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真相的残忍-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8章 真相的残忍

    系好之后,她正要轰他走的时候,那红唇又被吸住了。

    “哎呦,新郎赶紧去招待客人,不是还有一辈子时间亲吗,急什么急?”赵馨茹揶揄着。

    像个没事人一样的顾澈把乔依然凌乱的头发给整理好之后,就走了,只留下一个脸红得快烧起来的乔依然。

    “妞,你现在是孕妇,晚上可得悠着点,别再七次啦”,赵馨茹毫不顾忌地取笑着。

    羞得恨不得躲进柜子里的乔依然,自顾自拿起手机,抱怨着,“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吧,你就,你还看得清楚你手机上的字吗?”赵馨茹说完,就开始拿起化妆刷给乔依然补起了粉,“你别说,你老公给你找的那化妆师够了解他的,那么个狠劲亲你,你脸上的妆还没掉多少。”

    能不能不要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啦,还能不能好好玩耍啦。

    乔依然觉得很热,她看着手机上依旧没有陆松仁回复的短信,她心底滑过一丝失望,昨晚,她犹豫好久跟他说了她要结婚了,希望他可以祝福她。

    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没回。

    “紧张不”,赵馨茹把她的手贴在了乔依然的心脏处,“啧啧,这都老夫老妻,摸爬滚打那么多次了,还紧张个什么劲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啦”,现在的乔依然在顾澈的调教下,可是很懂这些成年人的玩笑的。

    那红扑扑的脸蛋,上一层红晕还没消下去,又染上了新的红晕。

    那镜子里的女人在乔依然看来简直就是想高烧不止的病人一样红,她朝窗边站了站,发现那窗子最左边是一扇玻璃门,她看着窗外万里晴空,就对身后的赵馨茹说着,“我出去走走,缓解一下。”

    “去吧,去吧,反正你老公找保镖布下了天罗地网,你想逃婚也晚了。”赵馨茹正臭美地补着妆。

    今天是十二月十五号,教堂上的草地上却还是绿油油的一片,一点都没有冬天的痕迹,走在草地山,她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距离他们认识的时间已经半年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三个多月了。

    这半年还真是过得太丰富了,比她人生过去的二十几年都过得丰富极了。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一处大树下,那大树连着另外的大树,行成了一个天然的栅栏。

    透过那茂密的大树,她望过去了,那边是川流不息的宾客,她原本不是特别紧张的心情变得是格外的紧张了,除了各式各样的豪车之外,还有不少电视台的车,和一大群拿着长枪短炮想进教堂的记者们。

    “唔,怎么这么离谱,我们又不是明星”,乔依然抱着裙摆小碎步跑掉了,生怕被记者们拍到她了。

    她走到了一处转角,那里没有任何缝隙,她依靠着墙壁懒洋洋晒着太阳。

    “爸爸,你怎么过了还这么多年还是这么狠心,你究竟还是不是人?”

    这个声音是从乔依然依靠的那个房间传出来的,她一点也不想窥探别人的**。

    正在她打算走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苍老的声音,“当年的事,警察都下结论是陆松仁犯罪了。”

    陆松仁?

    这声音好像顾澈爷爷的。

    莫非,陆松仁当年的事跟他爷爷有关。

    “顾旬,你是我儿子,你怎么可以帮外人来诋毁我”,顾思楷怒其不争地抖了抖拐杖。

    顾旬,那不就是小悦的爸爸,也是她爸爸的旧朋友吗?

    难怪这两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熟悉,似曾相似的,乔依然慢慢挪动着头,看清楚了里面的两人。

    她没听错,就是顾澈的爷爷和顾旬。

    而顾旬是喊爷爷为“爸爸”,看样子顾旬也是老爷子的儿子了,为什么她一直都没有听说这个人呢。

    “爸爸,我这么多年很后悔,当年我捅下了那么大篓子,我不应该找你的,要不然你们也不会出馊主意要我栽赃给陆松仁了,都怪我胆小。爸,能不能跟外界澄清一下,当年的事不关陆松仁的事,我人微言轻,压根就不能改变社会和新闻对陆松仁的讨伐。您高抬贵手,帮帮陆松仁,让他在s市可以正常生活吧,而不是像现在他受舆论谴责,公司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了。”

    “逆子”,顾思楷一巴掌朝着顾旬甩了过去,“你给我滚,你别连累了整个顾氏家族。”

    嘴角已经沁出血的顾旬,愤愤看着自己的老父亲,“我犯法了,不让我去坐牢,我自首,您让人把我带走,说我脑子有问题,把我丢去异国他乡。就是为了顾家的声誉,您逼着无辜的陆松仁去承担罪名,要不是他宁死不愿意被抓,跳进了海里,还命大掉进海里没淹死,您就是杀人凶手了。难道这么多年,您心里一点也不曾愧疚过吗?这么多年我没有那天晚上睡觉不做噩梦,爸爸,难道您就不想为过去的错误赎罪吗?”

    “婚礼不欢迎你,给我滚,”既然大错已经酿成了,他也补救过了,让顾澈娶陆松仁的女儿,已经够了,顾思楷头抬得很高,“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来指责你的父亲。”

    后面他们说什么,乔依然已经听不清楚了,她踉踉跄跄地走远了,生怕被他们发现。

    原来,她的亲生爸爸没做错事。

    错的是顾旬,错的是顾澈的爷爷。

    “凭什么做错事的人一点悔改的心都没有”,乔依然握着拳一步步朝着化妆室的方向走了去,她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了。

    “姑奶奶,你怎么回事啊,散个步还能哭起来”,赵馨茹拿着她的手机出来找她,“有人给你打电话呢,一直等着你呢。”

    生怕被看出她的异常,乔依然勉强地朝赵馨茹笑了笑,接过电话,“喂,你好。”

    “依然,你怎么哭了”,陆松仁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就忍不住咆哮了,“告诉爸爸,是不是顾家的人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所以陆松仁那么讨厌顾澈除了商业竞争以外,是不是还有因为被诬陷的事情,“当年陷害你的人,是不是就是顾澈的爷爷,所以你才那么讨厌顾家的人。”

    沉吟许久,陆松仁只是“嗯”了一声,又平静说着,“孩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要多想,爸爸还等着当外公呢。过去的事,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