,你真是好福气啊,老公又帅又有钱还疼你。那天在我们药店啊,他可是很认真咨询我好多怀孕的知识呢。”

    听到别人夸自己老公,乔依然立马就不是严肃的教导主任了,而是一个害羞的小女人,“他就是爱大惊小怪。”

    站在一旁的顾荀像是很怕顾澈来一样,他赶紧说着,“我们赶紧给教导主任拦辆车回去吧,都耽误她这么久了。”

    “依然,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发生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