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一个换一个-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6章 一个换一个

    不会生下来?

    还要打掉属于他们的孩子?

    一定要以这种方式来报复顾家和她自己吗?

    顾澈强忍着心里的怒气,他怕他控制不住会对她动手,可理智却占了下风,“乔依然,你要打掉这个孩子,你也是个杀人凶手,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

    这个结果,不是正如了当初陆松仁的意吗?

    “走,我带你去打掉这个孩子”,她能对他残忍,可他不能,只有这样把她逼到绝地,她才能清醒过来,“乔依然,你去打掉这个孩子,最差的结果不就是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吗?你这种杀人凶手,也不配当妈妈?反正愿意给我生孩子的女人也一大堆,你自己想清楚就好。”

    对不起,依然,为了不让你以后遗憾,为了保护我们的孩子,我也只能这样做了。

    “你不是人!”乔依然反手就呼了顾澈一巴掌,他竟然就这么不在乎他们的孩子,“你给我滚。”

    “阿黄,送客!”乔依然在客厅里,吼着阿黄的名字,他便从楼梯底下走了出来,护着乔依然上了楼,就要动手让顾澈走开。

    “乔依然,你给我下来,你现在是我老婆,”顾澈朝着那伤心不已的单薄背影吼着,他握着拳不甘心地挥向了阿黄。

    这顾澈才开始动手,外面那些保镖就听到了声响,全部都冲了进来。

    被陆松仁的人围成了一圈的顾澈,并不畏惧他们,于是偌大的客厅里,各种家具,花瓶此起彼落的倒地声,让站在楼上走廊里的乔依然困顿不已。

    他都说了那么绝情的话,不要去管他死活好了,他压根就不配当孩子的爸爸。

    混蛋!

    超级大混蛋!

    全世界最差劲的无敌大混蛋!

    “依然,回房去好好休息”,陆松仁从她刚休息的房间出来了,揽着她的肩膀就把她往房里带。

    “扑腾!”

    “砰砰!”

    还有各种男人雄厚的叫痛声从楼下传来了,乔依然依依不舍地朝后探着头想去看顾澈有没有受伤,肚子里的小家伙又开始不安分地运动了。

    “不要,不要”,乔依然推着陆松仁的手,就想跑下楼,却被陆松仁低吼了一句,“你下去找他干嘛,去打掉这个孩子吗?你有没有点脑子?”

    这个孩子,她暂时还不没想好它的去留,但是她不愿意顾澈受伤是真的。

    她吸了吸鼻子,倔强地忍着泪说,“我是不想欠他们顾家什么,他万一死在这里,就是我们欠他们顾家一条人命了。”

    死丫头,还是不死心呢?

    不过,没事,陆松仁老谋深算地眯了眯眼眸,“我不怕。他们顾家欠我们的,一条人命还不够。”

    还不够?

    究竟是还想怎样,乔依然愤慨地推了推陆松仁,可他强壮的身体,压根就一点后退的痕迹也没有,“你还想怎么样,我跟阿澈都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你还想怎么样才满意,难道真要顾家人全死在你眼前,你才满意吗?”

    “你知道你亲生爸爸我,之所以能每次在死亡边缘都能撑下去的原因吗?”陆松仁像拎小鸡一样把乔依然给拎进了房间,“那是因为我想着要报仇,要不是想着要回来s市报复顾家,我怎么艰难地撑了这么多年。”

    进了房,乔依然朝着那窗口就要往下跳,“你要不放了他,我就死给你看,我让你没人给你养老送终,我让你就算报仇了,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此刻,陆松仁慌了,这一幕有些似曾相似,他懊悔着怎么忘记给这个别墅里的窗户装全门了。

    “值得吗?”他火了,这个死丫头,倒是很能拿捏他的三寸,“他那样子把你当傻子耍,依然,不值得。他死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他是孩子的爸爸。

    已经不能在一起,但是一定要他好好活着,乔依然嘶吼着,“因为我爱他,我这辈子都只爱他一个男人,就算我不跟他在一起,我也爱他,你懂什么叫爱吗?如果你想报仇的目标就是想弄得顾家人不高兴,让他们伤心,那么我就从这个窗口跳下去,带着顾家的孩子一起去死,也算是让你报仇了。这样,顾澈会伤心一辈子,你满意了吗?”

    有生之年,不能再在一起了,她这样痛苦活着也煎熬,倒不如让这仇恨划上终点好了。

    陆松仁已经一步步挪到了乔依然所在的窗口,他迅速地想抓住乔依然,她嚷着,“你要是再敢走一步过来,我就放开我的右手,我就让你亲眼看见你自己是怎么逼死你自己的亲生女儿。”

    楼下熙熙攘攘的,好像有很多人的样子,好像还来了很多车子,乔依然不敢往下看,她害怕一失手,一害怕,就小命呜呼了。

    “里面的人听好了,现在怀疑你们非法禁锢顾澈,若不主动交出来,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

    这个声音是从楼下警车里面透过大喇叭往外扩散的,陆松仁蹙了蹙眉,他懒得管那么多了,现在最紧要的是他的女儿,“依然,你赶紧下来,爸爸过来扶你好不好?”

    “你走开,我真的跳了。反正警察也来了,阿澈也不会没事的”,楼下那个激动喊着口号的人是段局长。

    “警察进来的时候,顾澈也有可能一口气没有了,反正现场有打斗痕迹,谁是谁非,又要如何说的清楚?”陆松仁试图给乔依然讲着道理,他慢慢地又朝前挪动了一寸,“爸爸答应你,放了他,不过你要先下来。”

    以前的乔依然或许会听从,可是现在的她却不会了,“我必须看着顾澈活着走出去。你不答应也好,你弄死了顾澈,我就给他陪葬,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的。”

    担心她手滑会掉下去,陆松仁打电话让人把顾澈送出去了。

    在顾澈安全地出门后,乔依然这才顺从地由陆松仁给抱进了屋子。

    “乔依然,”顾澈那回响在空气里的嘶喊,让她止不住地就泪流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