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痛彻心扉的喊叫-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0章 痛彻心扉的喊叫

    泪如雨下的乔依然不停地往后退着,“抱歉,我不能嫁给你,不能。”

    “不能”,最后一个不能,乔依然是吼出来的。

    宾客们纷纷议论了起来,他们在说什么,乔依然听不见,她觉得头好疼,很想赶快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依然,乔依然,乔依然,”顾澈顾不上那些询问的长辈们,他此刻只想逮住快要消失在他眼前的乔依然。

    那精心为她打造的婚纱,一点点开始朝他远离朝大门的方向飘走了,顾澈大步朝她跑着。

    蓦地,教堂的门被打开了,陆松仁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他们面前。

    最意外的莫过于顾老爷子顾思楷了,阿豹不是说阿奎办事不会出意外吗?

    “依然,既然不愿意嫁给他,爸爸带你走”,陆松仁使出了浑身的劲掰着顾澈握着乔依然的手,“臭小子,放手”。

    “乔依然,你不能走,你就算死都要死在我身边”,顾澈压根就顾不上陆松仁,他满眼都只有那个让他心痛的女人,“乔依然,你看着我。”

    那一声声“乔依然”喊得是那么的愤怒,像是恨不得活吞了乔依然一般,“跟我回家。”

    “不,我们,不可以”,乔依然不敢看他失望的眼神,她受不了他的难过是她制造的。

    已经回不到以前了,她没办法骗她自己,更没办法在仇人家里继续跟仇人的孙子相信相爱了。

    陆松仁双眼猩红就使出了浑身的劲,趁着顾澈所有注意力在乔依然身上的时候把顾澈推开了。

    “阿澈”,乔依然看着那么高大的顾澈一个踉跄,磕在了座椅上,若不是方睿霖反应迅速,他就倒在地上了。

    “依然,我们走”,陆松仁的手下和顾家的保镖互相对峙着。

    “血”,乔依然指着地上滴落的血滴,她放眼望去就看到了顾澈比从前要凶狠一万倍的眼神,甚至还有种让她觉得是害怕的东西。

    他眸底那抹晦暗不明的疼惜与害怕很快就稍纵即逝了。

    两路人马混战着,陆松仁逮着顾澈还没回过神来的间隙,护着乔依然朝外奔跑着。

    “阿澈”,乔依然依依不舍地望着顾澈。

    他尽力朝他们奔跑着,任凭额头上的鲜血往外冒着,那张俊脸也因为沾满了血迹也格外的凄美。

    陆松仁用手敲着阿黄的脑袋,示意他赶快开车。

    顾忌着乔依然孕妇的身份,他又拍着乔依然的后背,“依然,坐稳了,我们马上就到家了,别哭,别怕。”

    他们两人回头一直望着后面那辆张灯结彩的婚车,乔依然朝玻璃窗伸出了手,她喃喃自语着,“阿澈,为什么,为什么是爷爷?”

    天底下那么多人,为什么顾澈爷爷找的替罪羊偏偏是她的亲生父亲。

    “咻咻”,车窗外是呼啸而驰的车辆,乔依然眼见着那辆载着她去婚礼的劳斯莱斯的婚车被撞破了灯。

    “不要,不要再追了”,追上了又能改变什么呢,时光也不可能会倒流回去了。

    “哐叽,哐叽”一连串声音之后,又是一声重重地“砰,砰,砰”声,乔依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捂着胸口,“还好不是阿澈。”

    看着那已经侧翻躺在地上的车辆,有一辆因为汽油泄漏,甚至已经燃起了火花。

    “不要,不要,不要有人受伤”,乔依然无力地闭上眼,绝望地转回了头,看着前方的路。

    路有尽头,赶路的人有重点,而她和顾澈呢?

    答案是无解。

    “老大,小姐,坐稳了”,阿黄看着后视镜里,他们的车尾已经快被顾澈的车头给追上了。

    确保乔依然身上的安全带已经系好了,陆松仁仍不放心,用手护在了乔依然身上,他嘱咐着,“抓着我的胳膊,万一撞车了,一定不能被磕到了。”

    车速已经快到乔依然头晕加耳鸣了,顾澈那面如土色的脸也出现在她左边了。

    “停车,依然,你给我下车”,此刻的顾澈脸上血迹斑斑的,那凝固的血液在他锐利的鹰眸旁凝结成了块。

    那么爱干净有洁癖的男人,什么时候有这么邋遢过,他的领带也已经被扯松,领带上,白色的衬衣上,还有那写着“新郎”的胸花上面也是血迹斑斓的。

    “阿澈,疼吗?”乔依然哽咽着,十个手指头扒在车窗上,那哭到发皱的小脸紧紧贴在车窗上,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男人。

    明明是近在咫尺的人,可她却觉得他们彼此相隔了一条银河那么远。

    董永和七仙女,尚且还能在每年的七夕去鹊桥相会,而她和顾澈呢,这辈子还有可能吗?

    怕是没可能了。

    她看到顾澈脖子上青筋都凸起了,他打开车窗对着乔依然所在的车,嘶喊着,“乔依然,你给我滚回来,给我回来。”

    “陆松仁,你把依然还给我。”

    透过车窗乔依然都能听到顾澈那歇斯底里的呐喊,她的心已经痛到不能呼吸了,可想而知他又有多难受。

    “算了,顾澈,我们算了”,乔依然按下了车窗,进全力大喊着,“我们一开始就是错误,算了吧。”

    “哐叽”,阿黄把车速突然降下来了,而顾澈还是保持着原有的速度,就在这一点点间隙的时间,顾澈就跑到了他们前面去。

    逮住那时机,阿黄调转了车头,朝着顾澈的车屁股撞去,就在他们两车快要触碰到的时候,乔依然望着顾澈前方的石墩,勾起身子拼着命地捶打着阿黄,试图去抢方向盘,“不许撞他,我不要他死。”

    可阿黄那如铁一般的身体只是让乔依然的手更疼了而已,车子已经和顾澈的车尾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

    “陆松仁,阿澈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乔依然红着鼻尖,脸上充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双手握着拳,她整个人都在颤抖,眉头也在狠狠颤抖着。

    “冷静点,依然,你要顾忌着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自己的身体”,陆松仁把激动的乔依然抱在怀里,生怕她撞伤了。

    “我求求你,不要让他出事,他是无辜的,”乔依然见陆松仁一点也不触动,她哽咽地喊着,“爸,爸,你说过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的,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