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你还知道什么-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0章 你还知道什么

    “依然,你还好吗?”

    她压根就没听到顾澈在跟她说话,甚至她还在喃喃自语着,“怎么会是这样的,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很明显,这不是一个仇恨讨厌陆松仁的人该有的反应,顾澈心里的警钟就敲了起来。

    “据调查,陆松仁已于一个月才刚刚被泰国皇室授予爵位,这是华人在泰国的最高荣誉。下面我们来连线一下此刻正在陆松仁豪宅外的记者,我们来看看陆松仁会有什么反应。”

    “主播,你好,据邻居的佣人透露,陆松仁已经很久没回这栋豪宅了。据悉,他在s市为了安全,至少有十几栋豪宅,还有好几套公寓,但这些都是登记在他手下的名下。我收到消息,很多跟陆松仁合作的公司已经还是毁约了,大家都不愿意跟不法之徒同流合污。”

    “看样子是个有钱人啊,”主播不屑地说着,“社会的财富竟然被这种不法之徒赚了去,简直就是世代的倒退。我们把信号切回演播室,我们来连线一下政法大学的法律系王教授。”

    不是说是冤枉的吗?

    她爸爸可是不会骗她的。

    怎么又成陆松仁有罪了。

    乔依然死死地盯着那电视机屏幕,耳朵也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她一直摇着头像是很不赞同电视里的那个主播和教授说的话。

    “按照当年的金额来看,陆松仁至少是需要坐十五年以上的牢,当年的性质很恶劣”

    “换成简单易懂的话来说,就相当于现在的非法集资。”

    坐牢?

    十五年以上?

    非法集资?

    这些都是那个花尽心思就是要靠近她,对她好的亲生父亲吗?

    “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乔依然扶着桌子的手,一个不小心把一盘凉菜给撞到地上打碎了。

    那巨大的“吭哧,吭哧”响声,把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场。

    不知所措的女人,不敢去看顾澈的眼睛,她立刻蹲下身子,跪在地上正打算收拾着那些破碎的碟子,“对不起,我马上收拾好,我马上。”为什么她才跟陆松仁走进一点,他就出事了。

    谁能告诉她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不愿意相信那些新闻是真的。

    可是她又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陆松仁能因为跟顾澈抢生意而绑架她,这些事陆松仁应该是干的出来的。

    从小安分守己的乔依然,哪里想得到她自己的亲生爸爸居然会翻过这么大的错,她很慌乱。

    “给我站起来”,顾澈咆哮着,他把地上的乔依然给抱了起来。

    看到她惶恐的小脸,他这才反应过来是他刚才的语气吓坏了她。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尽管顾澈有些失望,他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跟你说的又忘了吗?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她又有什么错呢,顾澈把颤颤发抖的她护进了怀里,他语气放柔了不少,“别怕,告诉老公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因为害怕可以哭,男人是流血不流泪的物种。

    顾澈把怀里的女人紧紧箍着,她认了亲生父亲,是不是以为着她知道了所有真相?

    是不是她会悄无声息地带着他们的孩子走掉。

    不要,依然,可不可以看在我这么爱你的份上,留下来。

    怀里的女人用着发抖的声音说着,“老公,我们离婚吧。”记者们万一扒出她的身世,与其等到时候跟顾澈被迫分开,不如就现在分道扬镳算了。

    他尽了那么大努力就是想要留她在身边,可在她轻易说出“离婚”的时候,一切努力就是白费了。

    依然,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舍不得老婆孩子的男人,劝留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乔依然,在我活着的时间里,你死了这个念头。”

    就算她下辈子恨他也好,也要把她绑在身边。

    “呜呜老公,我亲生爸爸是逃犯,逃犯”,全身无力的乔依然若不是有顾澈紧紧的拥着,早就已经滑在了地上,“到时候”

    泣不成声的乔依然哽咽着,那些千丝万缕在她心里翻腾着。

    如果可以,她也很想跟顾澈白头到老,可是老天爷就是不给她幸福的机会,她要去跟谁哭呢?

    顾澈不是一般的上班族,有个逃犯岳父,对他的事业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你给我听好了,我一开始娶你就不是需要依赖你的家世,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你这辈子给我好好当你的顾太太”,她是不是还不知道那年的真相。

    “我怕,怕,”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泪的乔依然不敢像以往一样蹭在顾澈身上,就用手擦了擦,她口齿不清说着,“他会成为你的黑历史,以后你的合作伙伴会介意,你的竞争对手会不停用这个理由来挖苦你,还有爷爷他知道后一定会赶我走的。”

    “呜呜,老公,我好怕,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啊”,为什么会在他们婚礼前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她的身世不可以正常一点。

    骨节分明的大手单手捏着那哭得皱巴巴的脸,他的心在滴血,声音是冷清而又森严的,“老实给我待在我身边,少胡思乱想。你还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你跟陆松仁相认了,你都不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当我是你老公?”

    这是男人心里恐惧不安化成的愤怒,在女人眼里看来就是惊吓了,她豆大的眼泪流的更澎湃了,“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你,我真的是很想跟你坦白的,我甚至还想着你跟他之间可不可以化解了矛盾,我再告诉你,我知道了他是我亲生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跟他说对不起之外,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当年的事,与你无关”,他琢磨着,她是不是还不知道那年的事情。

    “老公,你是不是知道那年的事情,陆松仁是不是真的犯罪了,警察抓住他会不会判他死刑啊”,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两父女,她内心深处还是喜欢他是活着的,“老公,你可不可以帮他找个大律师求求法官,不要判他死刑。”

    作者题外话:各位宝宝国庆节快乐啊。一眨眼,也600章了,谢谢大家的陪伴,那么今天就每日一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