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所谓风光史-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5章 所谓风光史

    “老大吃海鲜会过敏。”白海不经意地抬头盯着乔依然说完,就看到她得意地笑了,“哼,还以为你知道什么呢?我是自己要吃海鲜,又不是做给他吃的?”

    “那个他?”白海倒是来了兴致一样,他颇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

    乔依然很不自在地夹起一块藕,等着白海咬得“嘎嘣嘎嘣”脆脆的响声是那么的明显,简直就是把白海当藕一样给嚼碎才觉得爽,“食不言寝不语,不懂吗?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

    狠狠白了他一眼,乔依然又想起了这个白海似乎跟顾澈像是旧识,她想问问清楚,又碍于柳正荣在场,她这要是一问出来,柳正荣绝对又要炸锅,吼着骂着要她跟顾澈分开。

    虽然她跟顾澈是没什么可能了,可她真的不想一切都发生地太快,她觉得他们彼此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不能在一起的残酷现实。

    “那个,你慢点吃饭,我去炒几个菜,你等等我,送我去医院”,说完,乔依然就挽起袖子跑进了厨房,看在这个白海跟顾澈认识的份上,乔依然心里也不当他是个不好的人了。

    这个乔依然倒是没他们调查口中得知的那么笨,至少是不如郑子珺说的那么不堪一击?

    她的身材、笑容和轮廓都和婉仪是那么地像,只是他的婉仪再也不会对他那么没心没肺地笑了,如果婉仪也能活到乔依然这个岁数,是不是也会像她这样才是有点小心思了,会小小使点计谋了。

    柳正荣看着白海刚才还说面色晴朗的,现在就变成了阴沉的,她以为是白海不愿意载乔依然去,就开腔了,“白海,我让家里司机送依然去,你赶紧去忙吧,万一耽误你的正事,可就不好了。”

    这个白海,可是陆松仁得力的左右手,又好几次她跟陆松仁见面的时候,都是这个白海突然把陆松仁给接走了。

    “阿姨,没事,反正我也是要去医院跟老大汇报开会的结果”,白海又是恢复了以往的冷冰冰。

    懒得管他究竟是怎么了的柳正荣在心里冷嗤着,神气什么,不就是一个打工仔吗?以为陆松仁赏识你,就拽。拽什么拽,见了陆松仁女儿还不是得像个哈巴狗一样巴结。

    这些人还真是眼神瞎,亲生女儿的妈妈就不该巴结吗,越想越气的柳正荣忍不住又吃了一碗饭。

    乔依然做好饭菜后,就拎着一个大袋子,装好了两个饭盒,就上了白海的车。

    “据说副驾驶座不怎么安全哦,我还是坐最安全的司机后面的位置”,乔依然俏皮地朝白海吐了吐舌头。

    某个爱吃醋的男人,要是看见她坐副驾驶室,估计又得闹上半天。

    白海轻笑地关上了副驾驶室的门,很快地回到驾驶座启动了车。

    摸着那个给顾澈准备的饭菜,乔依然心里都是甜蜜蜜的,那么大个人了,还会像个小朋友一样撒娇要吃五花肉,不知道肚子里的小家伙会不会跟他爸爸一样,要吃五花肉的时候也是霸气的不要不要的。

    “你看我干吗?怎么不看路啊,小心我一失两命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她心里有些怪怪的。

    被男人盯着看真的感觉糟透了,莫名有种背叛顾澈的倾向,虽然她细腻了知道白海盯她应该是要跟陆松仁汇报。

    “你不系安全带,撞到了哪里,顾澈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我”,白海拉了拉他身上的安全带,轻轻对着后视镜笑了笑。

    笑就笑,至少要正常点吧,怎么让她有一种被当白痴的样子在笑。

    乔依然想到刚才她那种莫须有的背叛顾澈的情怀,就觉得多心了,毕竟顾澈昨晚都说了白海对他女朋友一往情深的。

    她又眨巴着双眼往前倾了倾身子,推了推白海的座椅,“昨晚我可是听见你们聊天了,没想到你这样的人还会做那么温暖的事情。我以前还一直同情你的另一半,现在看样子是我多心了?”

    “我看起来比顾澈还难相处吗?”他的另一半话题,他依旧选择一跳而过。

    “我觉得你比他更难相处,至少我的老公不会为难一个撞到他车的人”,基于这点,乔依然也要给顾澈满分。

    看着她提起心爱的男人那么开心又陶醉的样子,他很容易就浮想到了婉仪,那个只要跟人提到他的女孩,谈论他的时候总会大眼睛眯起,像推销员一样夸着自己的男人。

    见白海不说话,乔依然以为是她说错话了,就小声道歉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不喜欢开玩笑的。我们换个话题吧,你怎么认识顾澈的啊?”

    曾经他也不是这么难相处,其实到现在他也不是难相处,只是他心里的伤口还没愈合,他没有足够的耐心和笑脸去对人,“他是我学弟,我们一起玩过期货,赚到了彼此的第一桶金。”

    那几年在纽约的日子,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幸福,当时他急于向全人们证明他是有能力有资格跟婉仪在一起的。

    婉仪总会心疼他

    思绪被乔依然给打断了,“你们可真有经济头脑,上学的时候就开始了赚钱。给我讲讲以前的顾澈呗,他干嘛要那么不好好享受学校生活啊?”

    其实她心里想问的是,赶紧给她讲讲她老公的发家史。

    小女人的潜台词,白海倒是一眼就识破了,他眯了眯眼角,一只胳膊搁在了车窗上,单手开着车,漫不经心说着,“当时我们亏损最严重的时候,连房租也赔掉了,我们相约着去鸭店混点生活费。”

    “就在纽约歌剧院那边的高级会所里,”说到这里,白海故意止住了话匣子。

    原本是想听威风史的,现在怎么就成了卖身史了,乔依然气节,嘟囔着,“这个没节操的男人,被老女人摸来摸去很爽吗,怎么就不找家里要钱度过难关呢?”

    自尊心极强的顾澈,乔依然还真是相信他是能做出来的,上次爷爷在老宅就说过dl的危机,他就那么生气地让爷爷别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