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互相较劲-私人婚-
私人婚

第598章 互相较劲

    正准备下楼去锻炼的陆松仁,立刻把门给拉大了,看着门外的乔依然,他一下子激动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依然,你进来坐,你想吃什么呀,吃苹果,红提还是梨子”,陆松仁手忙脚乱的样子想起了小孩子欢迎喜欢的客人一样。

    “鹿颂,昨天我买的那个奶酪呢,医生说那个新西兰的牌子对孕妇好,赶紧帮我找出来”,陆松仁又在柜子里上下找着东西,“哎呦,瞧我这记性,依然现在是怀孕了,现在又是冬天,最好不要吃生冷的,对了,我准备了几盒孕妇奶粉,都忘记让志远给你送过去了。”

    这时任鹿颂十分配合地准备着玻璃杯和开水,陆松仁连忙接住了,“我来给依然泡奶粉,她小时候我都没机会给她冲过奶粉,让我来,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来。”

    提到她小时候,他没机会,乔依然的鼻子酸酸的。

    是啊,他又不是抛弃了她们两母女,他又是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她就很不想认他了。

    注意到乔依然眼角发红了,陆松仁赶紧转移着话题,“依然啊,我很喜欢你送我的健身卡,那个教练我昨晚就跟他沟通了,我把我要减脂肪肝的事情告诉他了,他还介绍我认识了一个营养师,你放心,我会很快让自己身体恢复到健康状态的。”

    “作为你的亲生爸爸,我没有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一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就绑架了你,我知道你心里对我很抵触。你放心,我减脂肪肝不是赎罪,不是要你非认我不可。”说到这里,陆松仁转过身子,语气悲怆地说着,“我是怕你遇上意外,那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谢谢”硬是被乔依然憋回去了,她不要那么就被洗脑了,就忘记了今天来的目的了。

    乔依然朝着天花板眨巴着大眼睛,又冷冷地对任鹿颂说,“任叔叔,可不可以麻烦您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他谈谈。”

    带着欣慰的笑容,任鹿颂出去了。

    陆松仁开心地等着乔依然说话,“依然,你说,爸爸什么都答应你。”只是顾澈那个臭小子,他是不会承认那个女婿的。

    “你如果还想我认你,就不要在跟阿澈合作的时候使坏,那样我这辈子只会把你当仇人看”,乔依然并没有去看陆松仁的眼睛,她害怕看到他那双渴望亲情的眼睛,让她不忍心说出狠话。

    果真是与那个臭小子有关,陆松仁久久不做声,他就是不想答应她,尽管他并没有决定要不要在海边城使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乔依然望着窗外那些随风飘荡的树叶,她心里不由得冷讽了起来,“乔依然,你还是太傻了,他这样子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在乎亲情呢。你不要为了这么一个人,再背着顾澈跟他见面了,这始终都是对顾澈不够坦诚。”

    病房里的时空像是静止了一般,静的乔依然只听到了她失望的声音。

    看样子她错的太离谱了,她还以为陆松仁这么用心接触她,演那些苦情戏,都是在乎她这个女儿呢。

    转身,她正准备打算离开的时候,陆松仁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他咬牙切齿说着,“我答应你。”

    “谢谢您”,乔依然错愕地回头看着他,她看到了一个孤独的中年男人黯然失神的样子,“我不是要您不赚钱,我只是希望您不要为难阿澈。”就算不打算认他,她也不希望她自己的亲生父亲跟她孩子的爸爸是仇人。

    脚步已经迟钝了的陆松仁,胸腔里满是怒火,他隐忍着火气,指着门的方向,“你给我走,去找那个臭小子,你为了外人,就这么威胁你亲生爸爸。乔依然,你就不怕下雨打雷的时候劈到你吗?”

    这个死丫头要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他非得一巴掌扇死她。

    “哦,我忘记了,你并不是跟我姓陆,你姓乔。”

    望着陆松仁那通红的愤慨模样,乔依然心里也很别扭,她很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可她明明就看到他眸底那伤心的样子。

    可是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指着陆松仁说,“你是不是一定要看到我家破人亡你才开心,看着我的孩子一出生就像我没有亲生爸爸,你才开心?陆松仁,我就算到时候难产死了,我也不要用你的血。”

    决绝的话说出来,他还只是淡漠地看着她,而她却早已泪水涟涟,眼前模糊一片了。

    不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吗,她才不要哭。

    可心里的难过却止不住了。

    她艰难地打开了病房的门,无力地坐在了病房外的休息椅上。

    今天特意来这里,她可是想了很多法子避开了保镖,她跟她爸爸乔志远唱着双簧骗保镖她待在娘家,她伪装成了清洁工才跑出来的。

    或许,她心里就像她爸爸希望的那样,希望跟这个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能够和平相处,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还能喊他一声“爸爸”。

    可是她好像是想多了,他一点也不想要和平,一点也不想真的认她这个女儿。

    “顾太太,你脸色好差,要不要我叫医生来看看你”,这个护士是昨天转交健身卡给陆松仁的那个护士。

    乔依然抹了抹眼睛,又抬起头,僵硬地笑着,“谢谢你,昨天的事也谢谢你,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忙。”

    “嘎吱”一声,陆松仁迈着稳健的步子出来了,扶着乔依然的胳膊,“把你手机给我,我让那臭小子接你回去。”

    “不用了”,乔依然想抽回她自己的胳膊,“啊,你干什么?”

    她只觉得她的腿好像离开了地面。

    五楼妇产科里,陆松仁紧张地盯着那仪器里的胎儿,“医生,孩子没事吗?为什么我女儿的脸那么白?”

    “噗嗤”,一个头发花白的女医生忍不住笑出了声,“先生,您问哪个孩子?是您女儿还是您外孙?”

    被按在检查床上的乔依然本来很是别扭的在陆松仁面前露出那么一大块肚子上的肉,可听着医生逗趣的问话,又看着陆松仁被问急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