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闷骚男人的计谋-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0章 闷骚男人的计谋

    “你肋骨怎么受伤了?”乔依然扯着他的病号服,用着教训人的语气说着关心的话,“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还是那么想残废?”

    他怎么可以如此不爱惜他的身体。

    就在今天,为什么就把一个灼灼其华的新郎变成了一个穿病号服的病人了。

    从来没见到顾澈这么脸色惨白的乔依然,心疼地望着他,“阿澈。”

    顾澈勾了勾嘴角,他把乔依然往他怀里带了带,“你答应过我会给我养老送终的,所以我不怕残废。”

    “你是不是把脑子给撞坏了,你去检查过脑子没?”乔依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戳完他的脑袋,她又细心检查着他的身体,“我看看还有哪里受伤了?你都伤到了肋骨,为什么还要傻乎乎地淋雨?”

    “这样才是一个妻子该对丈夫说的话”,顾澈摸了摸她眼角,她眼睛都有哭过的血丝了,眼角上更是通红一片了,他心里疼的厉害。

    躲着他的手,乔依然张了张口,犹豫着才说,“为什么你就不会照顾你自己,这样我离开了,也不会有太多愧疚。”

    离开?

    顾澈抚摸她眼角的手,很快就捏住了她的下巴,他手背上的青筋都凸显了,乔依然甚至都听见了她下巴骨头松动的声音了。

    “你的手再往下移一点,掐死我好了,掐死我,就解脱了。”

    “你赢了”,顾澈从她一点也不畏惧的眼神里只读出了她的痛苦,他阴沉着一张脸就走了。

    舍不得,舍不得她哭,舍不得她难过。

    而让这一切难过产生的人又是他的至亲们。

    缓缓又不舍地松开了乔依然,顾澈转身就下了楼。

    站在原地的乔依然,看着他快步下到了第一层之后,听到了那安全门被踢开又关上的声音,她捂着嘴掩面痛哭了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你身上还有伤呢,”乔依然着急地跑到了窗边去看。

    可漆黑一片的楼下,她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了一声巨大的轰隆倒地声。

    “不要,不要,阿澈你不要出事”,乔依然扶着楼梯扶手,着急往下跑了去。

    她跑得太快,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腹中跟顾澈心有灵犀的孩子有没有闹腾了。

    “顾澈,阿澈,阿澈”,乔依然越往下面楼层跑,就越压不住她的声音了。

    她脑海里尽是刚才那声巨大的倒地声,刚才都没检查完他身上的伤势,就让他走了。

    当乔依然推开第一层安全通道的门后,她就被人按在了墙壁上,顾澈嘴角挂着即满意又得意的笑容,附上了她的唇。

    只是轻轻地蜻蜓点水,顾澈就松开了他,弯腰在自动贩卖机里拿出了刚才买的东西。

    “你是不是疯了,你受内伤了,为什么还要喝酒,你是不是要逼死我,你才开心”,乔依然抓过他手里的听装啤酒,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似乎这样还不能杜绝顾澈继续买醉,她扯过他口袋里的钱包,“我让你喝,让你喝。我看你还要怎么喝?”

    “滴滴滴滴”,一声声购买成功的声音,又一个个罐子“哐叽”从自动贩卖机机吐出来的声音。

    乔依然抢在顾澈前面,把那些啤酒全部都给打开了拉环倒进了垃圾桶旁边的塑料桶里。

    那愤恨的母老虎形象,使得顾澈很配合地双手插在口袋,轻松地欣赏着他自己的老婆关心他的方式。

    洞房花烛夜在自动贩卖机前看着自己老婆倒啤酒,似乎还挺好玩的。

    “就算你倒掉了全世界的酒,也灭绝不了酒”,只淡淡留下了这么一句话,顾澈就留给乔依然一记冷漠又孤清的背影走掉了。

    跟他说话呢,居然就走了。

    他什么意思?

    去找别的贩卖机吗?

    “你去哪里,你给我回来”,乔依然向前跑了几步,却在碰到顾澈胳膊的时候被他躲开了。

    跟着他进了电梯,教训着他要好好爱惜身体之后,乔依然猛地发现她进了顾澈的病房。

    “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乔依然发觉她实在是太笨了,竟然又着了他的道。

    “不是要检查我究竟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了没有吗?不看你回去还能睡得着吗?”顾澈脱掉了上身的病号服,直接仍在了她的脑袋上。

    条件发射,乔依然把他病号服仍了回去,“谁稀罕看你。”

    言不由衷的女人,一下下摸着他的肋骨,时而重,时而轻,“疼不疼?你这块感觉都断了,究竟有没有受内伤?吐没吐血?”

    “检查完了,你走吧”,顾澈套上了他的病号服,就把她往外面推,“我要休息了。”

    还想说些什么的乔依然,不高兴地嘟囔着,“你以为我多愿意待在这里一样。”

    然而她的脚却迟迟不肯挪动。

    可当她才转过身的时候,腰上却又多出了两条胳膊。

    “对不起,依然。我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才想一辈子隐瞒着你,”顾澈从她背后搂住了她的腰。

    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错在他是顾家的人吗?

    错在她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吗?

    他们似乎都没有错,可他们却离幸福越来越远了,乔依然猛地想起了什么,她警惕地问他,“你为什么还不肯放我姑姑?”是不是真如陆松仁所说的那样。

    就算顾澈隐瞒了她的身世,但在顾澈和陆松仁之间,她觉得她还是相信顾澈的。

    似乎只要顾澈否定,她就可以放下心里的芥蒂了一样。

    “难道陆松仁没告诉你全部吗?”老狐狸倒是很会利用的,他不能解释,一旦解释就是中了老狐狸的计了。

    此时,解释就是掩饰

    “你是默认了吗?”乔依然很是失望这个答案,“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顾澈吗?”她的阿澈是个脾气不怎么好,却很温暖又善良的老人。

    他可是教会了瓜农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恶果,为什么就不能对她的亲姑姑仁慈一点。

    “是,永远都是,我所有温暖的一面都只会留给你,残忍不堪的一面我统统都是留给了外人”,顾澈闭着眼,细细嗅着她身上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