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特效药-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2章 特效药

    医院里,方才短暂昏迷过后的顾澈苏醒了。

    顾澈在病房里毫不配合地接受着检查,“滚开,我要出院。”

    “大哥,很快,医生很快就给你检查好了,只要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顾谦站在病床前,死劲按着顾澈的双肩。

    在病床上挣扎着的顾澈,不停蹙着眉,那猩红的眼睛死死瞪着顾谦,“我没那么容易死,我要去找我老婆孩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今天明明是他和乔依然举行婚礼的日子,他要跟全世界宣布他的老婆叫乔依然。

    可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作弄他们。

    “大哥,我求求你不要再拔针头了”,顾谦声音都变得嘶哑了,吼着,“来人,爸爸,豹叔,你们赶紧进来帮我按住大哥。”

    不管手上的血液回流了多少,顾澈就拼劲全力想起来,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把顾谦和医生统统推倒在地了。

    这一刻,没有谁能阻挡他要去找老婆孩子的决心了。

    “大哥,等你打完这瓶点滴再去好不好?”顾谦直接爬在地上抱住了顾澈的脚踝,“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嫂这辈子会活在自责中的,你就当为了她和孩子着想好不好?”

    被推到在地上的医生,一步步悄悄地爬了起来朝着外面去了。

    而顾澈显然被顾谦的话触动了,他静止了一秒,就死死用脚踢着顾谦的手和脸,“臭小子,你给我松手,我要再不去找他们,这辈子我们就可能再也见不上了。”

    不要,他不要他的乔依然被陆松仁藏起来,更不要她带着他的孩子离开了。

    “不要就休息一晚再走好不好?”顾谦压根就不管嘴角被顾澈踢出的血迹,他死死抱着顾澈的双腿。

    任凭顾谦的力气再大,也抵挡不住一个把自己性命抛在一旁只想去找老婆孩子的男人。

    顾澈并没有继续跟顾谦耗着,他保持着前进的姿势,一直朝病房外走着。

    在他还没出病房外的时候,门就被赖柏海从外面给推开了,“那么着急,就打了这针特效止痛药再去,免得见了”

    赖柏海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叫乔依然为“童养媳”,此刻的他心里是恨乔依然的,她临时悔婚差点就害死了他的好兄弟。

    “免得见了你老婆,你没力气带她走”,赖柏海穿着一身的白大褂,他的语气和姿态都是那么的专业化医生。

    “行”,顾澈毫不犹豫地把胳膊朝赖柏海伸了过去。

    “阿谦,放开你大哥,小心我打偏了”,赖柏海给了顾谦一个坚定又不许质疑的眼神。

    顾谦虽然是松开了顾澈的脚踝,可他保持着,倘若顾澈一走,他就马上像野兽追捕猎物一样扑倒他。

    就算大哥以后恨他一辈子,他也不能放任这唯一的大哥生命受到任何威胁。

    刚才送来医院,急救医生可是说了,已经有几根肋骨受伤了,需要拍片,或许需要手术才行。

    当那针所谓的“特效药”注射进顾澈的静脉后,赖柏海主动侧身给顾澈让出了一条路,“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

    “赖柏海,你是不是疯了,你赶紧拉住我大哥”,顾谦此刻恨不得撕碎了赖柏海才好,“他要是死了,我要你全家陪葬,我顾谦说到做到。”

    摸了摸自己额头地上的冷汗,赖柏海不得不度顾家的男人翻一百次白眼,动不动就拿他全家性命当赌注,有问过他吗?还当这是封建君主社会吗?

    走廊上并没有保镖,甚至连顾家的长辈都没有,顾谦此刻想叫救兵帮他拦住顾澈也找不到人了。

    他疑惑了,爸爸呢?爷爷呢?大哥的外婆小姨和表妹呢?

    他们不可能不管大哥的?

    “大哥,你不能离开医院”,顾谦每一下沉重的跑步声都使得他脚下的地砖都发出了共振。

    楼下的人还以为发生了地震呢。

    在他发觉他没力气追上顾澈的时候,只见在他眼前那抹高大坚毅的背影一点点朝地面就要倒了下去一样。

    “咳咳“,顾澈咳得的时候,只觉得胸骨撕扯的很厉害,那特效止痛药,怎么还没起作用,他只觉得眼前怎么越来越模糊了,他想用力睁大眼睛,却发现抬眼皮却是那么不简单了。

    蓦地,他在倒向地面的时候,再次被顾谦接住了。

    “大哥,大哥,救命,我大哥昏倒了,赖柏海,你究竟给我大哥注射了什么”,顾谦满心只记挂着他大哥的安危,一点也没意识到这是在高等病房,为什么连个护士都见不到。

    偏偏来迟的赖柏海,白了他一眼,“抱回去呗,瞪我他也不会醒。”

    随之,赖柏海就打了一通电话,“推个活动床来带顾澈去检查,手术室和药,再次给我检查清楚,手术我不允许有意外。”作为医生的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无论是再简单的手术,也不会百分之百的没有意外。

    可这是他兄弟,他不允许有任何不顺利的存在。

    检查室外,顾谦焦急地在顾海峰面前走来走去,责怪着他自己的爸爸和那些保镖,“你们早干嘛去了,差一点大哥就跑出了医院。”

    “嘭,嘭”,无处发泄的顾谦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那白色的墙壁上。

    “阿谦,你赶紧让护士给你处理一下伤口”,顾海峰此时是颤颤惊惊的,“我的儿子,我一个也不会让你们出事的。你们都是爸爸的心头肉啊。”

    哎,这两个儿子都挂了彩,儿媳和未出生的孙子又下落不明。

    “哼”,顾谦很不接受顾海峰的这番说辞,他对刚才他两次求救无人应的场面很恼火。

    “嘎吱”一声,带着口罩的赖柏海出来了。

    二话不说的顾谦,立刻就抓着他领口,那呼之欲出的拳头就要落在了赖柏海脸上。

    “阿谦,要不是赖医生计谋在给你大哥注射了催眠的药物,他哪能这么容易接受了检查啊!”顾海峰扯着小儿子的胳膊,着急问着,“阿澈怎么样?内伤重不重?”

    作者题外话:现在还是一天三更哦,今天还有两更。大家可以说一觉,明早起来看哦。要早睡早起身体才能棒棒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