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还是不说最好-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5章 还是不说最好

    恹恹的柳正荣从乔依然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遇上了刚回家的乔惜梦。

    “妈,我姐又骂你了?”乔惜梦是一点也不想参加乔依然的婚礼,要不是伴娘的礼服是出自名设计师左席之手,她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柳正荣一直到乔惜梦摇她胳臂才回过神,“惜梦,你说什么了啊?”

    不耐烦的乔惜梦白了她一眼,“你们眼里就只有你们那个大女儿,上次就是因为她,咱们被人威胁了,弄得我现在出门都小心翼翼的。嫁个破豪门怎么就那么多事啊?”

    “祖宗,你小点声音”,柳正荣生怕乔依然听到了起疑,毕竟陆松仁可是警告过她,不允许告诉乔依然。

    尤其是现在家里多了个保姆小冰,说话可就和更得注意了。

    “哼,我回房”,乔惜梦抽走了她的胳膊,凭什么这个乔依然能嫁给顾澈,又是豪宅又是古老的教堂。

    那个圣得菲大教堂,可是需要提前一两年才订的到的,凭什么她结婚,就只提前一个月就订到了。

    回到房间的乔惜梦东翻西找地找出了那个她当时堕胎用的乔依然名字的病历单子和缴费你单子了。

    “尽情高兴吧,以后哭得日子不会少的”,乔惜梦对着乔依然房间的方向说着。

    没有熟悉的气味和熟悉的怀抱,乔依然有些睡不着,她左右翻滚了很久还是睡不着,就爬起来写着日记了。

    楼下,顾澈处理完一份文件之后,抬头却发现她房间的灯是亮着的了。

    拿起手机,就拨给了她,“依然,我的睡衣放在哪里了,我找不着?”

    “唔,老公,你这么晚才回家啊”,这个男人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她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十一点了,“那套黑色的在更衣室的第三个柜子里,可能是被我的睡袍挡着了。”

    “嗯”,他顿了顿又问,“你怎么还不睡觉,宝宝也要休息了。是不是睡不着,不如我去接你回来,婚礼当天早上我再送你过去。”

    “我马上就睡了,我只是半夜肚子饿了,正在吃东西呢”,乔依然可不想让他忙到大半夜还来接她,也想遵守s市婚前夫妻要分开住几天的风俗,“爸爸,宝宝跟你说再见啦。”

    一溜烟的功夫,乔依然赶紧就按掉了台灯,钻进了被窝。

    “挂电话”,他听到她窸窸窣窣钻进被窝躺好的声音,顾澈勾了勾嘴角。

    乖巧如她,怎么能让他不爱她呢。

    “嗯,宝宝说想听爸爸唱摇篮曲”,乔依然“咯咯”地躲在被子里笑着。

    可能是这几天,他们两夫妻心里有点疙瘩,乔依然觉得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像以前那么活泼了。

    “睡觉,那那么多花花肠子”,顾澈看着驾驶里玩着游戏的唐浩宇,他要唱了,指不定那臭小子给他录音了传出去,那多丢人。

    奶声奶气的乔依然,鼓足了勇气,软绵绵又童趣十足说着,“爸爸,我帮你教训了我的笨妈妈,你可不可以原谅她啊。你不给宝宝唱歌,就是不肯原谅妈妈。”

    在海边别墅的时候,很多次,乔依然都想跟他再正面谈一谈陆松仁的事情,可是他很避讳,她也只好吞进肚子里了。

    这下子,两人隔着电波,她又是以宝宝的开玩笑口吻,他应该不会生气了吧,“爸爸,唱一下嘛。”

    “咳咳”,顾澈松了松那领带,故意把话题带走了,“你不在家,我明天不打领带了,我领结,你给放哪了?”

    “难道我不给你打领带,你就永远都系了吗?你怎么这么爱臭美啊”,乔依然感觉他俩还是在电话里交流比较畅快一点。

    最近,面对面的时候,她总是提心吊胆地捕捉着他每一个细小的神情动作。

    “你再不告诉我,我能把你衣服全丢进垃圾桶了”,顾澈故意威胁着,这小东西夹着尾巴做了几天人,一回到娘家就胆肥了。

    “爸爸,你难道要让别人看我妈妈不穿衣服的样子吗?据说我妈妈身材很好啊,你舍得吗?”乔依然故意像个小孩子一样,用一种特别炫耀的语气说着,还有点小小的羞怯,“你的领结,大概就是在套套隔壁柜子里。”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憋了几天不勾引她,一回娘家就野了,顾澈轻手轻脚地下了车,“小东西,是不是给你唱催眠曲了,就带着我们宝宝早点睡。”

    “是给我们宝宝唱的啦”,乔依然捂着嘴偷笑纠正着。

    最近,这种轻松的时候真是好少了,他们彼此都玩的不亦乐乎地。

    一曲全部只哼完的催眠曲之后,乔依然跟他甜甜说完晚安后,顾澈别别扭扭说了句,“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有点气自己没给你足够的信任感。爱你们,晚安。”

    “晚安。老公,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好”,原来,他避讳着谈那些事,是出于对他自己的不满,乔依然心疼地想劝他,可又知道骄傲的他是不需要这些的,“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你要是不睡好觉,变丑了,我就不嫁了。”

    “你敢不嫁,我就拆了你”,知道她是开玩笑,可就是要跟她声明清楚。

    倚着车尾,顾澈双手插着口袋,望着漫天繁星,心里默念着,“妈,我和依然就要举行婚礼了,保佑我们一家三口可以一直幸福到老,好不好?”

    婚礼的前一天,乔依然忙的不可开交,那些邻居们都上门恭贺着她,一直到下午她固定睡午觉的时间了,乔志远才不让他们进来。

    “依然,给你爸爸发个信息,告诉他你明天就要结婚了,这种大日子他应该是很想参加的”,乔志远之前还跟陆松仁讨论过,领乔依然走红毯的那段路让陆松仁来。

    希不希望他来参加她的婚礼呢,其实她是有点希望他能亲眼看到她嫁给顾澈的。

    她想告诉他,她最爱的人是顾澈,希望她的亲生父亲可以跟她最爱的男人和平共处。

    “爸,这种时候他回来会不会有麻烦,还是不说比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