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假装没偷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4章 假装没偷看

    晚上,乔依然坐在房间里发着愣,她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乔志远说的“有些事,是注定更改不了的”。

    亲生父女的血缘关系,她是更改不了。

    然,她心里就是对陆松仁好感不起来。

    “在想什么呢?”顾澈发觉他进门到走到乔依然身边,她都一直没察觉到。

    这一点也不像以前,他只要一进门,她就像个快乐的小鸟扑过去一样。

    似乎当了妈妈的乔依然,要更稳重点了。

    但他又有点不适应这样子的她了。

    他眉头深皱,很是担心她是哪里不舒服,当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看到她嘴角那溢出来的喜悦,他才安心不少。

    朝他撒娇伸了伸手,乔依然顺势窝进了她的怀里,“啊哈,回来了啊,老公,你猜我今天遇见了谁?”

    很自然的,她今天在回来的路上千叮呤万嘱咐阿壮不要乱说话,她会自我交待的,可遇上也眼角看起来异常疲倦的顾澈,她还是忍不下心提起陆松仁的事。

    反正她也不打算认陆松仁,何必说出来顾澈不开心呢。

    “还这么高兴,遇见圣诞公公了”,最近为了婚礼的事情和为了修一个超长的婚假,顾澈每天都是加班加地在工作。

    说好的夫妻默契呢?

    哼,就知道他猜不中的。

    白了他一眼,乔依然又“嘿嘿”一笑,“我遇见了小悦,而且偶尔间发觉她爸爸跟我爸爸是朋友,是不是很巧?”

    嗯哼,顾澈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又略带疲倦地睁开眼,望着透着欣喜眸光的女人,啄了她粉唇一口,“是很巧。”

    “老公,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是不是太累了啊”,乔依然半跪在沙发上给他揉起了太阳穴和肩膀,“干嘛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嘛,花那么多钱请人干活,又何必把自己折腾这么劳累啊。”

    他的肩膀硬的很,可想而知他今天白天是忙的一点放松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环境是顾澈这么多年来的习惯,他不以为意地拍着她后背,“不累,一想到要赚钱养老婆孩子我就格外的精力充沛。”

    心疼。

    除了心疼,乔依然也有点自责,“老公,要是我也想你这么厉害会赚钱,就能为你分担一点了。”

    好端端的听到她自责了,顾澈心疼地紧,“傻瓜。你怀孕也很辛苦,别瞎想。我要的是老婆,不是工作伙伴,要说多少次你才真的记住了呢?”

    这话是带着责备的句式,可不像他以往教训她时候那样的冷漠,而是带着霸道的温柔,像是她不同意,他就要吞了她一样。

    “嘻嘻,知道了”,乔依然给他顺着气,这才想起她想继续说的话,“老公,我打算给小悦家发请帖的,可以吗?”

    “我能说不吗?”顾澈似笑非笑地看着乔依然,“咱们家不是一直都是你说了算吗?”

    这个高帽子戴的啊,起初是挺让人开心的,可乔依然觉得不是那个味,“你是要说我**吗?可我们家什么时候是听我的啦,还不是你一言堂来着。“

    “宝宝,你爸爸是不很不讲道理,我们不跟他玩好不好?妈妈跟你一起挑结婚照,不理你的臭爸爸”,乔依然拿起茶几上的平板电脑。

    今天下午摄影师就把所修的图片全部给发过来了,就等他俩排版给洗出来了。

    说的是不理顾澈,可她故意把平板电脑朝顾澈那边倾斜着,使他也能看得清楚。

    对拍照没有什么好感的顾澈,拍婚纱照纯属是不想给乔依然留下任何遗憾。

    她在认真挑选着照片,而他在看她。

    她还时不时假装跟宝宝商量着,“亲爱的宝宝,你说这张婚纱飘起来的好看,还是自然垂下去的好看呢?”

    “飘起来的活泼点”,顾澈瞟了那照片一眼,脱了西装外套就往乔依然身上搭着,又摸着她的腹部,下巴放在她肩膀上,轻声说着,“婚礼太急了,只在家里随便拍了这么一点照片委屈你了。等孩子生下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去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再拍一次婚纱照。”

    “巴黎铁塔,泰晤士河,威尼斯,这些我们以后慢慢去,每年都去,把你喜欢的地方都去个遍。”

    他看着她那喜逐颜开的嘴角,又低下头继续翻着她手里的平板电脑,“我们还要在跨年的时候一起去格林威治的天文台,听你在新旧交替的两年最后第一秒和最前面一秒说爱我。”

    起初乔依然乐活地以为顾澈正好猜中了她的心思,可听到他得意洋洋又略微取笑的语气说格林威治跨年的时候,她就觉得很不对劲了。

    “顾澈,谁准你看本宫的日记的”,她顿时想起了花园里的那些各种颜色的蔷薇,面子上是生气的,但心里还是比蜜甜。

    那都是她小女生的幻想,都写了好几年了,他尽然给她悄悄的实现了一部分,那个蔷薇花的愿望,她甚至都有些记不清楚是她那年的日记了。

    针对自己老婆比自己还不解风情的行为,顾澈只好装不知道,“我网上看的,你们小女孩不都是爱那些地方吗?那些地方我出差的时候也都去过,没你们想的那么好。”

    啧啧,平时惜字如金的男人啊,怎么话就变得那么多啦。

    乔依然权当他是不想承认偷看她日记了,她佯装生气地拉起他的手,“你给我过来。”

    跟她过去就过去,可为什么要往阳台上去啊?

    难道这小女人生气地想让他在阳台上反思吗?

    “阿嚏”,从有暖气的房间一下子到了寒风呼啸的阳台,顾澈禁不住打了喷嚏。

    已经十二月了,虽然不是最冷的时候,但晚上不穿外套的确有些冷。

    “衣服穿上啦,都这么大人啦,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乔依然嫌弃地把衣服给顾澈披上,又轻轻拍了拍肚子,“等孩子出生了,我哪里有空照顾你啊,你就让我省省心,赶紧学会照顾你自己。”

    这说辞倒是很妈妈了,顾澈摸了摸她的手,确定她的手势热乎乎的,她整个人也不冷之后,他又不放心,把她塞进了怀里,“有话赶紧说,小心着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