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不能愿意-私人婚-
私人婚

第609章 不能愿意

    “依然,爸爸祝你新婚快乐。”

    不等乔依然说什么,陆松仁就很迅速地挂掉了电话,像是怕被乔依然深究一样。

    “依然,你怎么了,是谁的电话啊,瞧你着神色很不对劲啊,怎么啦,是不是外面有人,不想嫁了啊”,赵馨茹一半开着玩笑,一半认真地说。

    只要乔依然现在说不嫁,郑彦应该就是最开心的了,那个臭小子自从得知乔依然要举行婚礼后,经常没事就找她去喝酒,都耽误她交男朋友了。

    怔愣着的乔依然还没反应过来,化妆室的门就被蔡媛媛给推开了,她着急地拽着乔依然的胳膊说,“大嫂,你赶紧的,喝口水吃点东西就要去行礼了啊。”

    “啊?为什么要行礼啊”,乔依然的大脑现在是一片空白,她忘记要如何思考。

    又或是她大脑里面已经有了答案,只是她心里很抵触那些答案罢了。

    “怎么了,这是?你别临阵给我丢人啊,这要是今天出洋相了,咱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今天可是来了不少记者,蔡媛媛最近正当红,除了她是真心诚意希望顾澈的婚礼不要出洋相之外,也不喜欢有任何不好的消息连累了她。

    “咳”,赵馨茹抱着乔依然的肩,拿着一块软糕喂给她,又笑着对蔡媛媛说,“没事,你大嫂胆小你又不是不知道,婚前恐惧症,听说过吗?”

    不耐烦的蔡媛媛斜瞥了乔依然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着,“你知不知道你老公,你孩子的爸爸,现在在外边被多少女人觊觎着,那群女人就是等着你出丑,好找机会把你拉下来,你给我争点气啊。”

    这种大场合的时候,这种小家子气就最明显不过了,这也是蔡媛媛总觉得乔依然是配不上顾澈的原因之一,可是没办法,顾太太又是非她莫属。

    见激将法没用,蔡媛媛直接狠狠掐了乔依然胳膊一下,“醒醒啦,这是婚礼,要发呆,要害怕回家再去。”

    “妹妹,好好说话嘛,别动手动脚的,她这细皮嫩肉禁不住你掐,回头人家还以为是你阿澈哥那啥虐待你大嫂呢?”赵馨茹又关心地叮嘱着乔依然,“既然不想嫁了,婚纱脱下来,跟姐回家去,以后孩子我给你养。”

    这下,蔡媛媛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指着赵馨茹,破口大骂,“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啊,你是不是希望乔依然当不了”

    “我们赶紧出去吧,要不然来不及了”,乔依然听到不想嫁,整个人就苏醒了过来,她是很想嫁的啊。

    那些搞不清楚的事,她真的又没有办法忘却,转身的瞬间,双眼忍不住掉泪了。

    而她,还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来举行婚礼吗?

    “依然,别哭,举行了婚礼,你还是爸爸的乖女儿,我从你出生时候就在盼望这一刻了”,门外是一脸期待地等着带她走红地毯的乔志远。

    “爸爸”,碰见了这个最值得依赖的男人,乔依然再也无法控制眼泪了,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很想跟他好好说清楚那一切,问问他,可是环境不允许,见她一哭,化妆师马上就开始了大补妆。

    一切似乎只能往前了,肚子里还有个已经有生命的小家伙了。

    从小期盼到大的红地毯,还有红地毯那端那个她所爱的男人,那个比童话里的王子还完美的男人,只是此刻盖着头纱的她,迟疑了。

    “依然,别怕,有爸爸在,阿澈他会对你好的”,乔志远感觉到乔依然都在不由自主地发抖,他以为是她看到这么多人怯场了。

    “嗯”,她轻声在心里回答着。

    顾澈待她再好,可是也抹不去她的亲生父亲是因顾澈的爷爷和二叔的迫害,而被迫跳海。

    婚礼进行曲欢快地响着,乔依然被乔志远挽着手臂,缓缓走在那软软的红地毯上,身后是八个小朋友牵着她那超长裙摆的婚纱。

    教堂座位上的宾客都好奇地又艳羡地朝乔依然投递着羡慕或是嫉妒又或是恨意的眼神。

    坐在座位上的郑子珺,心里很不乐意,但看着那随时快要哭出来的高雅澜,她又冷眼勾唇笑了笑。

    随着那轻快的旋律,乔依然每走一步都觉得异常煎熬。

    “我的腿就是因为那年逃命,在海水里泡了几十个小时,染上了风湿。”

    “因为那次海水长时间浸泡,失去了繁衍后代的能力。”

    “刚去泰国还没联系上鹿颂的时候,被人用用脚链子扣着在地里干活。”

    那些他吃过的苦,那些万人唾弃他之前被污蔑的罪行,这些都不该是他的。

    一直在走神的乔依然,直到神父大声喊着她,“新娘,新娘,乔依然。”

    “啊?”乔依然额头上尽是冷汗地望着眼前,那个脸上紧张地皱着眉头的浓眉大眼的蓝眼睛外国神父,“您说什么?”

    “轻松点”,顾澈在她身侧低沉地呢喃着,还歪着注视着她的脸和她的肚子。

    刚才他说他愿意娶她的时候,她就压根没看他,而是发着呆。

    难道是孩子又不乖吗?顾澈朝神父小声说着,“快点。”

    “请问你愿意嫁给顾澈先生,无论贫穷富有,疾病还是健康,或是其他的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神父用着熟练的中文,耐心地又说了一遍。

    像是不经过大脑一样,乔依然呆呆地回答着,“我愿意。”

    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顾澈立马就转身,希望赶紧换戒指,结束这场仪式,让乔依然好好去休息。

    可,当伴郎方睿霖把他们的结婚戒指端上前之后,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大口气说,“可是我们不能结婚,我不能当那些事情没发生过。道义上讲,我不能嫁给你,也不能愿意嫁给你。”

    她的声音在教堂里都有了回应,那是一个个又尖锐的巴掌扇着顾澈的脸一样。

    “乔依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澈万万没想到乔依然会来这么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