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条件-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7章 条件

    “条件?”顾澈的眸光一直锁着脸色刷白的乔依然。

    当他洗完手后回到书桌前,就乔依然慌张接着他电话的样子,他镇静地接过他手机,可是她明显就是很不对劲,她那手心冰凉,甚至都能冷汗在冒出。

    陆松仁在电话里也很简洁地说着,“我不想欠你,仅此而已。”

    “那我需要跟你说声谢谢吗?”他语气让乔依然听不出来是讥讽陆松仁还是讥讽她。

    手足无措的乔依然只好把头埋在电脑前给顾澈继续调着文件,她不知道要怎么跟顾澈说她跟陆松仁的存在。

    很对不起顾澈。

    她太妇人之仁了,明明那个陆松仁为了事业用了那么龌蹉又见不得人的手段绑架过她。

    看到他在大雨下那般尽力地跑步减肥,看到他摔在雨里,艰难地爬起来,仍要继续跑,她承认她心软了。

    她不敢看顾澈,不代表她不关心顾澈和陆松仁在说些什么。

    很怕,怕陆松仁告诉顾澈,她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

    那么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顾澈,能容忍她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吗?

    她不要跟顾澈分开,不要。

    她担心地低头摸了摸肚子里的宝宝,心里暗暗说着,“宝宝,爸爸一定会继续爱我们的,是不是,别怕。”

    顾澈从书桌前走到了茶几旁,又坐在了沙发上,拿起筷子,优雅地夹着菜,他的余光不时睨着乔依然,这样子远离她,她应该猜不出什么异常了吧。

    电话那端的陆松仁像是很不愿意跟顾澈继续说话,“好好对依然,她要是出个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们整个顾家陪葬,我说得出就做的到。”

    “哦,我代表整个dl的董事会欢迎您这个壮举,足以说明陆董事长是释放了无限的诚意”,顾澈公事公办的模样惹得陆松仁捶了锤床。

    转而,陆松仁想着或许是因为乔依然在他身边,他就没继续挤兑顾澈了,而是淡淡说着,“我不欠你了。”

    “再见”,顾澈放了一个虾仁在嘴里,他就挂上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的顾澈并没有什么异常,他继续优雅地吃着他的饭,对于乔依然的注视,他也没注意着。

    老狐狸会这么好,因为山崖的事而降五个百分点?

    他这是在铺垫着什么呢?

    想认女儿?

    正当顾澈正准备看看私家侦探跟踪陆松仁的资料时,乔依然满腹心事地站在他面前。

    “依然,你怎么了,还是在害怕吗?”这是顾澈看到陆松仁三个字出现在他手机上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去看乔依然的样子。

    她是那么害怕,甚至手心里都是冷汗。

    这样子的她,应该还不知道陆松仁是她亲生爸爸吧。

    按照陆松仁的性格,他能让乔依然知道她是他亲生女儿,他又怎么可能不去解释当年的事。

    乔依然还能那么温柔地端饭给他吃,会看到陆松仁的电话发憷,他判断陆松仁还没告诉乔依然真相。

    “老公,你可不可以不要跟陆松仁做生意,我感觉他不是个好人,我怕他欺负你”,乔依然握住了顾澈递给她的手,缓缓地坐到他身边了。

    这么说自己的亲生父亲,她着实在心里都觉得有些不妥,可是陆松仁给她的感觉就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轻柔摸着乔依然的头发,顾澈夹了一块红烧肉给她,“不腻的,吃点。”

    “不了”,乔依然拒绝了她爱吃的红烧肉,担忧地望着顾澈,“我是跟你说真的,他能在以前绑架我,就能以后绑架我们的孩子,老公,我怕。”

    说完,她又觉得是不是把陆松仁想的太坏了,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陆松仁的亲外孙,他应该不至于那么残忍吧。

    就是这种觉得陆松仁是坏人的心理,又觉得他多少会看血缘关系不敢轻举妄动的。

    矛盾。

    “怕什么呢?不是有我在吗?不会发生那些的”,顾澈咬住了那块红烧肉送进了乔依然的嘴里。

    被迫吃东西的女人,只好把心里那些犹豫着要不要坦白的话给吞进肚子里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乔依然在黑夜里,贴着顾澈的胸口问,“老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刚才打电话说了什么,我知道会涉及到公司的机密,但是我就是好想知道,我怕他给你陷阱。”就算有陷阱,她也不觉得她能看出顾澈看不出的东西。

    “看样子,不好好跟顾太太交待一下电话的内容,顾太太就会带着我的宝宝好奇一整晚了”,顾澈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嬉笑着说,“在国际材料大涨的现在,他给dl降低五个百分比来支持还海边城的计划。”

    像是怕她起疑一样,顾澈平静地说着,“他也是想能分一块海边城的大蛋糕。”

    “那老公你一定不要给他吃到”,她总觉得她的身世若是被揭开了,她跟顾澈之间的感情就会变差,甚至会没有以后了。

    这小女人生气又极力不想顾澈和陆松仁接触的想法,让她身边的男人心里泛过一丝欣喜的喜悦,“你是在怪我吗?”

    “怪我要跟绑架你的人合作吗?”若真的是这个样子,顾澈自然是求之不得,“我会想法子解除跟他的合作的。”

    这,一听到说要解除合作,乔依然又觉得心里不舒坦,“不要,老公,我不是在怪你,我就是觉得心里别扭,你自己多注意一下,一定要维持好你自己的利益。”

    海边城是s市最近几年的大项目,曾经那么风风火火的全球招标搞的阵仗那么大,现在说换就换,就一点也不公正了。

    “上次的事情是意外,依然,相信我,不会再让你和孩子落入危险的”,现在陆松仁算是答应他在乔依然孕期的时候不再作祟了,顾澈可是格外有信心孩子和老婆不会再有危险了。

    第二天,顾澈上班离开家之后,乔依然没多久就做了一个淡奶油蛋糕也出了门。

    在陆松仁病房门口犹豫了许久,她就是没进去,一直到任鹿颂从里面打开了门,欣喜地看着她,又兴奋地对病床上的陆松仁说,“表哥,依然带蛋糕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