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两位父亲是旧识-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3章 两位父亲是旧识

    “给爸爸看看,你没什么事吧”,乔志远急忙跑到乔依然身边,又看到了小悦身上的血迹。

    他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就是很紧张自己女儿有没有受伤,“阿壮啊,你们怎么办事的,怎么不把依然保护好,这要出个什么岔子,你们怎么跟阿澈交待。”

    “爸,我没事,阿壮他们把我保护的很好啦”,乔依然看到他爸爸手上拎着保温盒,不用问也知道是为什么了。

    她爸爸这个人就是一点也不记仇很记得别人对他的好。

    确定自己女儿没事之后了,乔志远才把目光一道满是血迹的小悦身上,“小姑娘,你这是哪里受伤了吗?怎么还不去医院,这是你爸妈吗?”

    让乔志远诧异的是,这个满身血迹的小姑娘不哭也不喊痛,而是甜甜喊着她,“回答叔叔,这是爸爸妈妈。”

    “你们好在,怎么不带孩子去”乔志远的视线落在了一脸尴尬的顾旬身上,他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阿旬,是你吗?”

    “您认识我老公?”严瑾很是意外,她这个闷葫芦老公,可是最不喜欢跟人交往了,居然还有老朋友。

    “志远哥,你好啊,别来无恙”,顾旬在心里哀叹着,该来的时钟是躲不掉的。

    他跑来跑去,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遇见了那些旧相识。

    关于两位父亲是认识的,最开心的莫过于乔依然和小悦了。

    尤其是小悦感叹着,“要不是我错把帅叔叔当明星了,我们也就不会相识了,缘分真的还奇妙呀。”

    “这世界真的好小哦,居然隔了二十几年,我爸爸和你爸爸都还能相遇上”,乔依然坐在车里和小悦吃了小吃喝着奶茶感叹着,“这个香芋奶茶真好喝,看样子我的宝宝很爱这个味道。”

    “那我的也给你,我要回去上班了,怀孕了啊,真好,这是我名片,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打电话问问我,”严瑾开心地看了看乔依然,就又跟乔志远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

    对于以前,两个不再年轻的中年男人,抽着烟在座椅上寒暄着。

    “阿旬,当年好奇怪,你突然就不见了,然后没过多长时间松仁哥就出事了”,最近乔志远总在回忆当年的事情,他总觉得疑点重重的,而且陆松仁也一再声明他是被人诬陷了。

    那年的事情,也是顾旬心里的禁忌,他悲切地说着,“当年是我老家出了点事,我爸爸让人把我带回去老家了。如果我在,松仁哥也不会被逼死了,我对不起他。”

    做错事的人,无论是怎么样,都是做错了,余生的这辈子他过得胆战心惊又愧疚不已。

    “这么说,你是知道当年那账目的实情,”乔志远问出了心里的疑惑,“究竟是谁栽赃给松仁哥的。”

    当年顾旬就是白目懦弱又怕事,才酿成了那么大祸,他犹豫再三,只是说着,“我也不知道,当年公司牵涉到了那么多利益链,很难说。”

    “听说松仁哥死的好惨,后来我回s市的时候,听到噩耗的时候,难过了好久。”既然人都死了那么久,他还是不要给他自己惹麻烦的好。

    还以为同为财务的顾旬能知道一下线索呢,原来也是不知道什么,乔志远哀叹了一声,“松仁哥当年太冤了,他压根就不是那种会亏空公款的人。”

    “嗯,我也绝不相信。”那年的那一幕幕,陆松仁把顾旬当亲弟弟照顾的画面是那么的清楚。

    两人哀叹了过往一下,乔志远摇了摇手上的保温盒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松仁哥没死,他被一艘泰国船救了,在泰国投靠了他表弟,他现在回来s市了,来,你跟我去看望他吧。”

    什么?

    还活着?

    那陆松仁还活着,那么当年的事情只要随便一对峙,那他顾旬可不就完蛋了,他心里紧张极了。

    “哎呀,我时间来不及了”,他连忙乔志远抱歉地说着,“下次吧,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我要收拾一下惨局,再赶回去上班了,要不然老板会吵了我。”

    说完,顾旬就跑到那躺在地上的电动车,他心里很是慌乱,他此刻只想赶紧跑离这里。

    在乔志远的记忆里,顾旬的家境很是不错的,可看他现在穿的衣服很普通甚至还有点寒酸,乔志远只是上前帮他扶起了电动车,有很多事情想问,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每个人的机遇都不一样了,他自己要不是把女儿嫁给了顾澈,说不准比顾旬过得还要落魄,“赶紧去上班吧,我们有空再约出来聚聚。”

    “谢谢,志远哥,你的腿怎么了”,顾旬才注意到乔志远走路不够利索。

    “没事”,要不是这腿受伤,想必乔依然这个女儿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认他这个父亲吧,虽然因为这条伤残的腿,乔志远吃了不少苦头,可他认为,那些都不能跟失去乔依然这个女儿比,他笑得很是淡然,“改天,我们两兄弟聚聚的时候好好说。”

    虽然顾旬点了点头,但是他在心里默默说着,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他真的不想坐牢。

    “小悦,你跟教导主任好好回去上课,我先走了”,看样子,要给小悦这个孩子转校了,要不然以后麻烦会更多的。

    他下了那么大决心才离开顾家,就打算了这辈子要远离顾家,远离那些年的纷争。

    “哎呦,小悦啊,刚才只顾着跟你爸爸聊天,忘记问他电话号码了,”乔志远拍了拍额头,感叹着,“人老了,不中用了,改天我要给你爸爸下请帖,依然姐姐的婚礼就要举行啦。”

    “真棒,我能不能给你当伴娘啊,”小悦起着哄,又十分坦荡地说,“依然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在婚礼上抢走帅叔叔的。”

    “哈哈。”

    “傻孩子哦。”

    三人聊了一会,乔志远要乔依然跟他一起去看陆松仁,她心里“咯噔”了一下,说,“我要送小悦回去上课,还要跟阿澈去拍婚纱照,以后吧。”

    深知自己大女儿一撒谎就不会眨眼睛,乔志远看着她那么不自然地眨眼睛,也就不深究了,“有些事,是注定更改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