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送你回去-私人婚-
私人婚

第618章 送你回去

    就在那大货车和顾澈的车子就快要碰上的时候,顾澈像是回过神了,一样,把方向盘朝右打死了,躲过了这次车祸。

    当他一个人孤单影只回到了他们的婚房时候,望着那整间别墅里都是贴着大红“囍”字的氛围,他觉得异常的讽刺。

    大婚之日,她竟然给了他离婚协议书。

    “乔依然,要离婚,等下辈子吧”,顾澈并没有搭理长辈们的话茬,而是一个人在宝宝房间里,静静坐着。

    他拼命地想要拥有一个他们的孩子,就是防止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她走的决绝,可没想到她要把他们那唯一的牵挂都舍弃掉了。

    不会的,她一定说的是气话。

    她那么爱他,等她气消了,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嘎吱”一声,宁老太太端着一碗驱寒的参汤进来了,顾澈赶紧揉了揉眼睛。

    “阿澈,你全身湿漉漉的,赶紧喝完汤去好好泡个澡,我已经让赖柏海带药过来给你换纱布了”,宁老太太看着自己外孙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灰。

    除了是空气中的那些灰尘,更多的是他心里那层阴郁,让宁老太太心里很是难受,她佝偻着背,扶着顾澈的后背,“孩子,你们的缘分不会就这么散了。”

    “外婆,她一定是很生气,很生气,才会说出要拿掉我们的孩子是不是?”顾澈呆滞地摇晃着那暂新的婴儿床。

    那粉嫩嫩的床单枕头,是那么温馨,她说孩子睡在上面一定会很幸福的。

    “她敢!”宁老太太语气很是坚定地晃着那婴儿床,床顶那铃铛一直碰撞着发出了清脆又明亮的“叮叮叮”声。

    他曾经给乔依然说过,她只负责生孩子,像给孩子半夜换尿布喂奶的事情他来做,她还取笑他说,“你的奶,宝宝能吃吗?”

    “外婆,我想一个人静静”,他要想清楚他们之间要怎么才能尽快抚平伤痕。

    他多想一切都可以回到原点啊。

    乔依然那边在顾澈走后,一直站在雨里不肯回去。

    “依然,你再不听话,我就抗你回家了”,陆松仁说完,就让阿黄给他撑着伞,他的手才放在乔依然的腰后,就听到了乔依然用着一种绝望的口气说着,“反正我也没有说不的权利,你想做什么就做好了。”

    “依然,我是为了你好,你现在怀着孩子,淋雨了对你们母子不好”,陆松仁着实很满意他们结不了婚的结果,可他却觉得他并不开心。

    报仇,从来都只是两败俱伤的事情。

    “你,你真的是我亲生爸爸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你为什么要对阿澈那么差劲,为什么要拆散我们?顾旬是不是你故意让他去找爷爷的,是不是你故意布局让我知道的?我万万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的人。”

    虽然她的心很乱,但她一直都在回忆着那些细节,为什么就那么巧呢?

    这一定是有人受意过的。

    陆松仁又从阿黄手里接过大伞,雨继续下得“噼里啪啦”地,那雨水一点都没溅到乔依然身上,而陆松仁的整个肩膀尽是雨水。

    看在眼里的乔依然,虽然觉得有些触动,却又冷言冷语着,“你已经是赢家了,还需要做什么戏。你已经彻底破坏我跟阿澈了,你还要装什么慈父?”

    她像个沉寂许久的小兽一样,抢过他手里的雨伞,把他往那倾盆大雨里推,似乎想要那大雨临死他算了。

    陆松仁拒绝了阿黄的伞,他把脸上那雨水用力地甩了一把,语气不怒也不燥,更多的是心疼,“顾旬的事情不是我指使的,或许你不相信,可是我能找他来当年对峙我没有说谎。但是你,我的亲生女儿,你不会相信我。”

    “这些事情,我是打算你把孩子生完之后再处理的。”陆松仁冷笑着,“你自己用脑子想想,是顾旬亲口跟你说的吗?你自己也说了,你是不小心偷听到的,你要是不往那里走,你又能听见什么呢?”

    “这些都是天意,可你觉得是我布的局,很好,”陆松仁咬着牙指了指她,“你想回去顾家是不是?我让人送你回去,我送你回去继续跟你的杀父仇人一家相亲相爱。”

    “阿黄,马上派车送小姐去顾家,”陆松仁指着乔依然的手都在发抖,他的肩膀也在抖,但他仍保持着洪亮的声音说着,“你放心,我就算整垮了顾家,我也不会让你们两母子流落街头的。我会让你们两母子这辈子都会衣食无忧。”

    想回去,她又怎么不想回去呢?

    今天可是她和顾澈的大喜之日,洞房花烛夜啊。

    阿黄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陆松仁咬着牙命令着,“你闭嘴。”

    雨夜,汽车的车灯射进乔依然的眼睛时,涩得很。

    当乔依然愣愣地坐进车里的时候,阿黄迟迟不肯开车。

    “路上慢点开车,安全送小姐回去”,陆松仁的风湿腿已经很难受了,他硬抗着,他的肩膀也因为淋雨了,里面的骨头格外的难受。

    这些他的表情在黑夜里,乔依然都看不见。

    车子缓缓启动之后,乔依然又百般滋味地回过头,去看陆松仁了,他头也不回地朝着屋子里走着,也不让人给他打伞,就那么一个孤寂的老头淋着雨,“我都走了,还有什么戏好演的。”

    “小姐,那是老大他心里难受,你是真的铁石心肠,还是被顾澈蒙蔽了你的双眼”,阿黄也不高兴地抱怨着,“当初老大绑架你,那是因为顾澈设计让你姑姑坐牢了,也就是老大的妹妹。他是为了威胁顾澈放你姑姑出来。”

    “你姑姑当年可是因为老大的事情,被那些莫名其秒的债主逼疯了,老大对她有愧疚,抓你的时候,他压根就不知道你是他女儿”,阿黄干脆把车给停在了一边给乔依然说着,“老大他不一定是个好人,但是他对你是真的好。”

    “怎么会这样?你骗我,是不是你骗我?”乔依然不愿意相信顾澈是那么的不择手段,“一定是你们主动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顾澈才会反击的。”

    由不得阿黄再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车后一声巨大的“噗通”声,随之就响起了几声粗狂的声音,“老大!”

    作者题外话:to“路人”不知道你是何方酸葡萄,人家打赏我很感激,但是我很恶心你这种在别人打赏下面说的那些话。置顶的那条的打赏的确是最多的,当时我要上架,需要跟我读者说明一下也是出于对这个读者的感激。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隔三差五就拿出来说的。而且我会一直置顶那条,刚才好奇我去看了看那条置顶评论下,“路人”您的酸话可真多呢。同时,也跟今天打赏我的读者说声感激,同时也说声对不起,你们好心打赏我,还被人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