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大发雷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8章 大发雷霆

    乔依然惴惴不安小跑到顾澈病房门口的时候,那虚掩着的门,把他的暴怒声音透出来了。

    “你们全部都是猪吗,一点点事情就处理不好?”伴随他的发怒,还有一大叠文件“哗哗”地砸人之后又倒地的声音。

    透着门缝,乔依然看到了一票比顾澈年纪还大的人,纷纷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头,“顾总,关键是您不在,有人”

    “你的职责是什么?董事会赋予你这个职位的意义是什么?弄不清楚,我不介意换人”,顾澈眯了眯鹰眸,那群牛鬼蛇神,他倒是要看看还有什么把戏玩,“回去好好工作,别跟个小女孩一样,一点事解决不了,就来找我哭找我闹,我请你们回来是帮我赚钱的,不是给我添堵的。”

    他训得那些人都不敢再说话了,就只好一个劲,“好,好,好。”

    然,顾澈也没发过他们,又吼了他们一通,这才让这群人出来。

    “唐助理啊,你平时多回回公司,我们这些人有时候还是镇不住啊”,看着他们出来,乔依然背对着他们。

    那些人小声嘀咕着,“唐助理,我们也知道顾总被逃婚脸上挂不住,可这总躲在医院也不是个事啊。”

    说这话的人声音很小,小到乔依然只听到了“逃婚”和“躲”这两个字,她目测那群人走远了之后,她却站在顾澈门口不敢进去了。

    等了好一会,病房里顾澈不悦的声音又飘了出来,“唐浩宇,你就算爬都给爬回来了,你是存心饿死我吗?”

    饿?

    难道他还没吃饭?

    这都晚上十点了,他都不怕胃病犯了吗?

    她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门就被顾澈拉开了,他扫了一眼她的脚,语气生硬,“脚不酸吗?”他真是气糊涂了,居然都没发现她一直在外面等着。

    “不酸”,乔依然小心翼翼蹲在地上捡着那铺了一地的文件,“怎么还不吃饭,小心胃病又犯了。”

    “气都气饱了,刚才没胃口”,他语气冷冰冰的,公司里的那群老东西还真是会玩花样,真当他住个医院就快死了吗。

    满身的怒火,他看到乔依然也消了不少,可刚才跟她说话都是冷冰冰的,未免这个敏感的小孕妇瞎想,他便进去洗手间用冷水洗脸了。

    他前一秒进了洗手间的门,下一秒唐浩宇就拎着两手食物回来了,“太太,顾总呢?我想着你们两人难得独处一下,我就猫在后楼梯等着,不是故意顾总的。”

    什么是难得的独处?

    这个话听起来歧义太重了,尤其是在这间屋子,乔依然只觉得小脸通红,“浩宇哥,可不可以帮忙,我们赶紧把这些文件捡起来,免得他待会出来又不高兴。”

    “对”,唐浩宇听着洗手间的水声,又捂着嘴小声跟乔依然说,“太太,你自己也小心点,顾总今天是逮谁骂谁,刚才又把蔡媛媛给骂跑了,一出病房门直接快哭岔气了,还是她妈妈扶她走的。”

    会是因为她吗?

    乔依然拍打着那些纸张上面的灰尘,又心虚问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那不就是因为”唐浩宇明知道是那群不安分的老股东惹得祸,但他在心里思量着,这太太在顾总眼里就是个特殊的存在。

    顾总是连命都不要了追她,更不可能对她太凶了。

    以前太太在顾总身边的时候,那顾总简直一改以前凶残的性格,对他人性多了,这太太要是还能像以前一样待在顾总身边,对全世界都是好的吧。

    当下,唐浩宇就他唉声叹气地说,“太太,您不是明知故问吗?除了你,还有谁能惹顾总发这么大火。”

    吞了吞口水的乔依然,后背有些发凉,“我刚才走之前,他不都是好好的吗?怎么是因为我啊?”

    唐浩宇略微伤感地说,“那个男人能忍受看着自己老婆”

    “滚回去”,顾澈已经穿着睡袍出来了,唐浩宇留给乔依然一记“你自求多福”的眼神,就仓狂而逃了。

    唐浩宇想说的应该就是那个男人能忍受看着自己老婆跟其他男人卿卿我我吧。

    她明明是和郑彦保持了安全距离,可是她刚才身上是披着郑彦的衣服,她不确定顾澈听到了什么,但她能感受到他一定误会了,生气了。

    她那想离开他的想法,被他听了吧,要不然也会那么大脾气。

    “阿澈,我不知道你都听到了些什么,我承认我食言了,不该私下去见郑彦,但是我真的不想伤害你,我”好像越解释他越生气了一样,乔依然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站在他面前了。

    她要怎么说呢,说破天,也是他们不会回到以前了,所以她还是沉默吧。

    “过来”,搂她入怀,给她按摩着腿和脚。

    他不发火,让乔依然的心整个都要爆炸了,“老公,我知道我很没用,我也很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是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会觉得对不起他。我在他身边又一直想你,觉得他对你太残忍了,你什么都没做错过。”

    “乔依然”,顾澈捏她小腿的力气突然大了起来,但乔依然不敢说,她下巴被顾澈给抬起来与他平视了,“你心里那些小九九,我不听,我也知道,你就是想拖到我受不了,主动离开是不是?乔依然,你给我听好了。”

    “一直到死,你都是我老婆,我死了以后,你就是我遗孀”,总之她这辈子只能是他的。

    “啊?你没听怎么知道?你不是都看见我跟郑彦说的话了吗?”乔依然狐疑了,难道是她误会了,“你难道不生气吗?”

    这,怎么不像是心里很生气,需要靠发怒来排解的样子啊。

    “说,你扑进他怀里哭过没”,顾澈恶狠狠地给她按摩着脚底,“跟你说的话,你全忘记了,乔依然,别仗着我对你好,就一个劲作。你要真惹火了我,指不定哪天你这腿就被我打残废了,我看你往哪里跑。”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扑进他怀里哭”,乔依然生怕顾澈不相信一样,就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些糖果纸,“我唯一跟他有肌肤接触的就是从他手心里了拿糖了。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不能扑进其他男人怀里的。”

    很满足的某男,隐藏了心里的开心,又不屑地扫了她一眼,“难受了该哭就哭,没多久,我就会让一切恢复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