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举棋不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章 举棋不定

    早餐上桌后,顾澈瞧着乔依然失焦的瞳孔,又瞟了瞟烤糊的面包。

    很明显,今天的乔依然失了水准,往常乔依然熬的粥,做的小菜,烤的面包,都是堪比星级酒店水准的。

    除了烤糊的粥,还有盐放过量的鲍鱼粥,她今天很反常。

    她今天是为什么?她是心虚了吗?还是她真的只是为跟不跟他走?

    他还没以顾澈的身份见过她,如果她是他们的人,那她可能就会知道顾澈长的什么样子,那么她应该不会傻到当面来问他是不是顾澈。

    如果她不是他们的人,那高利贷绑架存在疑点的事情又怎么能说的通。

    顾澈判断,即使乔依然是他们的人,但是她还不知道顾澈是长什么样子的,因此试探她,用她肯不肯跟鸭子先生走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男人丝毫没有将心思展现在脸上,吃完早餐后,故意坐在桌边,注视着一言不发也不吃一口早餐的乔依然,“今天的早餐我很满意,你自己不满意吗?”

    发着楞的女人,沉默不语。

    “啊……”乔依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男人的大腿上坐着了,嘴边是男人给她撕碎的烤面包和温热的牛奶。

    “放我下去……云姨还在呢。”乔依然嘴上说着不愿意,可是她的手却把男人的脖子搂得更紧了。

    男人单指挑了挑乔依然的下巴,“瞧瞧,云姨不在客厅。”

    “那你也不能这样……抱着我……”她很贪恋他的体温,如果可以她很想一辈子都有机会坐在他的大腿上,可现实却让她不得不迟疑。

    他是近在手边的鸭子先生,她是已婚的女人,她真的想给他做一辈子的早餐,可是她可以吗?

    他的眼眸是那么的深邃无边,乔依然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贪婪的她了。男人薄唇轻启,“是我给你压力了?”

    “唔……唔……”乔依然想说没有,可是感觉嘴被那道薄唇给堵上了,理智告诉她已婚妇女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可是心底的小人在呐喊鸭子先生可是你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薄荷味夹杂着薄凉的烟草味,是他独有的味道。

    从西郊别墅回来后,已经是午餐时间了,乔依然和赵馨茹选择在怡悦大酒店的西餐厅吃饭。

    望着乔依然铩羽而归的落魄样子,赵馨茹不问也知道,鸭子先生不是顾澈了。

    “依然,你别闷闷不乐了,快尝尝今天的意式肉酱面,还有鱼肉饼,可是用新鲜的鲢鱼做的哦。”赵馨茹用叉子叉了一块鱼肉饼放在了乔依然的嘴边。

    乔依然空洞的眼神望着被炸成泛黄的鲢鱼肉饼,思绪很是自然地想起了鸭子先生,他后背上的伤好了吗?

    她想起了她凌晨从西郊别墅出去拿鱼,回西郊别墅后男人跟她大吵了一顿,还吓唬她要给顾澈发亲密视频。

    当时她还怕的要死,殊不知那是他的恶作剧,他似乎就是爱捉弄她,但从来都没对她起过什么坏心思。

    “啊……张嘴啊”,赵馨茹的耐心不是很好,见乔依然不肯吃鱼饼,她捏着乔依然的下巴,硬生生塞进了乔依然的嘴里,又堵着乔依然的嘴。

    “吞下去。”情场老手的赵馨茹瞪着乔依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教训着,“你现在放弃了喜欢的人,你能一辈子踏实当你的顾太太吗?”

    乔依然机械地嚼着嘴里的鱼肉饼,她心情不好,感觉鱼肉吃到嘴里怎么跟白开水一样,吃不出任何味道,“不知道。”

    其实她的心想回答“不能”,但是她的理智却不让她那么回答,可能错过了鸭子先生这辈子都会留有遗憾,但离开顾澈又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守着一份畸形的婚姻,放弃自己的爱人,你这是自虐。”赵馨茹不满地切着她面前的牛排,乔依然明明就是非常想跟鸭子先生在一起。

    如果她是乔依然此刻就应该欢天喜地庆祝自己找到真爱了。

    如果不放弃鸭子先生,接受鸭子先生的钱,去还给顾澈,然后跟顾澈离婚,这样听起来像是很美好,可是爸爸一定不会同意的,爸爸他好像很喜欢顾澈,“我爸爸不会同意的。”

    “借口,乔依然你这是在为你的胆小找借口。你要真离婚了,你爸爸能跟你断绝父女关系吗?”赵馨茹真受不了乔依然找的这种烂借口。

    她无意识地吼了乔依然一口,“乔依然,你是还没断奶吗?扯什么你爸爸。”

    从小她就最尊重她爸爸了,虽然乔志远是个不成功的商人,但是乔志远一直都在为全家人的生活努力打拼着,乔依然嗫嚅道,“我不想我爸爸伤心。”

    “乔依然,你干脆买根绳子系你爸爸裤腰带上算了,开口闭口就是你爸爸。”把爱情看看得比天大的赵馨茹,生气地晃动着桌上的红酒杯,她不悦地把手里的红酒杯甩在桌上,那红色的液体顷刻间染红了白色的桌布。

    一阵焦急的脚步声,赵馨茹以为是服务员来了,当她抬头却看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俊秀男人,她以为又是碰见搭讪的了,朝男人挥了挥手。

    “先生,本小姐不想认识你。”

    “赵馨茹,你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那么爱欺负依然?”郑彦担忧地望着乔依然,语气带着明显的责怪。

    “哟,你谁啊,起开”,赵馨茹只觉得眼前这个俊秀的男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是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她的自觉就是很讨厌这个白白净净的帅气男人。

    这个男人不仅坐在乔依然身边,居然还把他的咸猪手放在了乔依然瘦弱的肩膀上,真是越看越讨厌。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乔依然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总是被欺负的那个,郑彦不友好地睨了一眼虎视眈眈望着他的赵馨茹。

    “瞪什么瞪,你不走,我叫保安了。”赵馨茹并没有叫保安,而是拿着切牛排的刀子在郑彦面前比划着,她勾着身子把郑彦的手从乔依然肩膀上拿开了。

    “啪”地一声,就杯被撞到了地上,杯子破碎的声音回响在安静的西餐厅里。

    乔依然被这突入起来的响声,她被惊得打了个哆嗦,抬眸她看到了满眼怒火的赵馨茹正瞪着她这边,但不是瞪着她,乔依然转头,便看见了郑彦。

    “童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