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只是谈公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6章 只是谈公事

    被这两人的目光所紧盯着的陆松仁,站在运动场上,朝乔依然挥了挥手,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依然,”乔志远追不上乔依然。

    “淅沥沥”的雨声越来越大了,乔志远就只好去劝那个还在运动场跑步的固执男人了。

    当乔志远走到运动场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陆松仁摔在了低山。

    那巨大的“扑通”声,在空无一人的运动场里是那么的响亮。

    “滚开”,陆松仁拒绝了身边的任鹿颂的搀扶。

    “表哥,休息一天,等天晴了,我绝对不会拦着你的”,同样是父亲的任鹿颂,当然能理解此刻的陆松仁。

    可陆松仁的身体一向都没有他外表展露出来的健康,尤其是看着他那不断在寒冷的冰雨下颤抖的腿。

    全身尽是泥水的陆松仁爬起来之后,甩掉了手上的雨伞,淋着大雨就那么孤清又倔强地在跑道上跑着。

    坐在车上心绪难宁的乔依然,望着任鹿颂发来的视频,她咬着牙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滴,抱怨着,“要减肥去健身房啊,干嘛非得要淋大雨。”

    他就是在作秀,就是在做给她看。

    可为什么她的眼睛涩涩的,甚至心里还有些难过。

    她可以拒绝所有人的电话,可她拒绝不了乔志远的电话。

    从来对她都是温温柔柔的爸爸,在电话里声调高了八度,责怪着她,“就算是个路边的老伯,你看到摔倒了,也会去扶,为什么你的心就能那么狠,那是你的亲生爸爸,那是给你生命的男人,依然,我对你很失望,这么多年,我都是教你一定要善良,你的善良呢?”

    乔志远的话还在不断地继续着,乔依然早已泣不成声,她挂断了电话。

    她不要再中计了。

    那个处心积虑绑架她的人就是陆松仁,那个差点把她摔下山崖的人就是陆松仁,那个说出龌蹉的话也是陆松仁。

    车窗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她的心口越发地紧了。

    一个小时后,陆松仁的跑步时间结束了,他有些失望地在运动场看了看一遍又一遍。

    “松仁哥,依然她现在是怀孕了,她害怕淋雨感冒,就先回去了,她很感激你的,还让你注意身体。”乔志远这种缓解安慰人的话,陆松仁又怎么听不出来呢。

    给陆松仁打着伞的任鹿颂,一脸不满看着瞟了一眼乔志远,他很想发作,可看着眼巴巴望着场外的陆松仁,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为人父,偶尔得知了自己有个亭亭玉立的女儿了,那份兴奋却被女儿的冷漠取代了。

    当三个人一起回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小姐递给了陆松仁一张附近健身房的健身卡,“陆松仁,这是顾太太留下来的,卡片是新办的,这是您私人教练的电话号码。”

    “陆松仁,这位徐教练,可是获得过国际健身大奖哦,请他可是需要花大价钱的哦!”

    “依然来过了?她什么时候走的?”陆松仁无精打采的样子,立马就兴奋了起来,他身上还不停滴着雨滴。

    那样子很狼狈,一点也不像是个意气风发的成功商人。

    “十分钟前走的”,护士小姐如实相告着,“她还给我们医生护士送了很多水果,要我们好好照顾您。您福气真好,女儿这么懂事孝顺。”

    女儿?

    “对,是我女儿”,一向让护士小姐觉得凶巴巴的中年男人,笑得很开心,他捧着乔依然留下的那些高兴地不得了一直不肯撒手,还不断重复着,“依然给我的,依然给我的。”

    总算有点进步了,乔志远总算觉得他的罪孽又减轻了不少。

    “老公,你怎么不下去吃饭啊,你的宝宝太饿了,所以我们是吃饱了才给你端上来的了”,乔依然把托盘放在了茶几上。

    这个顾澈忙起来的时候,是不允许人打扰他的。

    如果不是她现在肚子里有个小宝贝,她也是不敢这样堂而皇之地端着饭菜进他书房。

    乔依然回到家后,心乱如麻,就窝在床上睡觉了,一直睡到天黑才醒。

    睡醒,吃饱后,心情也没有那么糟糕了,尤其是看到顾澈后,心里那些烦乱的感觉全暂时忘记了。

    正在忙工作的男人,在心里“嗯”了一声,就继续敲着电脑。

    听着他“哒啪嗒”地敲键盘的声音,她暗自吐了吐舌头。

    自从她怀孕后,顾澈还从来没有这样不搭理她的,看样子他手上的工作是很重要,说不定还棘手的。

    她望了一眼那人气腾腾的饭菜,又望了望那认真盯着电脑的俊朗男人,她在心里暗暗跟宝宝说,“小家伙,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爸爸哦,他这么忙都是为了要给你赚奶粉钱。”

    某个还没法子回击的宝宝举起了不悦的旗帜,“我的蠢妈,我爸爸的钱明明够我们一家三口好吃懒做一辈子,是他自己为了他自己的事业心,好不好?本宝宝不背这个罪,我蠢妈的食堂够大,我不需要吃奶粉。”

    认真工作的男人,就是越看越帅,可是一想到他还有胃病,乔依然就又忍不住小声说着,“老公,你趁热吃一点再工作啦。”

    仍是不理她,而且他眉头还不耐地蹙了蹙。

    胆小的女人生怕惹怒了他,就轻悄悄就要走出书房。

    “给我过来“,顾澈的手上仍在飞快地敲着键盘。

    那比刚才更大声音的“哒啪嗒”,就像是在传达他内心里的不满一样,乔依然时刻注意着他的表情,慢慢地挪步子到他身边了。

    用余光看着自己老婆那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顾澈盯着电脑的眸光微微眯了眯,把她扯进怀里。

    她不安地一句话也没说,他更快速地敲击着键盘。

    很快,这份文件就做好了,顾澈垂眸就看见她呆滞的眼光,抱了抱她说,“怎么这么胆小?”他怎么舍得对她发火。

    她还是像刚认识他的时候那样,胆小如鼠。

    “怕挨揍”,乔依然看到他微翘的嘴角,心里这才松了口气,“肚子饿了吧,赶紧去洗手吃饭。”

    “帮我把字体全部调成三号,排版也调调,明天开会要用的”,顾澈吻了她额头一口就去了洗手间。

    那些术语她可是一点也看不懂,又是中文又是英文,让她只觉得头大。

    正在她小心翼翼挑着文件的时候,书桌上的手机响了,她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可电话那端的声音才“喂”了一声,就让她害怕又担忧起来了,“你究竟想干嘛?”

    “依然?”陆松仁看了看他已拨出的电话,明明是顾澈,怎么又成了乔依然。

    小两口互相接电话,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劲,可他始终是无法接受顾家的人是他女婿,他又不想影响父女俩的感情,就温和地说着,“我找顾澈谈公事,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