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易结不易解-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5章 易结不易解

    这种时候,这个男人居然还不好好利用起来。

    “你就是白瞎了那些钱”,乔依然打开了楼下花园里的花,仰头毫不掩饰着心里的愉悦说,“我是哪一年的那一天在什么情况下写下的,我希望以后家里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蔷薇花。”

    捉着她戳他心脏的小手,指了一遍楼下的蔷薇花,抱着她的细腰说,“在你14岁生日的时候,赵馨茹和他的小男友一起给你买了提拉米苏的蛋糕还帮你在初中的后街庆祝生日,蛋糕是什么味道你记不住了,但是你只记得你很羡慕,他们互相喜欢着对方的样子,还有赵馨茹抱着她男朋友送的那支玫瑰花一整夜都不撒手。”

    “所以一个怀春的小女孩就在日记里写着,希望以后有个爱她的男人,会在以后的家里的花园里种满了她喜欢的蔷薇花。”

    乔依然“咯咯”直笑,她紧抿着唇,生怕被他看出她的喜悦了,就故意压低了声音,“那你说你干嘛要把黄色的蔷薇做个心型出来呢?”

    当了妈妈的女人,该幼稚的时候,也还是很幼稚嘛,尤其是撒起娇来,让他乐颠颠的,“五年前的跨年,你看着天空中的烟花放出了一个心型的形状,你很喜欢,写日记的时候已经是一月一号的凌晨两点了。”

    随着他醇厚磁性的嗓音,乔依然抱着他的手,看着楼下那黄色的蔷薇围成的小脸,就很期盼地望着他。

    她的思绪渐渐回忆到那年跨年了。

    当时少女心的她,写完这些,还偷偷在日记里写着,“我好期待我的初恋,也好期待跟喜欢的男人接吻,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我嘴大。”

    “那年你17,正是怀春的时候”,顾澈忍不住取笑着她,“在日记里倒是写的很大胆,为什么到了22岁遇见我的时候还是那么胆小。”

    这,这,画风为什么又飘向了不健康的角度去了。

    沉浸在浪漫与喜悦中的乔依然,愤怒地掐了掐他的手臂,“你别歪题。”

    某个坏心思的男人故意干咳了两声,用着一种不安好心的眼神看着她,气得她直接用手封住了他的嘴。

    明明有其他更引人注目的点,这个臭男人,故意要选那个**的点,真是气死她了。

    被捂着嘴的男人,仍旧继续说着,“你当晚在日记里写着,爱心太常见了,虽然很能让人感动,但是不特别,你说如果有男人用黄色的蔷薇能拼凑出一个笑脸出来,你就嫁给他。”

    “小顾子,你的记忆不错嘛。”写日记的人都已经忘记了具体时间,他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

    乔依然把他的嘴松开了,又拍了拍他的脸,故意装着很生气的样子,可是她憋不住的笑声就是那么暴露了她的喜悦,“你说我为什么一定要笑脸呢?”

    “这是细节题,你要是答对了,我就放弃追究你偷看我日子的权利。”

    看着她开心,他也就无所谓了,虽然他心底有个声音在闹腾着,你怎么跟个毛头小男孩一样肉麻。

    他把她轻轻转过身,又把她嘴角往两边自由拉着,“就因为黄蔷薇的话语是永恒的微笑。”而他的愿望就是让她这辈子无忧无虑,也能维持永恒的微笑。

    “讨厌”,乔依然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流泪,她猛地想起了,在网上曾经看过的一段话,总有一个人会把你过往的心思一个不落地读进心里。

    她何其荣幸拥有了这样一个男人,而且还孕育了他们的宝宝。

    “我说过,我只会让你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顾澈很有把握地说着。

    ——

    婚期越来越近,乔依然的心情是紧张和兴奋各一半的,作为传统的女人,她还是很期待着这种仪式感的时刻。

    可她终究还是没拗得过她爸爸,就算他俩一起去买婚礼家里要买的布置品的时候,乔志远也能绕到去医院的路上。

    “依然,你看你亲生爸爸,下这么大雨,他都打着伞雷打不动地在公园里跑圈减肥,你看这才一个星期,他就瘦了八斤了,也借了他最爱吃的那些大荤菜。”乔志远带着乔依然站在医院的运动场旁的大树边指着那在大雨中跑步的男人。

    对于一个不是铁石心肠的女人来说,看到这里不能没有一点动容。

    然而,她也有她自己的感觉,她着实原谅不了自己亲生父亲曾经对她做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有酿成大错,但每每想起来,她就觉得别扭与难受。

    不知道要怎么回复自己爸爸,乔依然把脑袋撇到了一边。

    这亲生父女之间弄得这么僵,乔志远心里很不好受,他叹了口气跟乔依然说,“松仁哥当年在海水里浸泡了那么久,腿一直也不好,后来在泰国为了站住脚跟,一个人打三人的工,长期劳累积下了很多病,当年他初初去泰国又没有泰国正式户籍,更不敢去医院,就那样拖着,找那些赤脚医生看着,他的腿可是有很严重的风湿。”

    “尤其是这冬天下雨的时候,昨天松仁哥可是要拄着拐杖才能下病床,我们都劝他休息,可是他就是要拼命锻炼身体减肥,让脂肪肝早日消失,好给你献血,以备不时之需。”

    深知自己大女儿心地善良,这苦情牌一打一个准的。

    可不如乔志远所意料的那样乔依然轻易接受了,她红着眼眶说,“爸,您别说了好不好?我不想对不起阿澈,也不想对不起您。”如果陆松仁是突然跑回来说她是他亲生女儿,或许她还没有那么排斥他,可是他和任鹿颂总让她有一种她是被算计了的感觉。

    结容易结,却不容易解。

    其实乔志远也不具体知道究竟乔依然和陆松仁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只知道女婿是和陆松仁在商业上有过竞争而已。

    “依然,阿澈不是和不讲道理的孩子,你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说不定他就能释怀松仁哥以前做的那些事了,”乔志远注意到了乔依然是紧紧盯着陆松仁那不灵活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