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问了又不给-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8章 问了又不给

    “依然,你怎么去洗手间这么久了?”陆松仁看着脸色不佳的乔依然推门而入,马上就从病床上起来了。

    警惕地扫了一眼说乔依然去洗手间的白海,似乎是在怀疑他说话的真伪性。

    而白海自从乔依然进来后,就眸光钉在了她身上,但感受到陆松仁的眼光后,他马上自然地问,“迷路了?”

    “才没有,我是那么笨的人吗?”乔依然无精打采地反驳着,她不悦地看了看白海,又更加不高兴地看着陆松仁。

    最后,她坐在了沙发上,盯着那茶几发着呆。

    “依然啊,爸爸很喜欢你做的菜,尤其是青菜,特别好吃,也利于我减肥”,看着自己宝贝女儿情绪不高,陆松仁赶紧坐到了她身边,他把饭盒揭开给乔依然看,“我真没想到你炖汤的手艺这么好,我的女儿就是聪明啊,看,我都喝得精光了。”

    这种被套近乎让乔依然心里很别扭,她干脆站起身,坐到了那**的沙发上,道,“那不是我熬得,是家里的阿姨煲得汤,我煲不出那么好的汤。”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她掐着手上的肉,臭顾澈居然都不帮她,任由着他们奚落她,可这些她又能怪谁呢?

    起因不就是因为她吗?

    她不怪别人不理解她,她气得是顾澈,明明一开始还训斥蔡媛媛的,后来蔡媛媛越说越过分了,他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了,最让她生气的是高雅澜那么猖狂地挑衅她,他也没有反应,甚至都不在乎她跟高雅澜有没有起冲突。

    那个时候,她可是专门回头看他了,他正和蔡媛媛有说有笑的,也不阻止高雅澜进去。

    虚伪,他们也就才分开一天,曾经跟她保证过不会跟高雅澜有什么的男人,是不是也要变了。

    一想到高雅澜那趾高气扬鄙视她说,“你还真以为你能吊阿澈一辈子?”

    想到这里,乔依然的心痛极了,她和顾澈这也是真没办法再在一起了,她自问她并没有做好看见顾澈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画面。

    “哒啪,哒啪”她的眼泪掉在了陆松仁握她的手上了,刚才还一脸慈爱的陆松仁,顿时就扯下了脸,“是不是那臭小子又欺负了你,我找他去!”

    倔强地吞着泪的乔依然,整张脸都花了,她恨不得把头低到地上去了,死死拽着陆松仁的手。

    她很想跟他说,“不许去,你要再去打压顾澈,我就不认你这个爸爸了。”

    可是她才开口说一个“不”字,那哽在喉咙里的委屈,就迫不及待地向往面涌,她只得低着头摇头。

    “那是为什么?”陆松仁抱着她胳膊揽入怀里,“告诉爸爸,你为什么哭,你想要什么告诉爸爸,我都给你,是不是想去逛街买漂亮衣服了?”

    哄女人的技术还停留在二十几年前的陆松仁,只好用曾经哄柳正荣的这招来哄这个唯一的女儿了。

    为什么他和顾澈都不约而同地跟她表态,她想要什么他们都给她,可是他们真的能给吗?

    脑海里胡思乱想了一通后,乔依然被陆松仁不停拍背安慰惹急了直接说,“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就是想要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可是你们能给我吗?”

    “你放不过顾家,顾澈现在也不肯放过你了,你那么对顾澈”,乔依然像个无助的孩子,望着陆松仁,“可不可以为了我,放下仇恨?”

    这个大胆的问题,她也只有在陆松仁哄着她的时候才敢提。

    这个身体微恙的中年男人,身上那股子杀气还是很明显的,如果不是她哭得这么凶,又被他当宝贝一样抱着,这是她第一次有了她是陆松仁女儿的感觉。

    他的怀抱很厚很大,却让她感受不到那股在顾澈身上可以感受到的安全感。

    “你回家吧”,陆松仁强忍着心里的不满,他眼睛里已经被怒火沾染上了猩红。

    这样的陆松仁强忍着不发火,更让乔依然难过,她在他站起身的时候,握着他的手,“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伤顾澈,明明伤害你的人是他爷爷他家人,不要伤害他好不好?男子汉报仇也要一对一才够man!”

    “每次你喊我爸爸,我心里是又惊又喜,你每次喊我爸爸都是因为顾澈,是不是我杀了顾澈,你真的就不会认我这个爸爸了?”这么迫人的问题,按照陆松仁那爆脾气,他很难会平静下来说话。

    可此刻,他就是很平静,平静到乔依然都诧异了,她猛地觉得他背影好孤单,“您是不是很生气?”

    “我很开心,我女儿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只是希望她的心地善良能分一点给他亲生爸爸”,陆松仁朝白海挥了挥手,闭了闭眼,“送她走吧,我去锻炼身体了,继续减肥。”

    减肥?

    乔依然忍不住联想到那次在大雨下跑步摔倒在地的陆松仁,想到了他减肥的初衷。

    “老大,今天医生说您的脂肪肝减轻了很多,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正常了”,白海给陆松仁打开了病房的门,又吩咐着门口的保镖,“好好看着老大,有什么异常一定要尽早联系泰国领事馆。”

    领事馆?乔依然想起了陆松仁当年被迫流落在泰国的那些受的苦,她忍不住弄乱了头发,在心里骂了她自己一句,白眼狼。

    “我陪你去吧”,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想搀着陆松仁去健身,可被他生气地推开了,“我还能行动自如,真不能动了,我就去住老人院,你小时候我没照顾你一天,我不会吼着脸皮要你给我养老,你放心,我的钱全部会留给你。”

    这样反倒让乔依然愧疚之后还生气了,她松开了手,静静地跟在他身边,然后逐渐笑了起来,“你放心,坏人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不肖女”,陆松仁忍不住骂了一声,“若是那天顾家人真整死了我,不要为我报仇,忘记我这个亲生爸爸,去过你想过的日子。”但是在他活着的岁月里,休想他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