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天翻地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3章 天翻地覆

    赖柏海和顾谦被顾海峰从中间隔着,两人都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你个大男人,像个娘们一样,磨蹭什么呢?我大哥的检查结果怎么样?你要是个庸医,你早说,我们趁早换个有能力的医生,我们顾家不差钱”,如果眼睛能杀人的话,赖柏海觉得顾谦能把他剁成肉沫了。

    这种手足之间的感情,这种毫不矫揉的反应,才是真的亲兄弟。

    他为顾澈感到庆幸,同父异母,又是庞大遗产继承人最大的两个对手,却能如此这般有爱。

    不错。

    赖柏海冷了顾谦一眼,臭小子居然敢说他娘们磨蹭,那他就告诉这个臭小子,什么叫磨蹭,“顾谦,你长这么大,有自己赚过一分钱吗?你为顾家又付出了什么,你知不知陆松仁带走了你大嫂之后,整个海乾集团和dl集团的股价纷纷下跌了多少,你知不知道就这么几个小时,陆松仁让人吸进了多少股份。”

    “你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万一海乾和dl,落入了外人手里,你大哥又重病,你能担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吗?你能负担起你大哥庞大的医疗费吗?你能吗?你能吗?”

    那字字珠玑,像一把尖锐的匕首穿透了他的心,顾谦神色愧疚,他虽然名下有一家科技公司。

    而那公司的市值,对于海乾和dl的困境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他语气停顿但很是坚定,“like科技公司能负担起大哥的医疗费,但是我没法撑起海乾和dl。”

    他说到后面,声音是异常的小了,但让赖柏海和顾海峰诧异的是,like科技竟然是顾谦的。

    要知道这个like科技出的一系列科技产品,在最近几年才成长起来的,风头很强劲,被很多投资人追捧,可这个公司却不接受任何投资和入股,一步步慢慢地自我成长着。

    悲伤的顾海峰,心里也生出了一丝自豪感,这个小儿子还真是让他意外,也让他觉得放心不少了。

    “呵呵,臭小子,你还真够可以的。like科技在美国还涉嫌侵犯了dl集团旗下科技公司的十几项专利,你安得什么心,简直就是家贼难防”,赖柏海憋着笑说,“医药费肯定是够了,把你们最近要推出的第五代游戏机让我抢先拿上一台,我就好好治疗你大哥。”

    话都说成这样了,顾海峰也了解了,这差不多就是顾澈没事了,他也不怕这两个小伙子打起来了,直接进去看顾澈了。

    睡梦中的顾澈睡得是一点也不安稳,他的头一直在动来动去,他的手不时抬起来,叫着,“别走,依然,回来,回来。”

    他眼角还有着一行清泪掉了出来,那么刚强的儿子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顾海峰难受地不停落泪,他握住了顾澈的手,“阿澈,别哭,爸爸给你把他们找回来,好不好?”

    就像顾澈才刚开始会说话的时候,总哭着要糖吃,顾海峰擦干了儿子眼角的眼泪,拿着护士递过来的热毛巾给顾澈擦着脸和手。

    “我的大儿子,从小就爱干净,他有洁癖的,我要把他打扮好看一点,等他醒了才能帅气地把我儿媳妇和孙子找回来”,顾海峰笑着跟身边的护士说着。

    在顾澈睡着的时候,长辈们都来看他了,顾澈的外婆老泪纵横地抱着顾澈的头久久不愿撒手。

    蔡媛媛和她妈妈也都哭成了泪人,云姨一直哀叹着,“老天爷,请你开开眼,让阿澈这孩子多拥有点幸福吧。”

    直接对顾海峰丢下了狠话,“乔依然跟孩子赶紧给我找回来,要不然我一定会把海乾集团搅和得天翻地覆。”

    “妈,你放心,一定会找回来的,我已经拜托各界朋友在找了,现在已经有一点线索了”

    宁老太太拿起拐杖就打在了顾海峰的身上,“你别以为我老糊涂了,没找到之前少说漂亮话,要不是你年轻时候不作为,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她牵着顾澈的手抖动了,“阿澈啊,告诉外婆,你想吃什么,云姨给你炖了骨头汤,利于伤口恢复的。”

    “依然,依然”,顾澈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人群里寻找着那个熟悉又牵挂的女人。

    可这哪里又有她呢?

    那些逃婚追逐她的场景一一浮现了出来。

    乔依然,这辈子,你生是我顾澈的人,死是他顾澈的鬼。

    没有了手机,也接触不到电脑的乔依然,一直在陆松仁的豪宅里吵着要看电视,“妈,我好无聊,我要看电视。”她真的好想知道顾澈究竟伤的严不严重。

    刚才医生检查过她的肚子,只是孩子闹腾了点。

    这个孩子跟它爸爸像是有心电反应一样,只要它爸爸难受,它就抗议闹腾。

    “看什么看,臭丫头,你给我省点心,你好好躺着,你好好躺着安胎,医生叫你别激动,你是不是听不进去啊”,这个女儿啊,还真是让她心力交瘁的。

    她这种熊猫血中的熊猫血,一旦这个孩子保不住,就会很麻烦,柳正荣惯性地用手戳了戳乔依然脑袋,“死丫头,我要你跟顾澈分手吧,你不分手,今天闹得那么大,差点就出事了,要不是你爸爸护着你,你早就死翘翘了。”

    “爸爸?顾家的人是不是为难爸爸了,他人呢?”乔依然当时只记得跟陆松仁走,压根就没有顾忌到留在那里的爸爸,会遭受到什么不测。

    她那么不负责任,留下了那么大的烂摊子,爸爸一个人又要如何面对呢。

    她是不是不该那么冲动的。

    然而,她当下是真的没办法面对顾澈,明明就是近在咫尺的人,却是那么让她心里发麻。

    “你爸爸去送医生了,还不是你这个不省心的死丫头害的,你明知道他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上,你悔婚也不早点悔婚,你是不是非要害死你爸爸你才开心。”

    这柳正荣的话,让乔依然总算听明白,她说的是陆松仁,并非她爸爸乔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