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一眼就认出了她-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3章 一眼就认出了她

    那热血记者的吞吞吐吐的提问,让在场所有人的八卦心雄起了,乔依然沉不住气嘟囔着,“瞎说什么啊,我老公才不是那种人呢?”

    还好现场嘈杂极了,其他人也没有闲心搭理她说了什么,只有她身边的白海按着她的胳臂,不让她做出冲动的事情。

    并没有马上回答的顾澈,任凭现场各种各样的猜想越来越大声音了。

    “顾总,我可是听说你跟郑小姐是青梅竹马,你们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后来因为某种误会暂时分手了,昨天您新婚妻子逃婚实际上是不是你赶走的,然后为了避人耳目才上演了一场追妻大戏。”

    “还是说您原定的妻子是你和郑小姐之间的小三呢?”

    小三,乔依然心中的小火苗正熊熊燃烧了起来,这些人还真是爱杜撰。

    不能站起身反驳,她只好把目光移到了顾澈身上,只见他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慢悠悠喝着他的咖啡,乔依然心里顿时就觉得好难受。

    知道她现在不该纠结于这些问题,他现在需要面对的是那些庞大又刺手的危机,可是她的心就是好难受了。

    原来的她可是被顾澈捧在手心里的人,他会因为她而跟仇恨多年的父亲一起吃饭,甚至为了跟她结婚要跟爷爷作对,怎么就不能为了她正名而做出解释呢。

    难道他也清楚认识到了他们之间没有未来了,所以他停止了对她的保护吗?

    明明中午他们还在他的病房缠绵了那么久,想到这里乔依然就默默地低下了头,“乔依然,他比你先放手了,所以你才这么难过吗?不是你自己先说祝他尽快拥有新的幸福吗?”

    那些记者关于她尖锐又不安好心的猜测,她实在听不进去了,她想走,可是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就是动弹不了。

    “说够了?没有人要补充吗?”顾澈把手上的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那杯底与桌面接触时候时,那声让人无法忽视的“哐叽”声,让现场突然就肃穆了起来。

    在场的记者都等着顾澈接下来的发言,乔依然苦笑着低着头,捂着嘴,望着她的腹部,心里对孩子说着,“宝宝,是妈妈先说要放手的,可为什么我心里会这么难受,我好舍不得你爸爸,舍不得他。”

    某不会说话的小孩,恨不得从这个蠢娘的肚子里跑出来,吼她,“乔依然,你就是头猪,大蠢猪。”

    接过其中一家电视台的麦,顾澈郑重地说着,“你们这些恶意揣测我太太的人,就等着收我律师信。婚礼突然取消的原因是我们的家务事,与各位无光。”

    “对了,无论取消不取消,我们都是合法登记过的夫妻。以后请各位的用词注意点,小心各位的嘴为你们惹来了诽谤的罪名。”

    乔依然舒心了,她害羞地用双手捂住了脸。

    现场的气氛已经凝结了起来,陷入了一种无人敢提问的势头了,生怕那句话又惹顾澈不高兴会惹上了官非了。

    那热血记者继续他的疑惑,“我想社会大众也想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关头,顾总会站出来为郑氏地产说话。”

    那言外之意就是怀疑顾澈跟郑氏地产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是黑幕交易,就是男女不正常感情。

    “往台面上那些希望合作伙伴好的话,在现在冷漠的社会现状里,大家也不会愿意相信的,如果非要说出什么你们想要的答案,我也可以坦诚告诉你们,我现在站出来支持郑氏地产除了郑氏地产是我们dl的合作伙伴之外,我本人也通过投资公司,持有了郑氏地产的股份。”

    顾澈漫不经心的说辞,让现在的媒体人员纷纷都打起了鸡血,他们交投接耳着,“难怪会站出来的,原来啊。”

    对这种答案,他们显然还想挖掘更多的,“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顾总您为了中饱私囊才会在全球招标环境中故意放水给郑氏地产?”

    绕来绕去,这些记者就是想逼问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这时候,乔依然也屏住了呼吸紧紧盯着顾澈,她发现她好像很不认识那个在台上站着的男人了。

    那个面对一百多人的指责,却仍能风淡云轻的男人,哪里还有一点苦苦哀求她跟他回去的狼狈样子。

    不是吃素的顾澈冷嗤了一声,“我向来只会低价购买。”

    然后,顾澈的助理唐浩宇站出来拿着交易记录向记者们证实了,“各种在想办法对证实地产落井下石的时候,顾总就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了。还请各位记者报道的时候三思三思再三思,毕竟我们的律师团还没输过一场官司。”

    这,似乎还真是的。

    那些常年在经济板块工作的人,又怎么不知道顾澈和他律师团的厉害呢。

    顾澈,还真是在每场商业纠纷和新闻诽谤案中没有输过一场呢。

    看着那些记者们垂头丧气打算离开的时候,顾澈自信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那种统筹全局的自信样子让乔依然看醉了,这个男人还真是像极了古代电视剧里面万人之上的皇帝。

    这幅美好的画面却被台下的郑子珺给打扰了,她亲昵地喊着,“阿澈。”

    那声不大不小,却让旁人联想出那里面的门道,那么顺口的喊法,一听就是很熟悉甚至很亲密了。

    乔依然恨得不得了,可她发觉她这种立场是没有生气的资格了,她还有资格去宣誓主权吗?

    唐浩宇恰到好处地挡在了郑子珺和顾澈之间,乔依然这下松了口气。

    那捕捉了那一切的记者们,笑而不语,就算他们什么都不说,什么文字也不写,也能去博眼球了,到时候即可规避风险,又可以获取高额稿费了。

    “回答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我的确是跟郑家的人关系不浅”,顾澈勾了勾嘴角,底下的媒体都要疯了,一个个满脸希冀地等着他说出让全世界满意的答案,他跟郑子珺的关系。

    但唯独角落里有个女人垂着头,长发挡住了她的脸,但顾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对着那个地方说着,“那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