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来自丈夫的电话-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章 来自丈夫的电话

    唐浩宇真想在地上打个地洞钻进去,他在心里默念着,“太太你这下可真把我害死了。”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太太说想她。

    不用想某个男人现在的眸光一定可以杀死人,但唐浩宇却又不得不去看顾澈有没有什么新指示。

    男人不悦地直接挂掉了电话。

    趁着顾澈还没发怒前,唐浩宇突然想起了什么,“顾总,我笨嘴拙舌的。不如还是您自己给太太打电话吧。”

    他能自己打,还会要唐浩宇打吗?臭小子居然敢说想他的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顾澈冷漠地凝着唐浩宇,“继续打。”

    为难的唐浩宇在手机上搜索到了一个软件,“我在茶水间的时候听到那群小姑娘说这个软件可以变声打电话,不如试试?”

    狠狠地瞪着唐浩宇给他把变声软件装好后。

    顾澈用变声软件给唐浩宇打了一通电话,他故意选了一个空灵阴森的音效,“唐浩宇,你什么时候下地狱来陪我。”

    冷汗涔涔的唐浩宇,指了指手机,“变声了,变声了,只是这种声音会……吓到太太的。”

    “滚”,顾澈仰着下巴指了指门的方向,唐浩宇逃一般地离开了。

    这个老板遇见了太太就是各种不正常,他要是再待下去一定会减寿的。

    顾澈选了一个雄厚的男低音音效打给了乔依然,“在我旗下酒店跟男人偷腥感觉如何?”那个郑彦究竟有什么好的。

    他只听见“砰”地一声,乔依然听到只觉得双手无力,瘫软在地上,手机里传出男人雄厚具有威严的声音。

    顾澈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是不是知道了鸭子先生的存在?他会不会对鸭子先生做出什么事?

    乔依然只觉得呼吸好困难,电话里传出了不耐烦地“喂,喂……”

    她胆战心惊地拿起电话,不知道如何作答,咬着下嘴唇说着,“对不起。”

    “叫老公。”不容抗拒的声音隔着电话都散发着慑人的威力。

    “老……公。”乔依然手心里都沁满了冷汗,她恐惧着顾澈会把她跟鸭子先生怎么着。

    奇怪了,怎么这次听起来怪怪的,这个死女人平时不是叫老公很顺溜的吗?

    “偷腥偷到厕所门口了,乔依然你还真给我长脸。”男人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吓死了,厕所门口,那就是说的不是她跟鸭子先生,乔依然松了一口气,应该是她跟郑彦,“那是我情同哥哥的朋友。你别误会了。我跟他真的是清白了。”

    “哼”,顾澈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加大了力气,“不想你全家人给你陪葬,就老实点”,然后按掉了电话。

    挂上电话的乔依然大口呼着气,明明外面的天还是亮的,可她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她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可身上却被冷汗透湿了。

    坐在沙发上望着游戏的赵馨茹半天没听到乔依然有任何动静,她扬起脖子才望到坐在床角边的乔依然。

    “谁给你打的电话,瞧把你吓得那鬼样子。”

    对于一个感情上没有经历过任何波澜的女人来说,遇上乔依然这种事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很正常的,赵馨茹盘着腿坐在乔依然身边,轻轻拍着她。

    “馨茹,顾澈……他好恐怖”,乔依然提到顾澈这两个字,她还心有余悸的。

    如数把刚才电话里的事情转述给赵馨茹听了,乔依然茫然不知所措地拉着赵馨茹的手,“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别急。顾澈这人还真是奇怪,你跟郑彦还是规规矩矩的。他都能用死来威胁你,那他知道了你跟鸭子先生的事,你是一定逃不过的。”赵馨茹冷静分析着。

    其实郑彦之所以肯给乔依然空白支票,不可能只是念发小之情,那还有男人对女人的喜爱之情,只是乔依然这个傻丫头看不出来罢了。

    不知道就不知道了,这种时候告诉乔依然只会徒增乔依然的烦恼。赵馨茹认为乔依然指不定傻人会有傻福,“依然,倒不如趁着他误会了,你跟鸭子先生跑掉算了。”

    “跑掉?”乔依然怔楞了几秒,她反问着,“趁他误会?误会谁?郑彦吗?”

    “嗯。郑彦回到了他爸爸身边,毕竟他爸爸是地产大亨,顾澈就算对付他,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会把郑彦怎么样。但是你们呢,你跟你的鸭子先生一旦被发现,你觉得你们还有活口?”

    这个主意,乔依然的确是动心了,鸭子先生是靠着女人赚钱谋生的,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幼儿园老师罢了,他们都没有靠山,更没有与顾澈对抗的实力。

    可是她接受了郑彦的空白支票,又把他陷入困境,会不会太过分了。

    “馨茹,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可不可以不要连累郑彦,他什么都没做错。”

    “我想他会乐意的。”毕竟爱一个人是希望她能幸福的,赵馨茹觉得郑彦会懂。

    乔依然点点头,她秀气的眉拧起,“可我爸爸妈妈妹妹怎么办?顾澈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乔依然,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干脆就放弃跟鸭子先生走。不过我告诉你,你不走,就不代表顾澈他不知道你跟鸭子先生的事,指不定他谋划着怎么收拾你们,今天的事只是警告罢了。”

    至于顾澈是怎么想的,赵馨茹不知道,她只知道乔依然要是错过了鸭子先生,乔依然这辈子都不会再好过了。

    仔细回想了一番,乔依然认为赵馨茹说的很有道理,顾澈一定是在她看不到的角落里安排了人手,要不然顾澈怎么会知道高利贷骚扰了她家,还有今天他跟郑彦的事。

    “看样子只有走这条路了。”这个选择是她心底最希冀的,可真要这么选择的时候,心里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不放心家里人,乔依然决定回家去看一看。

    可她酒店大门等车时候,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后座的车窗摇了下来,男人深邃的眸凝着她,“去哪?”

    ...