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报恩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39章 报恩的女人

    感动才出现一秒的乔依然,就被一个女声给惹得不高兴了。

    “阿澈,我要怎么感谢你,我们现在这个状况,我也只能以身相许了。”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乔依然还是很明显地听出了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她刀子一样的眸光瞪着顾澈。

    她还没发作,顾澈的病房就被说话的人给推开了,乔依然不悦地抱着肩,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咦,依然,你怎么这么快下来啦,你不是跟我们家郑彦聊得很开心吗?我还想着给你们拖着阿澈,免得他上楼去看我爸爸误会了什么?”郑子珺眼角还是红红的,整个人虽然没有什么精神,但并不妨碍她作妖。

    尤其是被逃婚了的顾澈,证明她还是有机会的,这么强势又能给她依靠的男人,她才不要看到机会还笨笨地撒手呢。

    乔依然在心里对郑子珺翻了好一会白眼,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省心,“郑小姐,谢谢你了,令尊才刚从死亡边缘走回来,本该你这个当女儿的细心照料,没想到你如此关心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压根就没看乔依然,更不会回答她的问题,郑子珺目光锁着顾澈,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像做错事了一样捂住了嘴,“啊?阿澈啊,刚才我没注意你在,你别想太多了,郑彦和依然,你懂的。”

    什么叫做你懂的,规规矩矩说话不会吗?

    还那么欲言又止,又叹气又心痛?

    非要说的她那么水性杨花吗?

    简直了,乔依然要不是当事人,都觉得郑彦和她刚才进行了一场不可描述的勾当。

    气到手握成拳头的乔依然,很想发作,但她淡淡一笑了,她就是不要中这个郑子珺的计谋,“我替我老公谢谢你,郑小姐,这么晚了,阿澈要睡觉了,你请便吧。”

    言毕,乔依然就走到那宽敞的病床上铺起了被子。

    “你,”郑子珺没想到乔依然竟然一点都不做表面功夫,她心里暗暗唾弃着乔依然,果真是小户人家出生的,一点也不大气。

    兴味盎然的顾澈,一直没出声,这个小女人吃醋的样子才够可爱,他注意到郑子珺是一直盯着他,“大家毕竟是相识一场,能帮的事情我一定会帮的。接下来,你们家是怎么打算的,你回去郑氏地产接班吗?”

    机会来了,郑子珺忍不住在心里给顾澈一百个赞,她就是在心里苦想着要找什么理由留下来呢。

    于是,原本不悦的精致脸庞上,立刻就委屈极了,郑子珺还故意双手掩面,低着头,那模样让人由不得就同情了起来,“那帮股东实在太过分了,趁着我爸爸手术的空档,竟然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要罢免我爸,他们已经私下在选人替代我爸爸了。”

    “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撑得起那么大的家业啊,阿澈,我该怎么办啊?呜呜”

    这本该是很让人同情的话语,可乔依然就是同情不起来眼前这个觊觎顾澈的女人,她又不好发作,毕竟郑子珺说的就是现实。

    她默默地给顾澈换了一整套的被套,等着他如何应对。

    “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认识的郑子珺可是很有自信,觉得全天下她是无所不能的”,顾澈嘴上是在安慰这个郑子珺,可是他眼角却不停地瞄着乔依然。

    那吃着醋的小女人,正把枕头芯往空被套里面塞呢。

    “不是的,阿澈,我压根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坚强”,郑子珺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捂着哭花了的脸,假装在茶几上够着抽纸盒。

    明明乔依然就看到她的手碰到那纸巾,可她就是很巧妙地避开了,然后嘟囔着,“咦,纸巾呢,纸巾呢?”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找东西不是要靠眼睛吗,这个郑子珺就是死死捂着眼睛,就是要装瞎子一样去摸东西。

    顾澈听到了那声被套拉链被毫不客气拉上的声音了,他二话不说,扯了一张张纸巾就递给了郑子珺,“你弟弟的事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律师,我可以帮忙介绍几个大律师。”

    “谢谢,谢谢你,阿澈”,郑子珺接过顾澈手里抽纸的时候,顺势就想捉住顾澈的手,可他却很巧妙地移开了,递给郑子珺一份文件,“很抱歉,你们家接连出了这么多事,我还给你这种文件。”

    “毕竟我也是dl总裁,需要兼顾一下股东的利益”,顾澈把文件摊到了郑子珺面前,“就是利润会有变化,这是dl董事会的决定。”

    知道他们是在谈公事,可乔依然就是很难受,她才受不了顾澈跟别的女人谈公事还那么温柔呢,她不是没见过顾澈跟别的女人谈公司。

    他对文菡就是冷冰冰的,一个字的废话他可是都不会跟文菡说的。

    难道就因为郑子珺的爸爸生病住院,他就那么温柔了吗?她亲生爸爸也住院了啊,怎么就没见他对她这么温柔。

    “我懂,我都懂,阿澈,我知道这都是你帮郑氏地产争取回来的,我都会记得的”,郑子珺赶紧把眼睛附近花掉的妆给擦干净了,看样子最近要新购一批防水超级好的化妆品了。

    “小事”,顾澈淡淡一笑,他这一笑是彻底惹火了乔依然,她顿时就把手上的被子仍在了床上,又扶了扶腰,语气尽显疲倦,“老公,我腰酸,你自己来换被套吧。”

    “放在那里,待会”,顾澈竟然不看乔依然,却又跟郑子珺闲聊了起来。

    不是公事,是很无聊的闲聊。

    叔可忍,婶都不可忍了,乔依然脱了鞋子,坐在床上说,“我困了,医生说了孕妇不能熬夜,你赶紧给我把被子换好。”

    这个郑子珺还真是脸皮厚,人家两夫妻都要睡觉了,竟然还不走。

    难不成她真想以身相许吗。

    “我帮你吧”,郑子珺贤惠地接过乔依然手上的被子,像个受气的偏房似的。

    可从小娇生惯养的郑子珺,哪里又会换被套,她哪里知道要怎么装啊。

    最后,乔依然经不住酝酿了一个“阿嚏”,顾澈这才过来把被子装好了。

    原以为这样了,某个牛皮糖一样的女人就会走了,哪知道她发现顾澈病房的工作间了,就提议着,“阿澈,我陪你在工作间再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