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只是两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4章 只是两晚

    昨晚没试好的菜,改为今天早上继续试着了。

    在等着厨房换新的热的菜上来的时候,顾澈拿着笔记本电脑在沙发上办公,乔依然坐在他身边,目不转睛盯着他。

    虽然他们住在一起也有几个月了,可是她发现她好久没有欣赏顾澈了,他好像比以前看起来要温暖许多了。

    一样还是清冷的脸庞,不苟言笑的男人,可就是比刚刚认识的时候多了一些东西。

    “无聊,就打开电视机看看,小卧室里还有一台电脑”,被她盯着看,看的他怪不好意思的。

    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花痴地看他,顾澈挽了挽衣袖,就给她打开了电视。

    依旧还是昨晚的新闻台,这次没有语音播放陆松仁的消息,可是在最下面的流动字幕,显示着,“陆松仁不堪丑事被曝光,已躲起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顾澈忍不住腹俳,最好是真的人间蒸发,他迅速地换了个台,希望乔依然没看见,“喏,你最爱看的做蛋糕。”

    他余光瞟着她,她已经在快速地拿起了手机拨着电话,那边电话接通后,她避讳着想要躲开顾澈。

    当她躲闪的目光,遇上他深邃不见底的墨眸时,那勾着身子想要站起来的姿势立马就又坐了回去,她不自然地揉了揉头发,“我去去洗手间。”

    “啪叽”一声,顾澈笔记本电脑给合上了盖子。

    他揉了揉太阳穴,她这么重视亲情的人,又怎么会不担心她的亲生爸爸。

    “陆松仁,不会有事的”,他丢下了这句话就离开了总统套房。

    确定顶楼没人之后,顾澈才给顾思楷打电话,“爷爷,我要活口。”

    “好好准备结婚,别管其他的了,”顾思楷容不得他们的婚礼再发生变故了,宁老太太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旅行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确认陆松仁会不会破坏婚礼。

    “他一旦有所闪失,您就等着我绝后”,他爷爷最在乎的不外乎就是顾家的声誉与顾家的子嗣吗。

    “阿澈,你不能妇人之仁。”

    “妈妈去世之前,很后悔做错了那么多,她要我帮她弥补,爷爷,您这样对得起我妈妈做出的那些牺牲吗?”顾澈像是铁了心一样,他冷冰冰道出了一个隐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

    听完后,顾思楷急得马上就劝着,“我暂时留着他活口,婚礼后,你自己做决定。你外婆年纪大了,你刚才说的事不能让她知道。”

    在房间里,乔依然给自己爸爸还有陆松仁,任鹿颂打了一圈电话,没有人知道陆松仁去了哪里,而陆松仁的手机已关机了。

    在顾澈进门的时候,乔依然的手机进来了一则消息,是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暂时回泰国避风头了,勿念。这个号码马上会作废。”

    随着短信进来的时候,还有一张陆松仁穿着短袖正在喝茶的照片。

    “老公,我食言了,”乔依然羞愧地看着顾澈,她真的做不到对陆松仁不闻不问。

    “明白”,他苦笑着揉了揉她头发,“试菜吧。”

    婚礼的日子是迫在眉睫了,按照原计划,乔依然是从她娘家嫁出来的。

    原本乔依然是打算在结婚前三天回去娘家住的,可顾澈不同意,只让她住两晚。

    送她安顿好了之后,顾澈正准备从她房间出门回家的时候,乔依然拉住了他,“老公,你跟宝宝说再见好不好?它今晚就没有爸爸的陪伴了。”

    她说的很俏皮也一如既往傻乎乎朝顾澈笑着。

    自从陆松仁的陈年旧事被曝光后,乔依然跟陆松仁相认的事情过后,他们俩之前虽然一切看不出太大的异样,但是那么可以随意撒娇开玩笑的感觉疏远了点。

    “好好照顾自己,住不惯,给我打电话,我接你回去”,他搂着她,隔着衣服轻轻摸着她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宝宝,乖乖的,就过两天,爸爸就带你去欧洲玩。”

    “那谢谢爸爸”,乔依然奶声奶气装着小孩子的声音说着话。

    他又何尝不知道,她这是在故意讨好他,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呢,他刮了刮她鼻子,“傻。”

    “不傻你不娶嘛”,乔依然踮起脚尖吻了他一口,“亲爱的,别太想我哦。拜拜啦!”

    送顾澈走后,乔依然心里空落落的,两人心里那点间隙,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有些别扭,可是分开了又有些难受了。

    “依然,你爸爸有没有说会回来参加你的婚礼”,柳正荣进来的时候,乔依然正无精打采地坐在书桌前,浏览着网页。

    从乔依然骨子里认为,她的爸爸就是乔志远,“爸爸不是刚还在家里吗?怎么会这么问。”

    自从她得知陆松仁是她亲生父亲后,她还没有跟柳正荣就这个话题深聊过。

    “我说的是陆松仁,不是乔志远,他没事吧,我又联系不上他”,柳正荣也知道了这两父女相认了,只是陆松仁让她尽量不要打搅招惹乔依然,她才没打电话问的。

    这不,才有机会跟乔依然接触,她就找机会打听陆松仁下落了。

    “他回泰国了,不会来参加我婚礼的”,提起这个亲生父亲,乔依然就觉得矛盾。

    听到他可能会出事的消息,她又担心的要死。若是他真的要来参加她的婚礼,她又害怕顾澈生气。

    就这样,他在泰国安安稳稳的,就最好了,以后要怎么办,以后再说吧。

    “怎么可能,他真的不是出事了吗?”柳正荣狐疑地望着乔依然,明明陆松仁就那么反感顾澈,甚至不惜要堕掉乔依然的孩子啊。

    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太大的好感,但也不希望他出事,乔依然有些不耐烦了,“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你跟我爸好好的过吧。陆松仁答应过我,不会参合进来你们夫妻的,他当然就不会联系你了。”

    不愿相信的柳正荣,执迷不悟说着,“我跟你亲生爸爸之间的事,你是不会懂得。”

    “能不能消停点,我马上就要结婚了”,真是头大死了,乔依然不高兴地说着,“等他从泰国回来后,我让他当面跟你说好不好?我劝你对我爸好点,别以为陆松仁是你备胎,就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