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去探病的父女-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5章 去探病的父女

    于是,乔依然当着唐浩宇的面,大喇喇地被迫坐在了顾澈的大腿上。

    觉得自己这张脸完全就可以不要了的女人,直接拿起桌上的文件挡住了她的脸,压根就没有管那上面的字是正的还是倒的。

    这种尴尬持续了几分钟之后,顾澈的电话才打完了,本以为可以恢复自由的乔依然,却被他圈着签完了一份又一份的文件。

    “阿澈,你要不要放我下来啊,你自己还个病人呢?”乔依然循循善诱着,她还刻意缩了缩背,生怕不小心碰到他骨折的肋骨了。

    可抱着她的男人呢,就越发地用力地固定住了她,又吩咐着唐浩宇,“给太太端杯热牛奶过来。”

    趁着唐浩宇消失的那会儿功夫,顾澈柔和地瞟了瞟乔依然腹部,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坐着的时候比她站着的时候明显多了。

    那是他们的爱情结晶。

    “孩子今天乖不乖”,顾澈收回了目光,仍认真地看着文件,枕着乔依然的肩膀,那温热的气喷在她脸颊,让她觉得心里痒痒的。

    故作镇定的女人,把玩着手说,“反正比它爸爸乖多了。”

    这小性子,就是让他喜欢。

    待牛奶送来之后,顾澈又把唐浩宇给赶出去了,当房间只剩下两人的时候,乔依然略有些慌张了。

    尤其是唐浩宇走之前,颇为贴心地说着,“我就在门外候着,有什么叫我,但那些不该听的声音,我全部听不见。”

    这夜幕也已经降临了,外面虽然黑漆漆的,可是房间来是灯火通亮,乔依然的羞涩是无处可遁了,只好掐着顾澈的手,“都是你个死不要脸的,害的我让人误会了,赶紧让我出去。”

    软玉在手,还香喷喷的,这一撒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机会再有甜头了,某男一边在文件上签下了他的大名,一边慢吐吐地说,“你现在出去,就会让人觉得你男人不持久。”

    不持久,他说出来的时候是直接狠狠咬着她的耳根,像是很反感她的这个提议一样。

    心底善良的女人虽然不高兴,可知道自己老公好面子,男人的软肋是那些,就也不提出去的事了。

    “那你抱着我,不影响你办公吗?”指了指那堆积如山的文件,乔依然觉得她就算不走,也不应该继续坐在他大腿上了。

    “你亲我一下就不影响了”,厚脸皮的男人是典型的既要江山又要美人。

    权当听不懂他说话,乔依然随着他翻页,跟着他看着那些文件。

    这人看一页纸,居然不要半分钟,往往乔依然才看了几行,他就已经翻页了,“也不知道你看懂了没有,就不怕别人骗你吗?”

    工作时候的顾澈是很反感被人打扰的,他不悦地蹙了蹙眉,掐了她腰上的肉一下,“你老公三十了,不是三岁。”

    “哦”,被教训了的小女人,暗自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就乖乖地把手放在了桌下,继续跟着他一起看着文件,虽然不懂那些术语,那看他签字也挺有意思的。

    就这样静静地被他抱着,感受着他的心跳和气息,也不失为一种浪漫。

    他们之间,好像也没有正儿八经想普通情侣谈恋爱好好逛街看看电影或是出去玩玩的。

    他们逛街,每次都是变成了顾澈扫荡了那条街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意思。

    一想到他们以后应该是没有机会去好好享受二人世界了,她心里未免有些伤感。

    当陆松仁的电话划破她的伤感时,她带着乞求的目光让顾澈松开了她,“我没事,我躲得远远的,我很安全,不用来接我了,我马上就上去了。”

    “我,要上去了”,乔依然不想看到顾澈不舍的样子,就把头偏向了一边又低下了头。

    不忍心为难她,就牵着她的小手亲自把她送到了陆松仁的那层楼,两人都没出生,一直到电梯门开了,乔依然才说,“我先走了,你工作太忙也要注意身体。”

    趁着电梯门关上的时候,顾澈把她拉进怀里吻了一口,恋恋不舍地才松开,“相信我。”他们一定会一切如初的。

    她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可她给不了他明确的答复,就狠心走掉了,但又觉得不忍心,就回头对着关上的电梯门说着,“老公,我爱你。”

    才说到“爱”的时候,那电梯门蓦地就打开了。

    “你无赖”,乔依然跺了跺脚,又气又急地指着一脸得意的顾澈,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小东西,还学会耍花样了”,顾澈喜悦的眸子下掠过一丝迟疑,但很快就消散了。

    对自己女儿,陆松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权当不知道乔依然刚才去干嘛了,等乔依然休息了一下,就带着她往楼下走了去。

    “你想要什么啊,直接告诉我,我给你去买不就好了”,乔依然不懂陆松仁究竟是想干嘛,看着电梯越来越往下了,她心里虚的不得了,该不会是要找顾澈去算账吧。

    该死,是不是白海出卖了她。

    “叮咚”,电梯不是在顾澈病房的那层楼停下了,乔依然对着天花板松了口气,陆松仁捕捉到她这个小动作,就牵着她慢慢走着,“爸爸的朋友住院了,想带你来看看他。”

    是这样啊,早说不就好了,何必走个路都风风火火像是要去打架似的啊。

    朝陆松仁的后脑勺吐舌头的时候被他抓住了现行,乔依然就只得用手捂着口,假装发现了重大事情一样,“糟了,我们来看病人忘记带礼物了。”

    “还真是哦?”陆松仁看着他们两父女两手空空的,就立刻打电话给阿黄,让他送看望病人的礼品过来了。

    “爸爸还是老喽,以后要靠依然多提醒了”,陆松仁对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打从心里眼里是疼爱与喜欢的。

    她虽然不喜欢他,可还是把他当爸爸一样照顾,这点也实属不易了。

    “怎么是来看郑彦的爸爸吗?”乔依然不知不觉地就被带到了郑彦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