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神气什么-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7章 神气什么

    那些事情在现在看来也只是小事一桩了,顾澈勾了勾唇角。

    这小丫头叫“老公”的声音可真好听,比昨天逃婚后一个劲叫他“顾澈,顾澈”好听多了。

    “老公,你别怕,以后有我在,我不会让陆松仁伤害你的”,乔依然那坚定的眼神像极了维护幼崽的母鸡。

    虽然她很单薄很微小,可那从骨子里绽放出来的坚毅,让顾澈很欣慰,好像他栽培许久的小树苗总算长成了参天大树一样,“傻。我会那么没用要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保护吗?”不过能有这份心,他就很满足了。

    “你是不知道他多坏,坏死了,我真希望他”讲到这里也意识到再说下去,她会讲出歹毒的话了,她低了低头摸了摸腹部,“我不要生气,生气宝宝会变丑的。”

    因为血缘关系,所以她才会在气头上说话歹毒话的时候及时刹车了吧,顾澈捧着她的小脸,“老婆,我跟他,你会选择哪个?”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就像是现在,乔依然在顾澈身边,她心里明明生气着陆松仁曾经对顾澈做的那些阴险事,可她也知道她只能顾澈待一会,她就要回去陆松仁那边了。

    若是她待在顾澈身边,她又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地生活,她会很煎熬地牵挂着陆松仁。

    舍不得她做煎熬的决定,顾澈笑了,“我相信一切会恢复到正常的。”

    “真的会吗?”乔依然还没反问出,她柔软的唇就被封住了。

    这一刻,那些伤心难过不确定,还有恐惧,渐渐迷失在他强大的雄性味道下。

    珍惜当下,这句话是乔依然对她自己说的。

    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顾澈,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跟他亲吻。

    “唔,饭,”乔依然只觉得头晕乎乎的,她的身子已经软到完全依靠在顾澈身上了,那保温盒也摔倒在病床上了。

    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推了推他,侧头,深呼吸,那微肿的红唇小声嘟囔着,“人家专门给你做的,尝尝嘛,你可还是病人呢!”

    撒娇又关心的甜糯语气让顾澈听得心里酥麻一片,瞧着自己小妻子那坨红的脸颊,还有那上下起伏的某处,男人只觉得某处一紧,抱着她靠在了病床的床头,“吃你就饱了?”

    言毕,那不安分的手,直接伸到她大衣里面去了。

    “吃饭啦,正经点”,乔依然尽量是她的身体远离顾澈,这个只穿了一件单薄病号服的男人,浑身灼热的就要烧化她了。

    “老婆,你还记得我的味道吗?”说这话的顾澈是对这个乔依然的耳朵哈着热气说的。

    那酥酥麻麻的热气从她耳朵逐渐传到了耳根,脖子,甚至全身。

    只觉得自己身体像是一团又热又软的棉花,乔依然迷离地望着顾澈,自然而然抬起头吻着那坏笑着的男人。

    一吻就不可收拾了,为了不压住腹中的孩子,理智尚存一点的乔依然一手按着顾澈的肩膀,一手扶着墙。

    “哐叽”一声,那虚掩着的病房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同时响起了一个尖锐又刻薄的女声,“小妖精,你怎么还有脸来,你都已经把阿澈哥害的住院了,你还要来,你是不是非要跟你的亲爹联合害死阿澈哥,你们才开心,亏我以前还把你当自己人,我真是瞎了眼睛。”

    蔡媛媛踩着高跟鞋,拎着两个保温盒,放到了茶几上,不由分说地就把乔依然给扯了起来。

    被长发遮挡住脸的乔依然,尴尬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沉默着。

    “你怎么就这么贱,都已经走了,还送货上门,我来看看你这脸皮是不是有城墙那么厚”,蔡媛媛想着顾澈昨天吐血昏倒的那一系列事情,她真恨不得脱下高跟鞋砸死她才好。

    作为顾澈的表妹,乔依然明白她的心情,但她心里还是酸酸的,的确他们这样子算怎么回事,尤其是她这样子跟顾澈继续纠缠不清。

    “你大嫂给我送饭菜来了,把我桌子给支起来”,顾澈看着自己小妻子那低垂头的样子,他心里也不舒服,“依然,过来,别理她。”

    正要下床的顾澈被蔡媛媛给按着肩膀,“阿澈哥,你还要命吗?你就是一个女人吗?你这样子的高富帅还愁没女人吗?高雅澜和郑子珺还有那个谁和谁,人家昨天看你被逃婚,那嘴巴笑得合不拢嘴啊,大家都期待着那个瞎眼女人赶紧腾位置呢?”

    若不是蔡媛媛一直对顾澈使着眼色,按照顾澈的性子,不直接打他也该臭骂一顿了,可他就是没做声,也任由着蔡媛媛把乔依然的保温盒直接扔进了垃圾桶,“狠心女人给你做的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毒,阿澈哥,你要惜命?”

    “很明显这里不欢迎你”,说话的是以前总跟乔依然嘻嘻哈哈的赖柏海。

    如果昨晚她只是怀疑赖柏海对她不友好了,那么此刻她就敢笃定了。

    曾经总爱跟她斗嘴,但总护着她跟顾澈反抗的赖柏海,是推着她的肩“送”她出去的,那种“送”完全就是赶她走了。

    言已至此,她也是没脸再待下去了,这才一出病房门,就看到了方睿霖提着看病人的礼物,和抱着保温盒的高雅澜,“睿霖,待会你先走吧,我想多陪陪阿澈。”

    哼,她的老公,凭什么要高雅澜陪,那握成拳的小手也无力地放开了。

    方睿霖跟她点了点头,而高雅澜直接白了她一眼,也没说话,就故意撞着她,打算走进病房。

    “嘭,嘭,嘭”,几声,高雅澜只觉得手上的变轻,那掉在地上的保温盒,被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踢向了更远的地方了,抬头看向那双鞋的主人,就看到了一脸鄙夷她的乔依然冷嗤了一声,又狠狠瞪了一眼病房里的顾澈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神气什么啊?难不成以为你真的能吊住阿澈一辈子”,高雅澜倒是一点也掩饰着她心里的想法。

    这么好的机会,简直就是老天赐给她的机会,一定不可以再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