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温柔乡-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0章 温柔乡

    什么叫做她再陪顾澈聊聊,他没人陪着聊天吗?

    真是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女人了,真是逆天了,放着生着重病的父亲不管,下楼来勾搭有妇之夫,不知道她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老公,我脚好冷,我一个人睡不暖和,宝宝好像又闹我了”,乔依然坐在床头,可怜兮兮望着顾澈,又艰难地指了指水杯。

    适可而止的道理顾澈还是懂的,但不代表他马上就会乖乖来陪乔依然睡觉。

    这个以前笨笨的小女人,已经学的越来越聪明了,既然她主动送进被窝了,他还给机会她跑,也就太不男人了。

    “我给灌了热水袋,这个没辐射,放心使用”,顾澈让郑子珺先进了书房,就把乔依然脱得只剩睡觉的衣服了,他满意地关了灯,又给她掖好被子,“乖,我很快就好了。”

    “真的要很快哦,”乔依然才不会现在跟顾澈吵,跟他闹,她才不会笨到给郑子珺趁虚而入的机会,“孕妇不能长时间着凉的。”

    趁着没光线,顾澈捏了捏她下巴,就走了。

    的确是很快,大概也就只有三五分钟的时间吧,她收到了白海帮她掩护的短信之后,顾澈就送走了郑子珺。

    一向爱干净的男人,没洗澡,就钻进了被窝。

    “你别碰我,你是要冻死我吗?你身上冰死了,”乔依然嫌弃地用腿蹬着顾澈,“我肚子里的可是你的孩子,知道吗?”

    这严厉的警告啊!

    还真是可爱死了。

    嘴角勾了勾,顾澈把身上几乎快脱光了,只剩他灼热的身体,紧紧搂着乔依然,“老婆,你是想感受我这颗爱你的心吗?”

    他身上很暖,乔依然勉为其难地说着,“也就是个大热水袋而已。也不知道郑子珺怎么就还对你不死心。”

    这口是心非的小样子啊,惹得忍不住顾澈咬了她嘴唇一下,这时候他手机震动了一下,乔依然赶在他拿之间,就爬起身,拿起了他的手机。

    那个郑子珺还真是一点也不消停,又开始短信传情了。

    “看样子以后每晚都要找她聊聊了,要不然我都没有老婆孩子抱着睡,”顾澈把乔依然给抓进了暖和的被窝里了,他是一点也不关心他的手机。

    臭男人,又耍她。

    回过神来的乔依然,不开心地用他冰凉的手机戳着他,“喂,她又给你发信息了,你要再不回,我怕她给你发果照。”

    话虽然是轻松说的,可顾澈可以感受到黑夜里一双杏眸都能喷火了,“你把她拉黑算了。”

    “切,说的像是拉黑了就不能拖出来一样”,乔依然闷闷不乐地抓着顾澈的手放在她肚子上,“你要敢背着我偷人,我就让你孩子跟别的男人姓。”

    这赌气的话,还真是让人听了不开心,但看在这小女人说的这话是要不想离开他,他关掉了他的手机,直接在她耳边往她耳朵里喷着热气,“我就只想看我老婆的果照。”

    “变态,你手放哪了”,乔依然捉住他那宽厚又不安分的手,又带着商量哄人的语气,“一天最多一次,真的不能再多了,会伤到孩子的。”该死的男人,安分点睡觉不好吗,非要把两人都弄难受了。

    “我就是给宝宝检查一下它的食堂容量够不够,”顾澈故意摸着他的腰,坏坏地说,“孕妇可要节制一点想象力哦。”

    真是不能好好聊天了,乔依然捶了他几把,就枕着他的肩膀睡觉了。

    虽然才离开这个怀抱只有几天的时间,可她就是觉得好久了,久到她搂着他就不愿意撒手了。

    第二天,乔依然是在顾澈的注视下清醒地,她一如以前没逃婚一样,眯着眼睛就亲了他一口,“老公,早。”

    “老婆,早”,这样轻松又简单的日常,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就是奢侈了,不过他相信一切会很快恢复正常的。

    “我要去开个会,你再多睡会”,恋恋不舍地抱着自己小妻子吻了又吻,一直到他觉得身体已经发热了,才松开那脸上像充血一样的女人。

    一大早就被饿狼啃了无数口的女人,害羞地把头缩进了被窝。

    “简直就是禽兽,”乔依然在被窝里整理好她睡衣之后,小声骂着,“既然是宝宝的食堂,你干嘛没完没了地啃,坏死了。”

    可听不到房间里的声音,她就偷偷瞄着被窝外,只见顾澈刚换好西装,见他今天连领结都没打,她不高兴地敲了敲床头柜,“都当爹了,能不能收敛点,衬衣敞那么开,又想撩妹吗?”

    “这么大人了,还要孩子妈给你系领带,你羞不羞啊”,乔依然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领带,又坏坏地咬着他脖子上那块不太明显的草莓印记,“给你烙个印子,那些花花草草就知道你不值钱了。”

    坐上车之后,顾澈看着文件的时候,总是想起刚才乔依然那逗趣真心笑起来的样子。

    唐浩宇见顾澈拿着一份倒文件很开心的样子,他干咳了两声,又不停在座位上边换着坐姿。

    “痔疮发作就去看医生,有话就说”,顾澈收起笑容,可嘴角就是忍不住往上扬,抱着小妻子睡怎么就这么满足呢,以前都没这么兴奋。

    这人,果真是身在福中是不知道福的,以前他偶尔还总是嫌弃乔依然睡姿不好,妨碍他睡觉,可现在才没有她骚扰之后,他才觉得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了。

    “是这样的,顾总,那个那个老”唐浩宇瞟了一眼小张,又看了看前方的路,这还真是太为难人了,“我,我”

    “既然敢善做主张骗我,就话都说不清楚了吗?”顾澈朝唐浩宇的脑袋扔了一份文件,又眯着眼定定盯着他一会。

    那不觉明历的眼神,瞪得唐浩宇恨不得跪在地上求饶,“我该死,我以后都不敢了,是老太爷吩咐说先把你带去海乾集团再说。”

    顾澈懒得理他,又冷不丁问着,“觉不觉得我今天的领带系得很好看。”

    这是什么画风,唐浩宇只觉得他快要崩溃了,还是司机小张不停对着他做着口型,“太太”。

    瞬间领悟了的唐浩宇,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狗腿极了夸着,“那当然了,一看就是太太系的。”

    又被顾澈瞪了一眼,但这次是柔和多了,唐浩宇笑着说,“那是因为这条领带都散发着太太的爱啊。”

    “到了海乾给我正经点”,顾澈不由得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这老爷子又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