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幼稚到极致-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3章 幼稚到极致

    从楼上往下看,顾澈看到他们肩并肩着走着的样子,他心里就格外不舒服。

    “噼里啪啦”地一声巨响,乔依然看着他们脚边的盆栽,已经砖归砖,土归土了,她气愤地骂了一声,“神经病,幼稚鬼。”

    那个窗户,如果她没记错,应该就是顾澈的,她之所以吵着白海不直接去地下停车场,就是为了看看他睡着了没,哪知道还没看清楚他房间有没有灯光之前,就被他的。

    夜里光线不够明亮,乔依然看不清楚白海究竟有没有没砸中,她踮起脚撩起白海的头发,“把你手机给我,我看看你有没有被砸中?他简直是疯了!”

    “乔依然,你给我松手”,顾澈急得又拿起另一盆盆栽差点要对着白海砸下去。

    “你砸啊,对着我肚子砸”,乔依然愤愤地挡在了白海的面前,伸手指着顾澈,“简直不可理喻,你给我等着,必须道歉。”

    言毕,乔依然就想上去找顾澈,可白海干咳了两声,“我先送你回去,晚点还有个视频会议。”

    “那好吧,真是不好意思,他八成是车祸手脚不协调了,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检查一下,我还是让阿黄送我回家好了,你赶紧回去工作吧”,乔依然此刻完全能感同身受那些调皮孩子的家长们心情了。

    恨不得挖一条缝躲起来,可又不得硬着头皮给家里的熊孩子收拾兰摊子,给人道歉。

    白海瞟见了阳台上那个愤怒的男人已经不见了,他给乔依然指了指,“我是要去你家用老大的书房开会,赶紧走吧。我可不想跟一个病人大打出手。”

    看着乔依然纠结地望着顾澈的窗台,白海的手下意识地就想拉着她,一起奔向地下车库。

    在他的手指就要碰到乔依然的时候,她低落地低下了头,闷闷朝着地下停车场走了去,“那我们赶紧回去吧,耽误工作就不好了。”

    当顾澈下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他们的身影,他踢着地上的落叶,朝四周望了许久也没看到乔依然,“死丫头,是不是不知道谁你男人。”

    “滴滴”,一抹刺眼的灯光照进了顾澈的眼里,那车速很快地冲向了他。

    透着反光,顾澈看到了车上副驾驶室座上的女人,勾着身子,一直在死劲捶着那方向盘,而她的脸确是那么直勾勾盯着他,恨不得用念力冲走他一样。

    那车子是越来越近了,双方都没有改道的意图,就在车子已经碰到了顾澈衣服的时候,乔依然怒气冲冲地遍骂遍跑下了车,“你是不是淋雨淋的脑子里全都是水了?你知不知道很”

    危险二字还没说出口,乔依然的抱怨全数被顾澈吞进了口中。

    那熟悉的薄荷烟草味,是那么的熟悉,他独有的雄性荷尔蒙让她挣扎了一下,就投降了。

    “记住了,谁是你男人?”顾澈说完,就拉着乔依然坐到了后座上,用着一种再正常不过的语气吩咐着白海,“开车吧。”

    白海蹙了蹙眉头看了看后座那满脸虾红的乔依然,什么也没说,就开车走了。

    “你不仅不跟白海道歉还命令他,你凭什么命令别人,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听你顾大少爷的话吗?”乔依然恶狠狠瞪着他,又极力从他怀里挣扎着,“你给我松开听见没?”

    “冷?”顾澈眯了眯眼眸,直接又把乔依然抱紧了很多,“老公抱紧一点就好了。”

    抱着她,他就各种不安分,不是亲亲额头,就是摸她头发,完全就是要宣布他的主权。

    “你给我老实点,还有人在呢?”乔依然的双手被他死死捏着,身体也被他搂得一点活动的余地都没有了。

    硬碰硬是肯定不行了,乔依然只好十分不情愿地把头倒在他肩上,晃着胳膊说,“啊?宝宝,它又闹我了。又闹我了,好烦人啊,哎呦,有点疼。”

    “vince,调头回医院”,顾澈把乔依然松开了,他打算把乔依然平放在他腿上的时候,就被喊痛的女人,一拳头打在了腿上,“笨死你算了。你不许再抱我,难受,别扭。”

    把自己紧紧地系好安全带之后,乔依然望着窗外,只留了个后脑勺给顾澈。

    半夜的路上没几辆车,那清冷的路上也不像白天那么喧哗了。

    她静静看着车外的城市夜景,想着顾澈还真是越活越幼稚了,她忍住要憋住的笑,同时她在车窗里看见了顾澈正盯着她,他是那么认真。

    明明就是三十岁的男人了,真是幼稚的像三岁的小男孩一样。

    她就跟男人说了几句话,他就恨不得跳脚。

    被他看,本着不想吃亏的原理,乔依然也回看了回去,不看白不看,蓦地,她心里浮现了这样一个想法“现在不看以后还有机会看吗”。

    一想到以后,乔依然就觉得头疼,她选择闭上眼,暂时与这个世界失去联系好了。

    脑子很乱,闭上眼之后,甚至更乱了。

    今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她一天又经历了很多,那心脏一天里做了好几回过山车。

    她半眯着眼,看了看顾澈,发现他还在看她,就那么偷偷看着他,尽也进入了梦想。

    听到乔依然微弱的鼾声,顾澈戳了戳白海的胳膊,“vince,空调再高几度,依然睡着了。”

    “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你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婆奴”,白海调完空调,盯着后视镜里像看着珍宝一样看着乔依然的顾澈。

    顾澈冷嗤,小声说着,“你有什么资格取笑我,是谁为了给女朋友买齐某品牌的36个颜色的唇彩,一个人开车18个小时去隔壁州一一补缺了。”

    只顾着看着自己老婆的顾澈,压根就没注意到白海脸上那低落的表情。

    到了陆松仁的别墅后,顾澈二话没说,就抱着乔依然回了她的房。

    “老朋友,你再不走,有人就真的要不客气了”,白海挡着陆松仁的手下,不让他们进来,“交给我,你们在外面。”

    “阿澈,我们谈谈,你们总这样,彼此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