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对她不再嬉闹的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2章 对她不再嬉闹的人

    当乔依然仓皇而逃出顾澈病房的时候,才出病房她就看到了赖柏海穿着一身白大褂依靠在那墙上。

    他沉着一张脸,有些憎怒地看着乔依然,这与每次看到乔依然都嬉皮笑脸喊她“童养媳”的赖柏海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口袋里的手机仍在不断地响着,她双颊红红地,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就赶快跑掉了。

    “等等”,乔依然看着那电梯门就快要关上了,她着急地叫出了声。

    那电梯不仅停下来等她了,而且电梯里的那个人还走了出来,低着头的乔依然只看见了那个穿着窄脚九分西裤的男人要出去。

    她以为是正巧这个人要在这层楼下电梯,就主动让出了路。

    头顶想响了一声让人浑身都不自在的冷肃感,这种感觉不同于顾澈那种高高在上的霸气,而是一种从墓穴走出来的阴冷感觉,这感觉就像是看鬼片一样诡异。

    让她有过这种感觉的,还有那个叫白海的男人。

    见乔依然拢了拢身上凌乱的衣服,男人清冷的声音瞟了瞟外面,“谁在后面追你?顾澈吗?”

    咦,这人是谁?

    怎么知道顾澈?

    真是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脑子已经不够用了,乔依然抬起头,这才回过神来,“白海,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他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已经朝她刚才跑来的地方走了去。

    “你是不是也来找陆松仁的,你给我回来!”乔依然慌张跑出去,也不敢看顾澈是不是真的在路的那边。

    陆松仁这边的人看到顾澈,能客气对他吗?

    一想都不会,乔依然生怕受伤的顾澈吃亏,就只好死劲拖着白海进了电梯。

    静静站在角落目送乔依然的顾澈,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是真的很不喜欢他的女人碰别的男人。

    看着臭着一张脸的顾澈回了病房,赖柏海打趣着,“还以为有机会能听到你们办事的墙根,怎么着,只是伤着肋骨了,就力不从心了吗?”

    坐在病房沙发上削着苹果的赖柏海,望着他手上那一长串的苹果皮有些讽刺,他这么好的刀工,可真不愿意给乔依然那个狠心女人接生缝伤口了。

    “陆松仁得什么病了?”乔依然看起来健健康康的,还能跑,想必就是陆松仁生病了吧。

    顾澈冷冷地讽刺着,“只听说过喜极而泣的,倒没听过喜极入院的。”

    “我说,兄弟,要不要我给你找几个女人来帮你败败火”,赖柏海切着苹果,又用牙签递给了顾澈一块,“大长腿的白衣天使,制服诱一惑哦。”

    “是吗?”顾澈挑眉,又摸了摸手机,“你赶紧让她们来,我倒是要欣赏一下你的欣赏水准。”

    怔愣了一下的赖柏海很是意外,他这个好兄弟可是对男女关系一向都很保守又有洁癖的。

    “我说,你是不是因为被逃婚,又是车祸,头脑有点不清晰了,要不要我把乔依然给你拎过来”,赖柏海顺势又摸了摸顾澈的头。

    在赖柏海的地盘上,把乔依然弄过来,的确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

    就像是在陆松仁的家里,他明明就可以带她走,可是她不愿意走,还说出了那么多言不由衷的痛苦话,“你敢!”

    随之,赖柏海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就听到了顾澈幽幽地说,“赶紧让小护士们排排站,我让你妈来挑个儿媳妇。”

    “卑鄙”,赖柏海把枕头塞给顾澈之后,就又嘱咐了一下注意事项,最后说,“观察一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不喜欢住院的顾澈,当时可是被家里那群女人伤心欲绝的声音逼过来的,他是很不情愿来,可谁能想到这里可以遇见乔依然,还跟她相处了那么一会,仔细想想这个住院还住的很值得的。

    尤其是乔依然说了,明天还是会来看她的。

    他盖上被子,拿起笔记本电脑处理起了公事,“多住几天,远离公司,有些事情才能看得更清楚。”

    “啧啧,大少爷,我要告诉外婆这个消息,她能踏实睡觉了”,赖柏海转身出去的时候,忍不住转过头,意有所指地说,“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了,该放手的时候该放手。”

    “该出门的时候就迅速点,”顾澈又怎么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赖柏海,你遇见过爱情吗?”

    快三十岁的赖柏海至今未婚也从没交过女友,他正儿八经地回答着,“老实说,我相信。可很明显,你们之间不一定就是。你对她是责任,而这份责任让你误以为是爱情了。”

    他那么爱乔依然,赖柏海又怎么不知道,可是他就是不愿意顾澈再深陷其中了。

    责任心强的顾澈,不会置顾家不顾,但这也意味着相爱的男女,会成了敌对面。

    这里面,最难受的人一定是顾澈,他那么在乎乔依然,只会所有的苦果都是他一个人吞了。

    “等你有了心爱的人,就知道了什么叫做命中注定了”,这个问题顾澈早就思考过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配合乔依然去好好跟她相处,培养感情了。

    “我们之间,已经走过了责任最原始的开端了”,顾澈说完的同时,她也听到了病房外一个碰到门的声音了。

    赖柏海顿了顿,往外探了探,什么也没看见,留给了顾澈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不打扰你继续温柔乡了。”

    莫非是乔依然?

    顾澈惊喜地站在门外等了等,半天不见人过来。

    想想也是,陆松仁又怎么会一而三再而三,让她出来找他呢,尤其她现在孕妇了,这个点她应该要回去了吧。

    点燃了一根烟,顾澈俯身在病房的阳台,望着楼下。

    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看见她,可他就是想碰碰运气。

    已经抽了三根烟,他最后重重吸了一口烟,胸腔肋骨断掉的地方有些疼,就在他差点想放弃去睡觉的时候。

    空旷的夜里,听到了乔依然开心的笑声,“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你在寻我开心啊。如果我不是孕妇,我差点就要自恋地以为你要追我了。如果你用这种过时泡妞技巧,一定会继续打光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