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当然还是-私人婚-
私人婚

第629章 当然还是

    “你爸爸从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到现在变成皇室授爵的人,这期间的辛苦,你有没有想过,他是靠什么渡过的”,白海双手插在口袋里,扫了一眼满怀心事的乔依然。

    想必她也是没听见吧。

    白海收回了视线,望着在跑步机上越跑越快的陆松仁,他还一个劲用手捂着调整速度的键,对着复健师说,“这才是我正常的速度,我又没有瘸,干嘛要低俗,必须高速跑。”

    “陆先生,无论您身体多么棒,可是您在年级上毕竟已经不小了,还是要注意再注意的”,复健师说完,就觉得不对劲了,跑步机上那个快速跑的花白头发的男人,直接大力气推了他一把。

    年纪的复健师,踉跄了好几步,一个没站稳就摔在了练臂力的机器上了。

    这个住在最豪华病房的病人,可不是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复健师能得罪的,于是忍着痛站起了身,复健师捂着被磕到的后背,委屈地又不敢发火。

    那憋屈的模样直接被乔依然尽收眼底了,她赶紧跑过去慰问着复健师,“对不起,他多年前大脑受伤了,控制不住脾气,实在对不起,你今天早点下班吧,我看着他就好,你赶紧去找医生看看后背,有没有受伤,你放心,我会赔偿你全部的损失。”

    “有钱了不起吗?”对待女人,这个复健师就态度差多了,毕竟娇小的乔依然和陆松仁气场就不一样。

    “对不起,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歉意,没想到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看着乔依然点头哈腰的窝囊样子,陆松仁就火了。

    复健师看着陆松仁不高兴地跑下了跑步机像是要打他,却又被乔依然给挡住了。

    似乎只要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一个眼色,那个嚣张的男人就会很听话了。

    看到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很好说话很好欺负的样子,复健师也硬气了起来,他决定把这几天受的气一一讨一点回来。

    他不高兴地把一旁的器材捶了捶,又往后退了好几步,小声抱怨着,“你爸爸脑袋不正常,就不要随意放出来害人啊,人家大型犬还会系根绳子呢?”

    不等陆松仁和白海有所反应,乔依然伸出巴掌就朝这个大放厥词的男人呼了一巴掌,“既然这么不会说话,那我干脆就把你成哑巴算了。”

    回响的巴掌声引来了隐藏在健身房周围的保镖的注意,现在这个复健师彻底傻眼了,腿都开始发抖了。

    “你叫什么名字,明天不用来了”,一副霸道女总裁的乔依然十分霸气地用下巴指着外面的门,“你给我滚,白海,把他的工资结给他。”

    这一系列的动作很是流畅,像是她的日常一样。

    表面仍对乔依然爱答不理的陆松仁,在之后的锻炼中,心里可是乐开了花,他的女儿都能保护他了。

    “我自己回去就行,你要不先回去吧”,乔依然一从陆松仁房间里出来,就对白海说着。

    她不禁狐疑着,“你不是任叔叔的手下吗?为什么不跟着他,总是给我当司机?”

    “任叔叔也是听老大的”,白海颇有绅士风度给乔依然按着电梯的门。

    当电梯停靠在顾澈所在的那层楼,她不由得朝电梯外看了看,多希望能看到顾澈的身影啊。

    想必蔡媛媛和那些人都还没走吧吗,她现在过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依然,你自己打车回去可以吗?我突然想起来我约了客户去公司签约,我必须马上赶回去”,白海懊悔地拍了拍他的额头,就给秘书打了电话过去,“想办法拖着花总,我马上回去。”

    他一边快速走着,又打算打电话,“我还是叫阿黄送你回去。”

    “不要,”她回答的太快,让她自己都害怕泄露了什么,就立马改口,“我想再多陪陪他,毕竟刚才我惹他生气了,既然你有事,这样也算是缘分啦,你赶紧去忙,我去坐电梯啦。”

    “拜拜啦,回见!”乔依然火速钻进了电梯。

    像是怕白海会监视电梯一样,她在故意在顾澈所在楼层的上面两层下楼,然后再走楼梯下去了。

    带着胆战心惊的心,乔依然猫着腰在顾澈病房外听着里面的响动。

    什么也听不见,反倒是她把门外的垃圾袋踩得发出了响声,她发觉那垃圾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硬硬的。

    “是我的爱心保温盒吗?”她心酸地想起了被蔡媛媛丢进垃圾桶的保温盒,想必那发出响声的东西就是她的保温盒吧。

    刚才晃荡的时候,她明明还听见了汤水晃悠的声音。

    “脏死了”,在乔依然正准备打开那个垃圾袋一看究竟的时候,她被人拉着胳膊站起了身,头顶的那声嫌弃声是那么的熟悉。

    定睛一看,是顾澈抱着她刚才拿来的保温盒,那湿漉漉的保温盒像是在告诉她,他刚才拿保温盒去洗干净了。

    “你病房里又不是没有水龙头,干嘛还要跑出去洗”,乔依然忍住嘴角的笑跟在他身后进了病房。

    在只有他们两人的空间里,她就轻松自在多了。

    拿起干毛巾,顾澈把保温盒擦干之后,就塞进了她手里,并没有回到她的问题,“明天吃海鲜粥。”

    又是这样没有商量的口气,但某个小女人看似心甘情愿地问着,“帝王蟹粥如何?”

    “嗯”,这小东西还挺上道的。

    吃饱喝足,还有可爱老婆陪伴的男人,深深窝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眯着眼看着她。

    但某个看似温柔的女人像个温顺的小白兔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那不安分的手直接掐住他某处,“是不是很想跟帝王一样,拥有很多女人啊?”

    吃醋了?

    还玩这么大?

    逆舟而行的男人,眼睛眯得更细了,“老婆当然还是原配的好,可你也知道三十岁的男人”

    那邪肆的话语,还有那流里流气的眼神,让乔依然真的很不舒服,“你是不是很像cospy一下太监?”

    “你个老东西,都三十岁了,怎么还那么多花花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