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各种模式切换自如-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1章 各种模式切换自如

    “所以你才会”

    不等乔依然说完,顾澈吻了她脖颈一下,“你姑姑在疗养院里的私人病房。”陆松仁看似对陆宝珠不闻不问,是不是就是故意在做这种让乔依然很上他顾澈的铺垫。

    像是怕她不相信一样,他才打算说话的时候,就被乔依然打断了,“那你为什么不让她回家,你既然都送她去疗养院了,为什么不给她自由。”

    为什么?

    还不是希望他手上有些筹码,怕陆松仁会对乔依然不测,怕陆松仁会一声不响带走乔依然。

    但总的来说,她愿意相信他,而不是质疑他送没没陆宝珠去疗养院。

    是啊,他们那么身后的感情,怎么可能就在一天全部大变样了呢。

    “你开口了,就一定会给的”,乔依然像是松了一口气,悲伤地缓缓说着,“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报仇来,报仇去,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化解了吗?”

    她真的好想跟顾澈在一起,她很贪恋他身上的味道,也很贪恋那些美好时光,更加奢望以后可以跟他一起等待孩子的降生。

    可是,她没办法忘记顾旬说的那些话,更没法面对亲生父亲陆松仁因为那年的屠害留下了那么多身体和心理上的伤痕。

    “依然,信我,不要放弃我们的孩子,不要放弃我们的婚姻,更不要放弃我,我们一起努力”,顾澈搂着无力的乔依然,他摸着她的腹部,“宝宝一生下来,爸爸不在身边,它会很难过的。”

    可是这种情况她还能坚持跟他在一起吗?

    理智告诉她,不能。

    她刚才听着医生阐述着陆松仁那些病,错过了当年最佳的治疗期,现在的科技虽然发达了,却还是根治不了,只要在陆松仁活着的每一天里,他就会受到病魔的折磨。

    大雨天,他全身的关节痛得他说话都困难,还有畏寒症,冷不丁就发作了,这些都是顾家给的。

    “很晚了,你休息吧”,乔依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的答案只会让大家都痛苦。

    她很他吗?

    也许恨也许不恨?

    她自己也弄不清楚,明明就该对他隐瞒她的事情气到从此以后不想再搭理他了,可是当她看见他一身病号服的时候,她又是那么地担心他。

    有些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没你在,我睡不着”,顾澈弯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朝他宽阔的病床上走了去,“老婆,看样子老天爷都注定要成全我们洞房。”

    他抱她的姿势很轻,看她的样子很虔诚,说话的口气也不想他以往那般地爱命令人,甚至还让她听出了乞求的成分了。

    使得她到了嘴边想要拒绝的话也犹豫了。

    “依然,我们会永远都在一起的,我们会好好的一起变老”,他的手轻轻划过她的眼角和发丝。

    那幽深又包含深情的灼灼目光,使得乔依然很不安地挪到了一边。

    对于这个男人,她是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的。

    “宝宝今天闹了好久,不要碰我,我怕影响了它”,乔依然咬着她的手指,磕磕巴巴才说出了这么一句。

    他身上好闻的薄荷味混杂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也还是好闻,她叹了一口气之后就闭上了眼。

    说不清她是不是也很贪恋他身上的味道,但是她对他亲昵的举动是没有反对的。

    “你很迫切吗?”顾澈的手覆在她的腹部,邪肆地笑着,他吻着她柔软的头发,咬着她耳根,“宝宝啊宝宝,再在妈妈肚子里皮,小心出生后爸爸把你的屁股打破皮。”

    而她就那么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眉头紧锁,顾澈知道她心里在挣扎着,就轻声问着,“真庆幸,你们都还安然无恙。肚子还疼吗?”

    “不疼”,乔依然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明明他们是夫妻,明明这样子的相拥而眠才是正常的,可为什么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又让她心里觉得很不孝,很对不起陆松仁。

    时间,如果就这么静止下来,也不是不好。

    顾澈像是很懂她的矛盾,下了病床,又换到了另一边,让乔依然能安稳地栖息在他的怀里,可是她却又调转了身体,还是只肯留给他一个背影。

    “老婆,不要恨我,不许恨我”,顾澈这次改为轻轻地扳过她的身子,使得他们两人面对面,而乔依然就是倔强地不肯看他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这么霸道,我就是要恨你,就是讨厌你,你有什么资格要我不要恨你,你骗我,你还不许我恨你,谁给你的脸皮啊,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乔依然那无处发泄的烦恼,全都化作了不满的泪水染湿了他的病号服。

    安静的夜里,雨也停了,房间里的灯被顾澈也关上了,病房里只有路灯透过了一点点的微光进来。

    静谧的夜晚,搂着最爱的人,顾澈心里却安静不下来。

    思考着他们以后要何去何从,陆松仁报复的警报已经在正面战场上拉响了警报。

    “叮叮叮”,乔依然口袋里的手机划破了此刻的宁静。

    她在顾澈身上蹭干了眼泪,又看了看手机上是陆松仁打来的电话,她着急地扶着床起身了,“我该回去了,你好好地休息。”

    “不要走”,顾澈扯着她的手臂,那力道大到乔依然已经吃痛了,甚至都发出了“嘶嘶”地声音。

    他已经接受不了,她在他面前再次消失了。

    “阿澈,你再这样,我明天不来看你了”,乔依然看着手机上跳跃的号码,她心里像是被玻璃碎片一点点在割一样。

    明天?

    “我们拉钩,”顾澈像个害怕大人变卦的小孩子一样,他故意用着小男孩清脆的声音说,“乔老师,你小心明天不来,你的鼻子会变长哦。”

    “你没发烧吧”,乔依然想按开灯光看看顾澈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堂堂一个大总裁就变成了可怜的小男孩。

    按着她的手不许她开灯,立刻又恢复了霸道总裁模式,“不走就给我上来睡觉。”

    但同时,他又把手机的手电筒开光打开了。

    “神经病!”乔依然慌慌张张穿鞋子的时候,只觉得脚上突然就亮了起来,鞋子被人给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