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她的决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章 她的决定

    “黑色西装。”

    乔依然手一滑,电话就直接落在被子上了。

    黑色西装?

    她心里一紧,心底默默有一丝盼望。

    鸭子先生那晚也是穿的黑色西装,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心里滋生。

    他会不会就是顾澈?

    挂上电话后,赵馨茹双手抱肩,她看了看乔依然眉宇间夹杂着忧愁与兴奋,她讥笑着说,“我昨天一看你的鸭子先生,就觉得不像个做鸭子的。哪个做鸭子的对客人那么大方。”

    赵馨茹拆开了那个还躺在包装盒里的“queen”牌限量版贝壳包,在乔依然面前晃了晃。

    “六位数的包送你,只要你跟他喝一场酒,说起来倒像他是客人,你是提供服务的。”

    她是提供服务,那不是就是那啥了。

    乔依然揪了揪赵馨茹的脸颊,疼的赵馨茹鬼叫。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可乔依然觉得有道理,但是鸭子先生不是被施艳所包养的吗?

    怎么可能鸭子先生就是顾澈,“如果鸭子先生就是顾澈,那他干嘛不反驳我说的他是被富婆包养的。”

    “这个啊……鸭子先生看起来不像鸭子,你看他那身行头,阿玛尼高级定制的西装,开的是宾利车,他整个人的气场看起来就像是个商界领袖。”赵馨茹毕竟才见过一次鸭子先生,鸭子先生具体是谁她还拿不准,那是能肯定的是他不是鸭子。

    “他肯定不是鸭子。我昨天就那么顺便提了一下你的童哥哥,我就看见他不高兴了,从他眼神里我都能看出,那是一种雄性对占有物的独霸。”

    “若只是做鸭子的,最多也就是吃醋,你有了新欢,他还不死命缠着你这个阔太太。”赵馨茹自认为看过无数男人,尤其对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她很有把握。

    “如果鸭子先生是顾澈,那他干嘛不直接说他是我……老公。”乔依然嘴上虽然反驳着赵馨茹,可她心里却很赞同赵馨茹的话。

    上次亲热视频鸭子先生要威胁她发给顾澈时,她给顾澈打电话,鸭子先生的手机明明就响了起来。

    还有在dl大厦时,她给顾澈打电话,鸭子先生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这样算起来,似乎就能对上号了。

    他就是顾澈?

    她比谁都希望鸭子先生就是顾澈。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两人相识的点点滴滴,真的有很多解释不通的事情,“如果鸭子先生是顾澈,那他干嘛要……找我要……睡他的钱。他还在公寓里说,如果他在婚床上办了我,顾澈会不会介意,如果他是顾澈,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越说乔依然的脸就越羞涩了,那晚虽然两人没发生实质的行为,却在厨房里缠绵了许久,如果鸭子先生就是顾澈,那她就不用再有负罪感了。

    “你别那么多如果了,你去直接问他不就好了。他要是你老公,还能不承认吗?”赵馨茹当机立断地让乔依然背上鸭子先生昨天送的包,去问问清楚。

    西郊别墅里,男人正坐在书房里认真看着文件,书房的门被气喘吁吁的乔依然推开了,她鼻尖冒着晶莹剔透的汗珠。

    男人刻意地把文件锁进了保险柜,他余光瞟到了女人压根就没看文件,而是直勾勾望着他。

    “想好了?要跟我走。”一贯清冷的声音低沉地响起,男人朝乔依然走去,乔依然呆呆地望着这个宛如天神下凡的男人,胆怯地唤了声,“顾澈?”

    “你终究还是选了你老公?”男人松开女人,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乔依然,就算你选了你老公,你欠我的钱,你也得给我做早餐还掉。”

    他不是吗?乔依然紧盯着他的眼眸,他没有一丝迟疑与犹豫就回答了,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我以为你就是顾澈,我爸爸说顾澈周五晚去过公寓了,那个时间点你也在公寓,你真的不是顾澈吗?”还是不死心,多希望他是顾澈。

    望着女人清澈见底的眸子,男人坚定回答,“不是。”

    “我在楼梯间时看见一个男人在你家门口徘徊好久,那个男人,就是你老公顾澈?”

    “嗯。”乔依然呆呆地答应着,她眼底掩盖不住的失望,他不是顾澈,一定是她疯了才会希望鸭子先生是顾澈。

    如果不是沈博文刚刚送来的资料和那番疑点重重的推测,他倒是不会否认他就是顾澈,但是事情越查,疑点就越多,他不能排除乔志远的嫌疑,也无法不怀疑看似单纯的乔依然是不是那伙人的棋子。

    没想到那伙死咬着他不放的人,竟然也认识乔志远,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乔志远上次欠高利贷,乔依然被绑架,看似简单的一件事,却越来越不简单了,或许这两父女与那个幕后黑手有关,或许只是他们异常自导自演的戏罢了。

    “乔依然,你是已经想好了选你老公而不是我?”男人毫无征兆地搂过女人的细腰,薄唇吻上了乔依然红润的唇。

    女人怔楞了几秒,融化在男人的热吻中,她想拒绝。

    可她抵抗不住他的男人魅力,不一会便伸手环着男人的腰,踮着脚尽情享受着他的味道。

    “依然,我可以帮你把钱还给顾澈。”男人用下巴蹭着乔依然的脸颊,如果乔依然与他们无关,她喜欢他,就会选择鸭子先生,而不是顾澈。如果她执意选顾澈而不是鸭子先生,那她乔依然就不是无辜的女人,而是一个装无辜的女人。

    她仰起头不愿结束刚才的吻,她不愿意想起她是已婚的,为什么鸭子先生不是顾澈。

    一行热泪从乔依然眼角滑落,垫着脚亲吻着男人的喉结,下巴。

    她心里很失落,他终究不是顾澈,不是她的老公,她舍不得他,她把小脸紧紧贴在男人的怀里,“我家欠了顾澈很多钱,多到我这辈子都还不清。我不想连累你帮我还钱,你的钱也来之不易。”

    鸭子先生的钱,是不是全都是从施艳那种老女人,还有那个男律师那种男人身上赚来的。

    以前乔依然对他只有反感的时候,会觉得他恶心,为了钱不择手段什么客人都接,可她现在喜欢上了他,就很心疼他,“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接客了?”

    这么笨的女人,会是跟那伙人一伙的吗?

    “想知道答案,那就跟我走。”男人握着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让女人的手无处可逃。

    乔依然很想答应,可她不敢当下下决心,而是躲闪着男人灼灼的眸光,“我去给你做早餐。三天后……我给你答复。”

    男人放开了满脸愁容的女人,望着她不舍离开的背影,他疑惑了,这个乔依然是演技太好了,好到他看不出来了吗?还是她压根就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悦地扯掉了领带,无论这个乔依然是真的傻,还是受别人指使装的傻,他都要把她留在身边,慢慢呵护也好,慢慢折磨也罢。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欢迎大家把我放进收藏夹,如果有推荐票,请帮我投一投,感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