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堆满记者的医院-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2章 堆满记者的医院

    “依然,你在车里待着,我把菜饭和文件给老大拿上去之后,就送你回家”,外面那乌压压的一层人,他不放心带着一个孕妇在那人海和机器的海洋里穿梭。

    可往后面一看,那些车辆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都是直接停在了那后面,他现在要是不调头,待会怕是不可能调头了,“依然,我现在先调头,免得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白海,我想去医院看看,我明明刚才听见那个女记者说到顾澈了,我想去看看他,只是远远看他一眼就行”,她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白海,那小鹿一样的乞求眼神,让白海一点动了恻隐之心。

    为了护住乔依然,白海自然而然打算牵乔依然,可她摇头说,“你拉着我衣服就好,我答应过我老公不让别的男人牵我手的。”

    还真是有趣,白海扯着乔依然的衣袖,护着她挤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一身正装的顾澈和哭哭啼啼的郑子珺正在接受着采访。

    “请问郑小姐,面对你弟弟行贿入狱,你父亲中风入院,你有什么打算,有什么感想,是不是总算可以独掌郑氏地产的大权了。”

    人太多了,乔依然看不清楚是哪个缺德鬼提出的问题,只看到了无数的麦克风和录音笔像利箭一样围堵着郑子珺,“太冷血了,这些人难道都不是爹生娘养的吗?人家爸爸和弟弟都出事了,还这么过分。”

    乔依然的手都握成了拳头,恨不得飞到郑子珺面前去给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一个一巴掌,此刻她全然忘记了郑子珺之前对她做的事。

    一向强势的郑子珺,几乎快哭晕了过去,整个人不停往下坠着,要不是顾澈从后扶着她的肩膀,她早就跌落了。

    看着自己老公碰别的女人,乔依然心里难受极了,可她明白这是顾澈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老同学该做的事情,就算是陌生人看到郑子珺这样子也会扶一扶的。

    “各位,一两个人还不足以影响到郑氏地产,”顾澈的一句话就吸引住了记者们的所有聚光。

    “顾总,自从郑氏地产贿赂的丑闻出来了,所有跟郑氏地产沾边的公司都趋之若鹜,你们dl还不离不弃,是不是你们之间也存在着不可告人的交易与勾搭,那么之前那场浩浩荡荡的全球投标是不是只是冲当了你们的遮羞的保护伞”,这次提问的人,乔依然看清楚了,是一个看起来很热血的年轻记者。

    那股子向往上冲的势头,让乔依然隔着老远都看出来了,那么**裸的询问,让乔依然在心里替顾澈抹了一把冷汗,她很想再往前一点,可被白海教训着,“不要给他添乱了,难道你觉得顾澈只是个花架子吗?”

    冲动的乔依然愤愤不平地白了他一眼,“才不会,我很相信我老公,他才不会做见不得人的事,他又不是你们。”

    这个丫头还真是,白海真恨不得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算了,可他还是伸出了胳膊给他挡着前面的人,生怕前面突然往后推挤伤了她。

    “你是哪家媒体的?”

    原本吵吵闹闹的现场,顿时因为顾澈冰冷又蕴怒的话语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照相机不停地“咔嚓咔嚓”地拍照的声音了。

    那热血记者扬起了脖子一副要与恶势力对抗的样子,不满地说,“我们新闻工作者就是有义务向社会大众披露事实,休想拿大广告商的做派来封住我的口,现在是信息化的时代了,你能封住我们媒体人的悠悠之口,又怎么封得住网络上大家的言论呢?”

    乔依然看到了顾澈不耐烦地蹙了蹙眉,他的手也已经抬了起来,她多怕顾澈当着这么多镜头打人,她在心里默默念着,“不要,不要”。

    只见顾澈的双手整理了一下领结,又露出了一种王者藐视人的眼神,他不屑地说着,“你觉得我控制不住网上的舆论?”

    这种傲视一切的口吻,让在场的记者和摄影师们忍不住面面相觑了,敢在这么多直播镜头前说这种话的人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有一些有经验的老记者劝着热血的记者,把他往后拉着,生怕被连坐了一样。

    那热血记者明显是怕了,但他还是不卑不亢说着,“就算你控制住了又如何,你能坦然面对你的良心吗?”

    “我能”,顾澈把那个热血记者单独拎出来,“你,独家采访。”

    现场一片哗然,怎么不是毒打一顿那个热血记者吗?

    所谓的独家采访,也只是一个简短的在医院会议室举行的采访罢了,只有那个热血记者能提问。

    “针对郑氏地产所出的丑闻,第一,在有关部门还没定罪之前我们不能随意扣帽子。第二,郑公子的事只能代表他个人,并不能代表整个郑氏地产,我相信郑氏地产不会每个项目都出问题,毕竟郑氏地产走到现如今全球领先的位置,不是靠着弄虚作假得来的。第三,关于dl和郑氏地产的合作,是经得住社会大众的检视,海边城的项目欢迎大家监督。”

    顾澈从容自信地回答完之后,又看着那热血记者,“你也是有父母的人,就算不能为人子女对父亲中风的悲伤做到感同身受,也不要对人伤口上撒盐。”

    面子上挂不住的热血记者脸色惨白,又问了几个尖锐问题,一一又被顾澈耐心解决了。

    最后,那不甘心的热血记者又问,“顾总,是不是因为您太太发现你跟郑小姐关系不一般,才在婚礼当天逃婚的。”

    最近一两天,顾澈被逃婚已经成了s市茶余饭后的谈资了,那些旁听的记者们,纷纷做好了准备打算记录好这历史的一刻。

    这年代为了大新闻,干经济的记者也顺带做起了娱乐记者的活。

    “我很想替你新闻学的老师问你一句,新闻难道不是应该基于事实基础上吗?”顾澈阴鸷的目光瞪了他一眼,吓得那记者往座椅里缩了缩。

    “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帮郑氏地产,帮郑子珺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