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许愿纸-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7章 许愿纸

    当看着郑彦为难地打算吃第五颗糖的时候,乔依然给她自己也拨了一颗,她眯着眼朝他扬了扬口袋里的糖果纸。

    还以为是要帮她扔垃圾,郑彦赶紧从她手里扯了过来,哪知道方才问问柔柔的小女人,立刻就炸毛了,“你想干嘛?干嘛要抢我的许愿纸,你要就说嘛,我又不会那么小气不给你。”

    “许愿纸?”郑彦死劲在回忆里寻找着小时候的记忆,却始终记不起那大白兔糖果纸怎么就变成了许愿纸。

    “嘿,给你一张,你回去写上你的心愿,再用可爱的大白兔糖果纸包上,然后找个地方埋在土里,你的心愿就会实现啦”,乔依然陷入了小时的回忆,小时候她每次伤心难过的时候都是这样安慰她自己的。

    这种小孩子的游戏,郑彦有些接受无能了,“小时候怎么就没看见你这样做过,真的有用吗?”他们小时候那么亲近,怎么他就未曾发现她的这个爱好。

    “当然有用啦”,乔依然兴致勃勃讲了起来,“就像我幼儿园时候经常被小朋友欺负,我不知道是从哪本童话书上看的这个办法,于是我就照做了,后来小朋友就不那么爱欺负我了。”

    望着郑彦那不相信的眼神,乔依然依旧洋溢着笑容解释着,“我还用这个办法许过愿,希望我能找个跟白马王子一样的老公,除了长得帅,还疼我,爱我,你看顾澈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是这样子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你才遇见的顾澈,郑彦多想回到过去,找到那块地方,在那心愿上写下他的姓名,“听起来很有用的样子哦。”

    “那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乔依然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还真骗过你,都是那个臭顾澈,是他先骗了我,要不然我也不会骗你,哈哈。”

    那轻松爽朗的笑,是因为顾澈,而不是因为他,郑彦心里有些开心也有些难受,那滋味让他难受,“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似乎跟郑彦聊了一会,乔依然心情也好了很多,但她蓦地发现她过来的目标是看望郑彦的爸爸,顺便应该安慰安慰一下郑彦,可现在似乎反过来了,“童哥哥,我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你心里实在难受的没人可以倾诉的时候,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的。”

    “我们收回那些见面就当不认识的鬼话好不好?”

    “不好”,郑彦毫不迟疑地答复,这可愁坏了乔依然,“大男人,不许这么小气。”

    那带着撒娇地抱怨,让郑彦开怀地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我一直就没当真过,你一直都是我最想保护的妹妹。”他们之间,只有兄妹关系才不会吓坏她了吧。

    “哈哈”,乔依然孩子气地推了郑彦一把,“害得我心里难过好久了。”

    “以后就不用难过了,我依然是你最值得依赖的童哥哥”,郑彦拍了拍他的肩膀,“难过的时候,随时欢迎你来靠一靠。”

    看样子,他已经走出了得不到她的事情了。

    这种有靠山的感觉真好,乔依然白皙的手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当时迷信以为算命先生说的那个影响我和顾澈之间的男人是你,哪知道我跟你决裂之后,我们还是走不到头,那个男人偏偏是我亲爹,你说我要怎么选?”

    “我该怎么选?一边是被顾家折磨到遍体鳞伤,靠着要报仇才活下来的亲生爸爸,一边是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亲生爸爸,我似乎怎么选都是错。顾家到现在对我我亲爹都是赶尽杀绝试图掩盖真相,而我亲爹早从顾澈留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报复顾澈了。”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作弄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既然不要我跟顾澈在一起,又为什么要让我们相爱,还让我有了他的孩子”,这些心底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流泪,只有不甘心的愤怒。

    这种立场的郑彦,心里面有两个小人,一个是在得意着,郑彦,你看你的机会总算来了,另一个则是在心痛着,她好可怜。

    “顺其自然,你要相信顾澈,要相信你们之前的感情”,郑彦握着乔依然的手说,“你和他都是无辜的,你们都值得拥有幸福,上一代的纷争不要用来折磨了彼此。”

    “这世界上每天擦身而过那么多人,找到真爱并彼此相爱的机会是那么微乳,不要随便说放弃”,这是他最想告诉她的真谛。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那么好的机会爱的人,恰好爱着自己,他是没这个福分了,就希望他爱的她可以不要让人生徒留了遗憾。

    “我跟他还可以吗?”乔依然愕然了,她把压在心底的恐惧告诉了郑彦,“我想过,我跟顾澈就这么耗着,迟早我们都会疲倦了,都会烦了,到时候大家都不愿再受折磨了,就那么不欢而散,不了了之,应该就是我跟他最好的结局了。”

    “可是你不会甘心,他也不会放过你”,郑彦明白,顾澈之所以会跳出来帮郑氏地产,应该就是太爱乔依然,知道乔依然不会见死不救,所以他才会帮忙的。

    明明很伤心的女人,顿时“噗嗤”一声笑出来了,“童哥哥,你说的对,他会阴魂不散出现在我面前的,听你的顺其自然就好吧。”

    “这才乖,顺其自然,不要为难自己和你所爱的人”,最爱的女孩,希望你这辈子都不会让他有机可乘了。

    乔依然拜访郑强之后,离开病房的时候她看见了有顾澈署名的花和水果篮,她小声问着陆松仁,“顾澈来过了?是刚才吗?”

    “怕他看见你跟郑彦再次误会吗?那种小气的男人有什么好的,我看你和郑彦就很配,傻女儿,你眼睛放亮一点,”陆松仁牵着乔依然的手朝着电梯方向走着。

    仔细回忆着刚才跟郑彦的互动,虽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可是背着顾澈跟别的男人倾吐心事,他能不介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