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希望回到原点-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3章 希望回到原点

    “依然,依然,你去哪里了”,顾澈只觉得大脑一片麻木了。

    他的脚像是没有力气了,这种被抛弃的感觉又朝他袭来了,就像当年他妈妈去世时候的悲凉。

    妈妈是死了,可是依然是活着的。

    “她是活着的,活着的”,顾澈不允许他自己继续沉沦在悲伤的情绪里了,他一边快速朝外跑着一边给保镖打着电话,“一群饭桶,马上给我去找太太。”

    当他在总统套房的各个窗户外寻找乔依然走掉的蛛丝马迹的时候。

    蓦地他感觉到身后有人了,乔依然揉着睡眼,轻轻叫着,“老公,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还有些沙哑,一听就是刚睡醒的声音。

    “你睡觉干嘛不在床上睡,谁允许你到处跑了,你给我过来,我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总是不知道分寸”,你知不知道他多怕你不要他了。

    听到他那森冷的声音,还有他眼眶里猩红的愤怒眼眸,乔依然站在原地缩了缩肩,“我只是”

    “不许乱跑,你听见了吗?”顾澈上前,紧紧搂着她,朝她屁股就是抽了好几下,“为什么就不能老实等着我。”

    好疼。

    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朦朦胧胧的乔依然由于屁股的痛感也清醒了不少。

    真是人不能做错事啊,做错了就要挨揍了。

    乔依然忍不住嘟囔着,“老公,你为什么要下死手打我,你以前都不会这样打我的。”他出去这么久,还是这么生气,这次的事情能顺利过去吗?

    像是怕他不肯要她一样,她双手紧紧抱着他的窄腰,哽咽着,“是你的宝宝饿了,它一直闹得我睡不着,我就出来吃东西了,可是我又好困,我就想靠在床上吃东西,你今天心情这么不好,我又怕把床单给弄脏,你看见更加生气,我才卧室的。”

    与其说她在哽咽地抱怨,倒不如是说她是在哽咽着撒娇。

    “疼吗?”顾澈把眼眶里憋着泪的乔依然拦腰抱回了主卧的床上。

    她不愿让他看她的脸,就一直紧密地贴在他的胸前,顾澈直觉得心脏那块地方有些发涩,那块地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不疼”,乔依然吸着鼻子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倔强极了的声音让顾澈越发的心疼。

    不希望他看到总是哭哭啼啼的她,“老公,你还愿意娶我吗?”

    事情演变成这样了,她真的好不想失去他,她奢望着还能有三口一家的生活。

    他像快疯了一样地去找她,锁着她,就是怕她跑,她居然还能问出这么蠢的问题,他没好气地轻轻顺着她的头发说着,“能怎么办呢?请帖全部派出去了,我丢不起这个人,会照样娶一个叫乔依然的笨蛋。”

    “真的吗?老公,你还愿意跟我举行婚礼?”乔依然满眼尽是泪痕地趴在他胸口,直勾勾地望着他,“你怎么还愿意娶我,我骗你这么多了。”

    “宝宝需要休息了”,顾澈按掉了房间的灯,扯着她靠在胸口。

    这一晚上各种闹腾之后,乔依然也没有睡意了。

    她借着月光,枕着顾澈的肩膀睁着大眼睛认真观察着他。

    没睡着的男人,心情依旧是不能平静下来,过去那些事到底要不要告诉她,能不能瞒到最后。

    倏地,他只感觉唇角一边温热,然后听到了一个轻轻的声音真诚地说着,“老公,我爱你,真的很爱你。我答应你,我不再背着你去见陆松仁了。再也不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了。”

    “别惹火,睡。”醇厚又低沉的声音闷闷地说着。

    言毕,他又抬着她的下巴狠狠吻了几口,“给我好好待在我身边。”

    翌日,顶着一脸黑眼圈的阿壮出现在总统套房的时候,看着正津津有味吃着早餐的乔依然,“太太不是”

    “你回去休假”,昨晚乔依然出现后,顾澈就没有通知保镖收队了。

    在外寻找了一整晚的阿壮,并没有觉得累和委屈,只要看到太太安全,他就放心了。

    “阿壮,你怎么了,你跟谁打架了,为什么嘴角有伤,眼睛也有伤”,乔依然可是记得阿壮可是某年的武术冠军呢。

    尴尬笑了两声的阿壮退出去了。

    看着乔依然咧着嘴不敢相信她所见的样子,顾澈凝着今日的报纸,语气很是平淡地说着,“这是他瞒着我的后果。”

    “啊?”他打的啊?

    手上握着勺子的乔依然手上一滑,勺子就掉在了地上。

    不等她蹲下去捡起来,顾澈捡起来直接扔进垃圾桶了,又给她递了一个干净的。

    见她接过去的手都在发颤,很久没见到她这么胆小的样子,顾澈勾了勾唇角,“怕我像揍阿壮那样揍你。”

    咽了咽口水的乔依然,不敢看顾澈,双眸紧紧盯着面前的粥。

    她以前总觉得顾澈除了脾气差点,人压根就没有外界传的那么暴戾,但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他的暴戾早在收拾潘瑞嘉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可能那样子的顾澈才是真正生气起来的样子,而平时吼她骂她的顾澈是收敛后的顾澈,“怕极了,能不能等宝宝出生后,再收拾我。”

    “我就是这么让你害怕的吗?我对你怎么样,你真的感受不到吗?”顾澈有些哭笑不得了,她怎么越过越回去了。

    不喜欢她害怕唯唯诺诺的样子,更喜欢她时不时耍小性子,跟他斗嘴的样子。

    在她身边坐下后,接过她手里的勺子,喂着她吃了一口粥,她还是不敢看他。

    “看着我”,顾澈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还是你的那个鸭子先生,被你推进陷进,也舍不得打你骂你的鸭子先生。”

    点了点头的乔依然,眨巴着眼望着脸颊柔和下来的顾澈,她忍不住又问,“真的还是以前的鸭子先生吗?”

    “不是”,顾澈不是太有耐性,却看着她又下耷的眼角,他又舀了一口粥到她嘴边,“还是乔依然的老公。”

    “哦”,乔依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踏实地笑了起来,就咬住勺子,吃了那口粥。

    真希望一切可以回到原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