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这次不想救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2章 这次不想救了

    “乔依然,你够狠的啊,继欺骗你丈夫之后,又想谋杀亲夫啊”,他紧蹙着眉。

    十指连心,脚上的疼痛传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掐了乔依然的腰一下。

    只是那么一下,她的腰就紫了。

    双手把她拦腰抱起直接塞进了按摩浴缸里。

    “老公,阿,阿澈,你的脚没事吗?”她低着头不好意思看他。

    她此刻的心里只有顾澈的怒气与他的脚会不会有事,他在她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那热度适宜的水浇在她头顶,皮肤觉得很舒适,可是她心里很不自在,她的的脚趾头一直蜷缩着。

    眼见着那超大的浴盆里的水都已经接触到乔依然的下巴了,顾澈仍旧没有停下浴盆的放水开关,也没有打开排水开关。

    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顾澈只觉得他为人夫实在是太失败了。

    她不愿意相信他。

    “我不会就让你这么死的”,顾澈的语气让乔依然听出了一丝悲怆,“虎毒还不食子。”

    “扑腾”一声,顾澈也进了浴缸,乔依然第一反应是躲着他,可她又担心他的脚,就又怯生生地朝他挪动着过去了。

    她那下意识地躲着他,使得他立刻就全身肌肉紧绷了,手也握成拳了,但随着她的靠近,她温柔又小心翼翼看着他的脚的心疼模样。

    他的心再也狠不起来了。

    自从爱上她以后,他就再也对她狠不起来了。

    爱情,有时候会让人变得一点也不像原来的自己。

    “老公,你赶紧洗完澡去涂点药,长时间在水里浸泡对伤口也不好,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突然有那么大蛮力,居然隔着一层皮,也把你的脚拇指给踩破皮了,对”

    这“对不起”还没说全,乔依然的余光就接受到了顾澈那嗜血的眼刀子,吓得她赶紧咬着嘴唇不敢说话了。

    这晚,一向钻进顾澈怀里睡觉的女人,也不敢惹他,更不敢提回家的事情,就那么随他抱出浴缸塞进了总统套房超大卧室的被我里了。

    他只在床上躺了两三分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就换衣服出门了,临离开卧室的时候,还故意把总统套房的门给重新设置了密码锁。

    像是不放心,又让保镖守在了他专用总统套房的门口,还让几个保镖守在了安全通道口和楼梯口。

    顶楼,顾澈对着阿壮狠狠挥了几击拳头,躺在地上的阿壮嘴角也溢出了血,他还不知道是哪里错了。

    “我让你跟着太太,你怎么给我跟的,为什么她跟陆松仁私底下见了那么多次,你一次都没有跟我汇报过”,这段时间虽然忙,他也还是抽空随便看下保镖们递上来乔依然见过谁的资料。

    他很清楚记得,没有陆松仁。

    忍着痛不敢叫的阿壮,艰难地想起身,却又被顾澈给一巴掌打得趴下了,“顾总,是太太她嘱咐过的,她会主动跟你讲,要我不要破坏你们夫妻的感情。”

    “你究竟是听谁的命令,那些有用的消息你是一点也不告诉我,成天就是叫人拍太太见写小摊小贩的照片”,顾澈把西装外套直接仍在了地上,又挽起了袖子,解开了喉咙上的扣子。

    阿壮深知解释压根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就主动承认着错误,“顾总,我受不了太太的眼泪,我若是不答应她,我怕她直接给我跪下来了。其实我给您发的那些照片里,有些照片放大了看,是可以看到”

    “你是在怪我”,顾澈单手把阿壮给拎了起来,“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竟然”

    “很抱歉,我辜负了顾总的信任,我马上就消失”,阿壮也不后悔他的所作所为,已经闹成这样了,他直接敞开了心扉说,“太太当时拜托我给陆松仁找了私人教练之后,她躲在健身房的角落里哭了很久。她问我,她是不是很过分,可是她就是没办法完全不搭理她的亲生父亲。”

    “顾总,我是孤儿,我从小就渴望亲情,我承认我对太太和陆松仁动了恻隐之心,这样很不专业。太太每次去见陆松仁的时候,她都会自责很久,见完又哭着骂她自己。我以为只要保护好太太的安全,就好了。”

    听着阿壮说的这些,顾澈的手松掉了他,仿佛她的无助和伤心,他都亲眼亲眼见到过一样。

    那些日子,她那么矛盾,却丝毫让他察觉不出来这些,她是不是也是真的很煎熬。

    “给我回家好好反省反省,马上要胜男回来。”

    阿壮怔愣了,“您不开除我?我可是”

    “滚!”

    顶楼的风声呼呼直响,顾澈直接拨通了陆松仁的电话,可电话是关机了。

    “陆松仁在哪”,自从陆松仁经历过死亡谷的事情后,老爷子答应消停了,陆松仁也同意暂时休战后,他就减少了人马盯着陆松仁了。

    这些人马在方胜男休假之后,全部是听命与阿壮的。

    他顾澈再英明,也抵不过他枕边人的眼泪。

    “跟丢了,他像是被劫持了一样,我们最后见他的时候,他是买了一堆婴儿用品过马路回医院,突然一辆黑色的货车逮住了他,那婴儿用品洒满了整个斑马线。”

    莫非是自导自演?

    但顾澈想不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都已经跟亲生女儿相认了,还需要苦肉计吗?

    “是谁做的”,顾澈往口袋里摸着烟,却什么也没摸到。

    “像是豹叔的手下阿奎做的。”

    豹叔出马,那也就是他爷爷的命令了。

    顾澈闭了闭眸子,任凭冷风吹着他的脸颊,这次他不会去救了,他心底甚至是希望陆松仁就这么从地球上消失。

    那个阿奎,当年是犯了杀人罪才进去坐牢的,手段异常凶狠,是豹叔的左膀右臂。

    豹叔,年轻的时候是黑社会老大,因为被顾思楷所救,甘心退出了打打杀杀的生活而当起了顾家的保镖,这也就是为什么顾家在s市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人敢绑架顾家人的原因。

    心虚总算被吹平静之后,顾澈才下楼,可床上已经没有了乔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