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钦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6章 钦定

    “依然,你爸爸他当年真的是替人顶罪的,你要相信他不是做坏事的人”,乔志远觉得乔依然那语气就是有点不相信陆松仁是无辜的。

    是不是做坏事的人,乔依然并不敢确定。

    她与陆松仁不熟,甚至对他印象也不佳,她心里也是相信他会做出那些事的,毕竟陆松仁一开始给她的印象就是绑架她。

    “事实是哪样的,只有他们当事人清楚,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她现在的矛盾心情。

    只希望他是好好活着的吧。

    “别人怎么看你爸爸,我不管,但是依然,你一定不能那样认为你爸爸,他怎么对你的,你难道还感受不到吗?”这两父女的隔阂竟然这么深,真是作孽。

    不知道,她自己也想不明白。

    乔依然吐了吐舌头,故作轻松说,“你才是我爸爸啊,作为您的大女儿明天就要真的嫁出去了,难道不应该抱着我痛哭一顿吗?”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陆松仁,或许不提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吧。

    当时要嫁给顾澈的时候,那些不甘心去酒吧找鸭子的事情也都出现在脑海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呢?

    是不是也要感谢那通电话的告知还有夏管家的盛气凌人,才让她做出了那些冲动之举呢?

    “依然,我要跟你郑重道歉,当时拿了你亲生爸爸的钱去做生意,亏得血本无归的,要不然那些钱都可以给你们母女好好生活几年,对不起,跟着我让你受苦了”,这次是真的就要把女儿嫁出去了。

    在乔志远他们这辈人的观念里,只有举行了婚礼才是真正的结婚,这种剥离感,让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爸爸,你不要这样啦,人家是孕妇,不能哭的”,乔依然给他擦着泪,她自己也哭成了花猫一样,“难道您不应该跟我说,如果顾澈欺负了我,您就会帮我出气吗?为什么不是说这样的话。”

    哽咽到说不出话来的乔志远,低头抹泪许久才说,“以后我们尽量想办法让你爸爸和阿澈的关系缓和吧,毕竟是一家人。阿澈他是真的对你好,而松仁哥又是你亲生父亲,依然,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好”,这也是她的心愿。

    “别哭了,馨茹也要来了,你们再最后合计一下,明天要用的红包,不够我再给你们包,我去准备喜糖了”,乔志远改换了那不舍的心情。

    这夜,结束单身的最后一晚,赵馨茹陪着乔依然直到她要睡觉才走。

    楼下,赵馨茹等车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熟悉宾利。

    “扣扣”,赵馨茹敲响了那车窗,顾澈拉下后,朝她微微点头。

    “顾总,您还真是24孝好老公,我可是听说方董今晚给您准备了一个盛大的afterparty,”赵馨茹朝他邪肆一笑,“就这么怕你老婆被人劫走吗?郑彦他是真心祝福你们一辈子幸福的。”

    明天,郑彦应该也会出席吧,她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乔依然,却告诉了顾澈。

    或许是男人们天生的独霸,又或者是等不到车的烦躁,她需要有人送她回去而给出的交换条件。

    “谢谢”,顾澈并没有给她任何情绪的信号,“很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隔着车窗,赵馨茹欣喜若狂地给了顾澈一个飞吻,“难怪乔依然那小丫头败倒在你的西装裤下,我这种情场老手也很欣赏你这种成功人士呢。以后对我们依然好点,要不然她亏死了,这辈子就你这么个男人。”

    这两人闲聊了一会,赵馨茹就被顾澈的保镖送回去了。

    而不远处,一辆暂新的黑色奔驰里却很不协调。

    “睿霖,那个女人是谁,她那么轻浮对阿澈,阿澈都不反感,为什么他偏偏就对我反感极了”,高雅澜手上还拿着一瓶已经喝了一半的红酒。

    方睿霖无力地依靠在座椅上,“雅澜,你这辆车是为了庆祝他结婚,你可以重新开始的象征,可是你看看你晚上做的这些事,你还可以得到新生吗?不要把你自己逼得太紧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只想着今晚你们举行afterparty的时候,我远远看他,在心里跟他告别就好,为什么他就连这次机会都不给我”,高雅澜不解了,“是不是你告诉阿澈我会去,所以他就不肯出现了。”

    “你醉了,”方睿霖心里很知道要就算他解释一万遍,她还是会执迷不悟的。

    “我要下去找他,我要告诉他,我爱他,我要我们在一起”,高雅澜抱着那酒瓶,目光深深锁着顾澈的车。

    她的手握着车把手的时候都在发抖,她艰难的挪动着身体,视线一直都盯着顾澈的车。

    “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要不要我送你过去”,方睿霖实在忍不下去了,“你明知道他不爱你,所以你不敢去,你怕他对你的最后一点仁慈也没有了,是不是?”

    “为什么就不能摆正你的位置,他早就已经结婚了,他和乔依然都有了孩子,你就这么不知廉耻要去当第三者吗?”这是方睿霖第一次还这么狠的教训高雅澜。

    这些,高雅澜都知道,可是被人当面说出来,比戳她脊梁骨还难受,“我不甘心,我就是很不甘心,为什么我就晚回来几个月,一切都变了。”

    她纠结的这些,她的痛苦,都是因为顾澈,就算在她事业生涯就要报废的时候她都只是心心念念着顾澈,他为她的事业鞍前马后的跑来跑去补救,到最后只是换来了她的一句,“这是阿澈要你做的吗?”

    阿澈,就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注定了有些人的付出只是笑话了,方睿霖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处变得泛白了。

    “高雅澜,你还是彻底死心吧,顾澈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娶乔依然了,不是你不好,而是你从来就不是他顾澈顾太太的人选”,这个打击人的消息,足以让她死心了吧。

    “乔依然是阿澈的妈妈钦定的儿媳妇,这下子,你能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