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是一场局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4章 是一场局吗

    其实乔依然在顾澈放下她之后就醒了。

    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和他的体温离开了,她一下子就敏感地捕捉到了,于是就醒了。

    “他们怎么认识?”乔依然眨巴着黑如葡萄的眼睛望着天花板。

    她觉得这一切好复杂,复杂到她的脑容量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她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幼儿园老师乔依然,就因为爸爸乔志远欠下了高额债务而求她嫁给拥有恶魔称号的顾澈,她又在结婚前夜收到了一个顾澈不能生育的爆料,被夏管家横挑鼻子竖挑眼之后,想反抗却又不敢悔婚,所以她就去酒吧找鸭子买醉,误打误撞就遇上了顾澈。

    随后,同事郑彦突然又表明是她的青梅竹马的童哥哥,随后蔡媛媛假装小三,郑子珺暗地里使坏,惜梦被要挟

    日子渐渐过得有声有色了,顾澈也爱上了她,冷不丁又让她知道亲生服气你是另有其人了,这亲生父亲陆松仁的结,这一生怕是都无法解决了,现在怎么陆松仁手下的人又跟顾澈认识。

    是这个世界太小了,还是一切都是一场局呢?

    认识顾澈之前,她压根什么也不会多想,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多想了。

    顾澈,陆松仁,爷爷,顾旬,报仇,陷害,这些词折磨得乔依然头疼,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滑下。

    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她只好用眼泪来宣泄心中的不痛快。

    似乎那些寻不到出口的情绪在眼泪中能减少了苦闷,一切来得太快,让她一点过渡的时间都没有。

    蓦地,她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她把头缩到了被窝里面装睡,可是枕头上却是潮湿一片。

    那沉稳又矫健的脚步声是顾澈的,当他强势的雄性气息扑向她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又往被窝里缩了缩,但心里又很迫切喜欢他再能抱抱她。

    “老婆”,顾澈轻轻蹲下,继而跪在床边,把她的头放在了枕头上,又把什么放进了她的手里,“都是我不好,让你总是流泪,对不起。”

    忍着泪在心里不停呐喊着,“不是你的错,这都不是你的错,二十几年前你也只是个小孩子啊。”

    但是她却说不出来,只要睁开眼,她就不得不面对顾澈是顾家人的事实。

    以前看电视剧上面,那些仇人家里的后代相爱,她还总在心里替他们着急,直接私奔不就好了。

    可当同样状况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才知道私奔只是说的那么容易。

    顾澈努力奋斗了那么多年的事业就会化为乌有了,他们要是离开,陆松仁只会更家疯狂报复顾家了,到时候只会两败俱伤。

    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宝宝,帮爸爸好好照顾妈妈好不好?”顾澈把脸轻轻贴在乔依然的肚皮上,这次是隔开衣服,近距离跟孩子在说着话,“乖乖地,等爸爸接你们回去。”

    最后,顾澈恋恋不舍地吻了一遍乔依然的小脸,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她的房间。

    须臾,她睁眼的同时就看到了房间茶几上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她以为是顾澈落下了手机,就毫不犹豫地下床拿在手里一看,才发现那是她的手机。

    手机的屏保被他换成了他们结婚照。

    照片里,她一脸幸福在花海里依偎在他怀里,而他又是那么专注地回望着她,那么幸福,那么近却又那么远了。

    “呜呜”,乔依然把手上的手机抱紧怀里,站在原地哽咽着,“老公,老公,呜呜为什么你要姓顾,为什么我要是陆松仁的女儿,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就不可以在一起了?”

    哭到耳鸣的她,恍惚中听到了引擎启动的声音了。

    “阿澈,阿澈”,乔依然跑到了阳台上,就看到了顾澈正转身进了车里。

    正要上车的顾澈似乎听见了她的声音一样,又退出了后座,抬起头,继续看着乔依然的窗口,而她又躲到了窗帘后面。

    不知道是为什么,就不想被他发现,就算彼此相爱又如何,只会让彼此更痛苦。

    她只敢偷偷地从窗帘被吹起的缝隙里去看他。

    “嗡嗡”几声之后,引擎启动了,乔依然过了几秒才敢趴在窗台上看,顾澈的车已走,而原地却还停留着他。

    楼下的男人,在已经渐渐露出了鱼肚白的光线里,是那么的矜贵迷人,乔依然害羞地马上就弯下了腰。

    蓦地,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只觉得像是个烫手山芋,不敢接,就掉在了地上。

    在她捡起手机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碰到了接听键,不同于刚才他吻她时候,跟孩子说话的温柔,而是霸道地没有一丝商量的语气,“我明天要吃五花肉。”

    还以为接下来会有一点温存的话,可乔依然就听见了手机“滴滴”已经挂掉的声音了,她“腾”地一下站起身,又回给他一则短信,“你自己叫外卖。”

    顾澈看短信之前,就看到了乔依然孩子气地对着他吐了吐舌头。

    重新窝进被子里的乔依然,抱着顾澈刚才塞到她怀里的枕头,仔细嗅嗅,尽是他的味道,真好闻,想着今晚跟他的那些,她又忍不住勾起嘴角,捶着枕头,“顾澈,你幼稚死了。”

    一直睡到中午,乔依然才醒,楼下的柳正荣和白海正在吃午餐。

    “依然,你赶紧吃饭,待会把我熬得汤给你爸爸送过去”,柳正荣看了她一眼,见她精神不错,“多在医院陪陪你爸爸,他心里苦得很。”

    “哦”,乔依然坐下吃饭后,总觉得白海在盯着她看,可她望过去的时候,他又正在埋头吃饭。

    “家里还有五花肉吗?青菜什么的,都有吗?海鲜还有吗?”乔依然问着柳正荣,她这次是真的捕捉到了白海在看她了。

    一向不苟言笑的白海,像是知道乔依然什么秘密一样,笑得是那么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笑什么笑,有话直说好了”,为什么有的人笑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更让人不舒服啊。

    待白海把嘴里的菜下咽后,意味深长看着她问,“确定要我说出来吗?”

    他眸底那神秘兮兮的样子,有一种让乔依然觉得被看穿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