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她的爆发-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1章 她的爆发

    “他不会有事的”,这句话他只是在心里说着,可是他和她却会出事了。

    顾澈手掌上的青筋凸起了。

    这个每天在他眼皮子底下生活的女人,竟然背着他偷偷都跟陆松仁认亲了。

    这种隐瞒比背叛他更让他难受,他的手死死地箍着她的腰,那力气大到她一直在往后退。

    害怕伤了她,伤了他们的孩子,顾澈不舍地送开了她。

    伫立在落地窗前的顾澈,心情是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烦躁地不得了,他掏出口袋里的烟,却找不着打火机。

    他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冷笑着,为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都只带烟不带火机了,就是怕熏着她们娘俩了。

    “老公,我知道你很生气,你觉得我背叛了你,我不是想一直隐瞒你的,我是真的很想告诉你,我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害怕你要我在你们之间做出决定。”

    看着他捏碎了一根烟摔在了地上,又一圈捶在了那坚实的玻璃窗上。

    “轰”地那声响动,吓得乔依然闭上了眼睛,她甚至都能想象到玻璃破碎的样子了。

    等了两秒,并没有玻璃窗碎裂的声音,入目只是那个背影失落的高大男人。

    顾不上心里的害怕,乔依然从他身后抱着他的窄腰,她痛苦地说着,“我知道我没用,我是真的决定要好好恨他,讨厌他的,谁让他绑架过我,还处心积虑地接近我。我不该心软的,我不该在他住院的时候去看他,更不该”

    她窸窸窣窣哭诉着,把她跟陆松仁相认的点点滴滴,一字不落地讲给了顾澈听。

    “真的是全部了,老公,我答应你,我以后什么都告诉你好不好?我再也不隐瞒你了”,随着她的解释,顾澈原本因为生气而紧绷的身体也渐渐软了下来。

    一眨眼,顾澈把乔依然扯进怀里,他眼眶里泛着晶莹的东西,可是他不能让她看见。

    她和陆松仁只是才相认而已,并不知道那年的事情,是不是?

    他们并不是真的会完蛋了。

    他的头深深地埋在她入墨的长发里,他报复性地咬着她的脖颈,“乔依然,已经过了追溯期,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受不了她的眼泪,更受不了她的道歉和自责。

    这一切她只是最可怜的受害者而已。

    听到这里,乔依然狐疑了,她忍不住想要确认,“你怎么知道的,老公你确定他不会有事吗?是不用死刑吗?”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那些逃犯什么的,被抓住了,不是死刑就是重邢。

    他是真的很想把这个女人的脖子给咬断算了,这样子就不用担心她再会背着他做些让他恐慌的事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他会没事就没事”,顾澈不悦了,他更用力地咬着她脖子,只要他再用力一点,就能咬破她细嫩的皮肤了。

    然,舍不得。

    他怀里的女人不停地想转过头看他的样子,想知道他说话的真伪。

    顾澈在心里自朝着,老公始终是抵不上她的亲生爸爸。

    “经济犯罪的追溯期只有二十年”,他说完,就把乔依然的头按在了玻璃窗上,咬着她的耳朵警告着,“小东西,你倒是长本事了,赶在我眼皮子底下耍我了。”

    “嘶嘶”两声,乔依然只听见了她长裙被扯烂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裤袋解开的声音。

    她的头被他用头钉在了玻璃床上,她双手被他单手压在了头顶。

    现在这个气氛完全就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但乔依然知道,顾澈是真的生气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因为生气而强行要她了。

    没有往常的爱惜,更没有最近这段时间的温柔,这次比以往所有的体验都要疼很多。

    “唔”,乔依然咬着唇,不敢抱怨,很难受,他像是忘了她是个孕妇一样,横冲直撞的。

    她的头磕在玻璃窗上一下下的,那玻璃床上尽是两人衣衫不整做着最原始的动作。

    楼下是车水马龙,远处是万家灯火,对面大厦里零星着还有几个窗口是亮着灯的。

    她的上衣也被他粗暴地撕扯破了,知道这时候劝阻不了他的发疯,她就只好在心里祈祷着她前面的衣服不要再往下掉了。

    “乔依然,你的幸福到头了,”她满眼都是泪水,可是不敢哭出声。

    这些都是她的错,好好告诉他,就算他不同意,也不至于会大动肝火。

    “老公,不要,求你不要把我前面的衣服扯掉,宝宝会着凉的”,她不要那么羞耻,虽然她心里都有些责怪他为什么要如此羞辱她。

    可她心虚,不敢再惹怒他,怕他更生气,那样肚子里的宝宝就更加危险了。

    听到“宝宝”这两个字,顾澈顿时就恢复了一半的理智,他赶紧给乔依然把上半身的衣服穿好了,可两人还是没有分开的状态。

    他这时才抬头看着窗户上的女人,咬着牙,痛苦地闭着眼承受着他。

    看着她像是受了屈辱一样的模样,顾澈松开了她的手,冷冷地问,“恨我。”

    她睁开眼摇头,“我爱你,所以我才不敢跟你开口。可是我好像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我是刚才看新闻才知道的。老公,我们这辈子算是没有缘分了。”

    “乔依然,你是不是要逼我掐死你”,才说完,顾澈就用一个胳膊勒住了她的脖子,她立马就喉咙不舒服地干咳了起来。

    待她又能自由呼吸说话后,她叹息着,“我也很想跟你白头到老,但是陆松仁的事情,可以把你这些年的努力化为乌有。呜呜,老公,我不想连累你。”

    还好,她说的不是她要离开他。

    “天塌下来,你老公给你顶着,就像这样顶。”

    分不清是太疼,还是太舒服,乔依然全身都痉挛了,她挥舞着小手拍着顾澈的手臂,“你快要碰到宝宝了,你给我出去。”

    当了母亲的女人,就是什么时候都是把孩子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

    她一直都不反抗,可是这下子,直接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把顾澈用胳膊肘往后推着,她抬起脚使劲踩着他的脚拇指,那凶残的劲就像是要把顾澈的脚趾给踩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