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耐不住寂寞-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章 耐不住寂寞

    乔依然借故去了洗手间,她不想鸭子先生再去接触其他女人了,她拨通了他的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鸭子先生的语气仍是一贯的清冷,“有事?”

    “你是不是在……”接客,这两个字乔依然说不出口,她心里很苦涩,而是犹豫了一会,才说,“你是在工作吗?”

    “嗯”,顾澈没多想,淡淡地回答,他睨了一眼会议室里的史提芬,他们马上就要签署一份战略性合作的文件了,这份合约一旦成功,他就能拥有一个全球连锁的酒店王国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继续这个工作了,我想见你,马上。”乔依然不想跟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以前的事她没办法去参与,但是现在不同了。

    他暗想,乔依然为什么会在他快要签这份如此重要的合同时提这种要求。

    根据史提芬所说,自从她昨晚下了飞机之后,就开始受到了威胁,让史提芬改变计划否则就让她回不去美国,若不是他派人暗中保护着史提芬,这份合约怕是早就签不成了。

    “这个客人很重要。”这件事有蹊跷,为什么乔依然偏偏在这个签约的紧要关头打电话来,她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她还知道些什么,她到底想干什么。

    听到男人这样说,乔依然感觉她的心像是被压在山底下了,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微弱的声音带着乞求的口气,“她就那么重要吗?”

    “这是我的工作。”男人不由分说挂上了电话。

    无论乔依然是哪拨人派来的,他都不会因为谁而去改变他的计划。

    从洗手间出来的乔依然无精打采的,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郑彦等在洗手间的门口,伸手覆在乔依然的额头,“感冒了?”

    乔依然摇头,鸭子先生现在是不是在和那个金发女人在房间里缠绵,他是不是抱着那个金发女人亲吻着,他们是不是还会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他是不是还会趴在那个金发女人的身上……

    “不要,不要。”鸭子先生是她的,她不要鸭子先生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乔依然双手握着拳,全身都在颤抖。

    “依然,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凉。不要什么?”郑彦脱下西装外套套在脸色仓白的乔依然身上,又看看四周,是谁欺负她了吗?

    他把乔依然环进了他的怀里。

    郑彦的怀抱让乔依然觉得很生疏,他的怀抱没有鸭子先生的怀抱那么厚实,也没有鸭子先生的怀抱让他觉得踏实。

    她下意识地从郑彦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她的鸭子先生,他的怀抱里现在是不是揽着那个金发女人。

    会议室里的顾澈和史提芬签署好战略合作协议后,为了避免意外,顾澈直接安排了直升飞机来酒店接斯蒂芬回美国。

    史蒂芬临上机前,猛然想起了什么,“澈,你自己也要多小心。那帮人那天在机场撞到我坐的那台车子的时候,让我给你带话,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望着史提芬跟直升飞机直穿云层,飞翔浩瀚的天空后,顾澈脸色阴郁对身边的唐浩宇吩咐着,“太太的行踪,她这几天见了什么人。”

    不一会,顾澈接过唐浩宇递过来的平板电脑,乔依然最近几天见得最多的人就是他,其次就是赵馨茹。

    似乎看不出任何破绽。

    当顾澈把照片滑到最后五张的时候,他手上的青筋凸起,眸子里闪现过一丝凶狠的寒光,站在他身边的唐浩宇只觉得他从脚底到头顶都凉飕飕的。

    图片里的乔依然,眼里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望着郑彦,还有郑彦搂着穿着男士外套的乔依然。

    顾澈瞟了瞟照片拍摄时间和乔依然给他打电话的时间,距离他们通话结束到乔依然钻入郑彦怀抱,中间只有一分钟。

    “这个女人就这么耐不住寂寞。”顾澈把骨节分明的手捏得“咔咔”直响。

    “砰,砰”一阵巨大的落地声,平板电脑被顾澈砸到了墙上,瞬间,单薄的平板电脑的零件就七零八落在办公室里,液晶屏也碎成了一块块。

    跟在顾澈身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唐浩宇虽然知道顾澈脾气不好,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顾澈砸东西,居然还是因为女人的事情发脾气。

    而太太看起来又不像是那种会勾三搭四的女人,“顾总,太太说不准只是身体不舒服,那个人才搀扶着太太。”

    “闭嘴。”

    他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其他男人来搀扶。

    他慵懒地倚在大班椅上仔细回想着和乔依然相处的点点滴滴,试图从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去找漏洞。

    究竟乔依然是哪边派来的,她的目的是什么,又或是她压根就什么都不知道。

    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刚才看到的画面,她竟然对着郑彦那个臭小子露出了那么灿烂的笑容,她早上明明对他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愁苦样子。

    这个死女人,管你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既然是他的女人了,就该守点妇道。

    “唐浩宇,你给她打电话。”顾澈不耐烦地把对外的手机扔给唐浩宇。

    一头雾水的唐浩宇,胆战心惊问着,“她是谁?”

    “乔……依……然。”那冷冰冰的声音,愤恨极了。

    唐浩宇只好照做,上次冒充顾澈给乔依然打电话,他按照顾澈的要求凶了乔依然几句,到现在他都还记得顾澈那可以把他吞下去的眼神。

    “顾总,怕是……不太好吧。”今天顾澈的心情不佳,唐浩宇万一又被要求凶乔依然,他估摸着他的下场不会比那碎掉的平板电脑好。

    顾澈慵懒地抽着烟,袅袅的烟雾从他手上徐徐往上窜,他另一只手在纸上写着些什么,“找好新工作了?”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唐浩宇可是还有体弱多病的老母亲要养,他只好拨通了乔依然的电话。

    “照着念。”顾澈把他给唐浩宇写好的台词扔了过去,唐浩宇望了一眼纸上写的,“还想你全家好好活着就离野男人远点”他磕磕巴巴地念了起来。

    “还……想你……”

    唐浩宇只觉得顾澈那渗人的眸光更加冰冷了,他便不出声了。

    “你,想我?”乔依然重复着,她纳闷了,顾澈都没见过她,怎么就想她了,这让她心底的愧疚更加的泛滥。

    顾澈这端的电话是开着免提的,乔依然重复的那句“你,想我”听在顾澈耳朵里很是烦闷,他踢了唐浩宇两脚,如利刃的眸光恨不得硬生生剥掉唐浩宇身上的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