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董事会的变脸-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0章 董事会的变脸

    红着一张脸回到家的乔依然,被柳正荣迎面拦着问,“依然,你是不是发烧了?我来摸摸,你要有个头疼脑热,你爸爸不得担心死了。”

    “爸爸来了吗?”在乔依然骨子里,她对爸爸的定义还是乔志远,可环顾了一周,也没有看见她爸爸。

    又遇上了柳正荣一脸嫌弃的眼神,她热络地说着,“我说的是你亲爹。”

    想起来,她都有几天没见到乔志远了,可她心里心里小鹿乱撞地只想赶紧回房去洗澡。

    泡在浴缸里的乔依然,看着满身的红斑,身体仍不住发颤,她害羞地捂住了脸。

    在顾澈病房里的那一切,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浮现在她脑海了。

    “老婆,你要定时查收公粮,才能杜绝你害怕的事情”,顾澈使唤着她去把病房门反锁了。

    他又用着灼灼目光锁着她,连哄带骗地让她坐在他大腿上,然后一点点钻进她的衣服里,摸着她。

    蓦地,胸口一阵凉意,乔依然看着顾澈带着迷离的眼神望着她,“大白天的,不要,会被发现的。”

    “宝贝,你放心叫,听不见的”,他摩挲着她的后背给她轻拍放松着。

    就那么他们彼此上衣都整整齐齐地完成了那急迫需要发生的亲密事,害怕的乔依然按着他肩膀只想逃离,“别。”

    小心翼翼护着乔依然后腰的顾澈,隐忍着低沉的嗓子说,“老婆,我动就”

    那臊人的话,她没让他说出来,就封住了他的薄唇。

    于是**,在宽敞的病房里自由发挥着。

    当房间里尽是两人亲密过后独有的味道时,顾澈使坏地吹着乔依然那红通通的耳朵说,“明明是你给我送饭,倒是我把你给喂饱了。”

    “不许说”,乔依然生气地又咬住他的唇,“都是你逼我的,禽兽!”

    回咬着她的红润的唇,不一会,两人都受不了身上那又燥热起来的趋势,就逐渐地又舍不得分开坐了。

    被顾澈那不怀好意的眼光盯了许久,乔依然心里和身体都乱颤不已,像逃一样地离开了他的病房。

    下了楼的乔依然,只觉得背后总有人观察着她,那种感觉让她又害羞又满足。

    “滴滴”,手机的震动声把乔依然从刚才那羞人又疯狂的回忆里带着回来。

    “喂”,这个声音像极了每次顾澈把她吃得透透之后,那种舒服到极致的满足声音,有些性感又很有男人味。

    她的身子不由得在水里颤了颤,娇羞地哼哼唧唧地,“干嘛啦?”不是才见了那么久吗?干嘛又打电话来。

    好啦,某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小妖精,你不仅偷走了我的心,更偷走了我的魂,刚才又偷了我那么多的男人精华,你就那么走了,你太坏了”,独自在病房的顾澈,自从乔依然走后就一直盯着刚才两人缠绵过的地方。

    望着那深陷下去的皮沙发,他嘴角就一直都是上扬的。

    “太不要脸了,没别的事,我挂了”,乔依然羞得恨不得躲进水里淹死她自己算了,某处现在还是灼热地有些疼,“禽兽,每次都那么用力,我现在可是有孩子了。”

    某个忍不住继续舔唇回味他小妻子香甜的男人,猛然就恍然大悟了起来,刚才太疯狂了,都忘记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继而他又干笑了起来,“放心,我可是按照孕妇孕期的教科书上来的。老婆在上,没事。”

    真是没法聊天了,乔依然吼了一声,“不要脸”,就挂断了电话。

    迟迟不肯挂电话的顾澈,握着那手机,仿佛还能听到那小女人娇羞的声音,刚才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他可是听到她双腿搅动水的声音。

    心情舒畅地给她又发了一则信息,“我想看美人出浴图。”

    很快,他就收到了乔依然的信息,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浑身血液都燃起来了。

    乔依然这个小女人,只要轻轻一撩拨他,他整个人就能疯了。

    “小兔崽子”,这是顾澈看到信息后的第一个反应,他把手机仍在了床上,愤愤地抽起了烟。

    那小东西还真是皮痒了,居然那一个小黄鸭娃娃糊弄他,还以为能吃点自己老婆豆腐的男人,气得看到手机恨不得再踩碎算了。

    不等他真的付诸行动,那手机就叫了起来。

    以为是自己老婆打来道歉的男人,傲娇地很,“小兔崽子,知道错了,就赶紧洗干净过来。”

    远在dl集团的唐浩宇只觉得菊花一紧,这个顾总该不会是因为太太逃婚,整个人连性向都变了吧,他畏畏缩缩地结巴着,“顾顾总”

    居然是唐浩宇不是乔依然,顾澈小声骂了句,“该死。”

    “公司出了什么事?”从昨天开始他就没搭理公事的事了,从方睿霖进来过来看他时候透露的事情来看,陆松仁趁着他无暇顾及公事,已经发起了很猛烈地进攻。

    “就就就”,唐浩宇还没从是不是要送菊花的恐慌里释放出来,但他的结巴明显惹顾澈不满意了。

    “找人把你舌头用熨斗烫直了再跟我说话”,顾澈揉了揉额头,真是一点也省心,一点也没有他小妻子可爱。

    不知道那小白眼狼,现在想不想他,是不是还在跟那个黄黄的小鸭子一起跑澡。

    事情很紧要,唐浩宇就不敢再懈怠了,他咬着牙,坚定地说着,“郑氏地产出问题了,董事会商量为了明哲保身,把郑氏踢出局。”

    “发生了什么事?”顾澈不懂那帮人了,不是一直很期待跟郑氏地产合作吗?这又是吹哪门子风。

    “具体的,我已经整理好了发到你邮箱了,我也已经把可以替代郑氏地产的公司给罗列了出来,顾总,事情刻不容缓,还请您尽快拿定主意才好”,唐浩宇焦急地说着。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方睿霖没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顾澈查看了邮箱,也就明白了方睿霖的用意了,事情还真是有够棘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