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金发女客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章 金发女客人

    “童哥哥?刘童?”

    赵馨茹讶异地扫视了一眼对面的男人,难怪看起来是这么讨厌的,原来是从小就跟她打架的刘童。

    等着服务员给他们换了一桌后,乔依然挤出一丝笑容,她明亮的眸底有一丝的忧伤,给赵馨茹介绍着,“童哥哥他现在不叫刘童了,改名字叫郑彦了。”

    随之,她又扭头望着郑彦,握着赵馨茹的手,说,“童哥哥,馨茹是不是比小时候漂亮多了,她现在可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哦。”

    “从小就看出来了”,郑彦不忘补充了一句,“毕竟女神…精病也不是一日练成的。”

    “难怪刚看到你就觉得你讨厌,无论你叫刘童还是叫郑彦,都掩盖不住你从小就欠扁的本性。”赵馨茹皮笑肉不笑地说完,又抿了一口酒。

    “哈哈,真好”,乔依然不可思议地望了望这两个已经成年的男女,感叹着:“感觉一下子又回到了小的时候,我也是像这样坐在一边看你们斗嘴,那时候你们说不到一块就直接打架。”

    发小重聚,当年有趣的事情每一桩提起来都够他们乐活好一阵的,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

    赵馨茹和郑彦还在没完没了的斗嘴,绝大多数都是赵馨茹揶揄郑彦,郑彦只是偶尔反驳一下,乔依然被他们逗得一直笑的合不拢嘴。

    她透着落地窗望着怡悦大酒店花园中心的喷泉池,被环绕在水池中心的喷泉池四周有着繁茂又鲜艳的花朵,喷泉池中心的水柱朝四周喷洒着水珠。

    有几个小女孩把喷泉池当做了许愿池,带着花草编织的花环带在头顶,双手合十对着喷泉虔诚地许着愿。

    她想起小时候童话故事书里的公主都会对着许愿池许愿,她小时候许的愿望就是跟心爱的王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她还有机会跟鸭子先生一起生活吗。

    喷泉池边有一抹挺拔修长的身影走过,当乔依然看到那张熟悉的身影时,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鸭子先生。”

    正在进行热烈争辩的赵馨茹和郑彦,只听见乔依然在叫着谁,可他们看着乔依然的时候,却发现乔依然是盯着楼下的花园。

    “有认识的人?”郑彦掠了一眼乔依然所看的地方,没什么特别的,只有一个黑发男人和一个金发女人在路上停留着。

    那两人看起来聊得很热络,女人比男人看起来要大个十几岁的样子。

    那个金发女人像是很喜欢鸭子先生的样子,她握着鸭子先生的胳膊笑容满面看着他。

    她还亲了鸭子先生一口,鸭子先生也不拒绝,而是继续背对着乔依然的方向,垂眸跟那个女人认真说着些什么。

    她是不是鸭子先生的客人?乔依然眸光暗淡,双手握成了拳。

    “依然,你怎么了?”今天一直走神发呆的乔依然很是奇怪,居然如此沉默,实属少见,郑彦又瞟了瞟花园里那对男女。

    那个男人的背影看起来好熟,郑彦不知道哪个男人是谁,但他心里起了一些警惕,“赵馨茹,依然这是怎么了?”

    他指着乔依然对着楼下发愣的样子问着对面的赵馨茹,她顺着乔依然死盯着的那个方向瞟了下去,她不以为意盯着郑彦看,“女人嘛,不是为钱,那就是为情。你说依然是为了什么?”

    郑彦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轻轻地拍着乔依然的肩膀,生怕吓到了满腹心事的乔依然,“依然,是不是叔叔生意上需要钱周转?需要多少,我给你。”

    “啊……”乔依然不舍地多望了几眼那个熟悉的背影,她真的不愿意从那个背影身上挪开视线。

    赵馨茹把郑彦的话给重复了一边,乔依然本想一口拒绝,但是想了想,才开口问,“童哥哥,如果我找你借一大笔钱,可能好几年也都还不上,可以吗?”

    小时候可以任性地对爸爸妈妈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让他们无条件来帮她完成。

    只是她现在长大了,就不能像小时候那么任性只考虑自己了,可一想到要放弃鸭子先生乔依然心口就像是被压上了千金担一样难受。

    想跟鸭子先生在一起,那顾澈的钱她就得想办法还上,不能连累了家里人。

    她估计着找郑彦借了钱,应该还会有很大一个缺口,该去找谁借呢?

    “可以。只要是依然开口,无论多少钱都行。”郑彦干脆地开口,“还不还也没事……”

    “郑彦,你小子是去挖金矿了吗,这么阔气。”更让赵馨茹瞠目结舌的是郑彦给了一张空白支票给乔依然。

    郑彦儒雅地笑了笑,面色有些尴尬,“我回到我爸爸身边了。”

    小时候,邻居们都在传郑彦是地产巨贾郑强的私生子,如今他出手这么阔绰,那个谣言想必就是真的了。

    “这张支票真的可以随便我填吗?”乔依然不解地问着,她所需要的钱可不是十万八万那么简单。

    小时候不用担心钱够不够用,不用担心未来,更不用担心能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走到未来,可现在的她长大了,小时候不用担心的东西现在她都要开始在意了。

    她抿了抿唇,手里把那张空白支票紧紧抓着,像是想把她所在乎的所有一切都紧紧抓住一般。

    关于乔依然家里的现状,郑彦自从和乔家人重逢后,曾经旁敲侧击问过乔志远需不需要帮助,可是乔志远却拒绝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使上力了,他不想放弃机会。

    “理论上不超过一亿的金额都行,因为一亿以上需要我爸爸授权。”郑彦轻描淡写地说着。

    他记忆里受了委屈只会躲起来偷偷哭泣的小女孩肯找他帮忙了,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要摘给她。

    “一亿?”乔依然板着手指头仔细数到九个手指头才数到亿,有些兴奋,又有些惶恐,还有些忐忑,“一亿以下都可以?”

    “都可以。不够可以再找我。”他真诚地望着乔依然那双不敢相信的大眼睛回答着。

    童哥哥从小到头都像个骑士一样保护着她,乔依然受宠若惊地收下支票,“童哥哥,你真是比亲哥哥都亲,我到时候给你写张欠条。”

    盯着那空白的支票,乔依然又扭着头望了望刚才鸭子先生出现过的地方,他去哪了?该不会已经跟那个阿姨级别的女客人工作去了吧,她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那个金发女

    人现在是不是在吻他的薄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